水乡人家

第623章 恳请(求月票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谢明理跪在床边,手握住女儿的手,歪着头仔细端详她。±,x.脑海里,逐一浮现女儿从小到大的形容,牙牙学语时、能跑会跳时、第一次握着她小手教她写字时、第一次带她出现在锦绣堂时……女儿身上,寄托了他全部的希望和情感。

????曾经,他当她是自己和妻子欧阳明玉的延续。

????谁知,妻子是假的。

????可是,女儿是他的,假不了!

????他头也不回地吩咐锦绣:“帮姑娘梳洗、换衣。”

????锦绣没有回应,而是捂住嘴,无声哭泣。

????韩希夷起身,走进内间。

????他盯着那男人宽厚的后背,讥讽道:“你真是慈父心肠!”

????谢明理没有回头,也不发怒,木木道:“你不懂。我的女儿,最是骄傲的。你们不该救她!”

????韩希夷倒怔住了。

????他想起郭守业父子,是去江家求救了,可听方初说,当江老婆子提出要清哑给江明辉做妾时,郭守业父子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????他看向床上那个女子,似乎明白了她为什么要跳江。

????她真的没有回头路了,即便幡然悔悟也无用。

????锦绣和锦云一边哭,一边帮谢吟月擦身,然后换衣。

????外间,谢天护和韩希夷都静坐等待,谢明理不知去了哪里。

????不知哪里的公鸡叫出第一声,天还未亮。

????天刚蒙蒙亮时,韩希夷走下观月楼。出了谢家。

????明阳子和刘心现住在郭家槐树巷宅子里,白天去医馆坐诊。

????雾蒙蒙的清晨,韩希夷骑马沿着古街走来。头上、身上全沾湿了。古街、薄雾、骏马、风流清淡的少年,组成一幅水墨画,生动又灵性,早起的姑娘小媳妇们都看呆了眼。

????来到郭家门口,他举手敲门。

????门房开了门,韩希夷进去,那师徒俩正在院子里练五禽戏呢。

????他不敢惊动。便在院内石桌旁坐了等候。

????桌上放着一套紫砂茶具,还空的。

????这时,门房烧了水。拎过来泡茶。

????韩希夷忙接过去,道:“我来。”

????遂清洗茶具、冲泡,动作十分优美。

????等他们师徒练完了,走过来也坐下。

????韩希夷忙奉上茶。招呼道:“先生早!刘兄早!”

????刘心问:“你这么大早来。你家谁病了?”

????他说话向来百无禁忌的,也不管人听了生气。

????韩希夷也不会生气,遂将事情原委说了。

????刘心先就叫道:“她害得我师妹这个样,还救她呢!不救!”

????韩希夷又把目光投向明阳子。

????明阳子端起他刚斟的茶,一饮而尽,放下杯子,板脸道:“别看我!也别对我老人家说什么‘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’。我老人家不是那些道貌岸然的俗人可比的,这些道理对我没用。治病救人乃医者本分。这话原不错。然若救了她,她反来害我弟子性命。那我就是害人了。我不杀伯仁,伯仁因我而死,同样违背了我治病救人的本意。”

????刘心道:“对,就是这个道理!”

????韩希夷道:“先生,她已经悔悟了。”

????明阳子道:“真悔悟了吗?”

????韩希夷道:“是。”

????明阳子冷哼一声,道:“既这样,我也不要谢家做什么,只要他上门来给郭家道歉,承认自己做的事情。这不过分吧?”

????韩希夷道:“不过分。”

????明阳子道:“那就叫他们来!”

????韩希夷道:“真承认了,就要受律法制裁。这对于谢大姑娘来说,还不如死!”

????明阳子道:“怕死就别做!”

????韩希夷道:“所以她跳江了。”

????明阳子不说话了。

????刘心也不知怎么说。

????韩希夷轻声道:“若没救她上来,也就算了。可当时,我和方兄不约而同跳下去救她。既然救了,没有个眼睁睁看她再死的道理。晚辈做不到!晚辈想,等救醒她,问明之前种种。该如何处置,就如何处置。”

????刘心翻眼道:“那她肯定还是要死。你这不是多此一举吗?”

????韩希夷摇头道:“不。那时就了无遗憾了。”

????没有人能了解他现在复杂心情。

????他自己也理不清、道不明。

????恐怕,也就方初能体会一二。

????明阳子道:“若救了她,再害清哑怎办?”

????韩希夷道:“晚辈绝不容任何人再伤害郭妹妹!谢大姑娘知错能改,总要给她改过的机会。譬如先生救小孩子时,并不知他长大后行善还是作恶。难道先生就不救他了?”

????明阳子道:“哼,你倒伶牙俐齿!”

????韩希夷道:“晚辈不敢巧言令色。若非怀着一份善念,只以恩怨来行事,当初郭妹妹重病时,方兄也不会请刘兄去救她了。”

????提起此事,刘心连连点头。

????韩希夷又道:“其实为了郭姑娘,先生也该走这一趟。须知福祸相依,有些事,看似不利,未尝不是积德。郭姑娘遭难时,得众人相助,怎知不是素日宽以待人的结果?”

????明阳子不耐道:“你和方小子是怎么回事?先对姓谢的丫头恨得要死,都要抢着娶清哑;这会子又求我救谢丫头。我可警告你们:别对我弟子三心二意的,不然我不放过你们。哼!”

????这口气,要方初和韩希夷都要对清哑从一而终?

????刘心觉得师傅老糊涂了,言语失当。

????然韩希夷虽年轻,也跟着糊涂起来。

????他脱口道:“先生放心。晚辈绝不会辜负郭姑娘!”

????明阳子认真问:“你要怎不辜负?”

????这次韩希夷想了下,方认真答道:“若因晚辈今日缘故,给郭姑娘带来伤害,晚辈愿赔上自己性命。”

????明阳子二话不说,命刘心收拾箱子出发。

????一面又咕哝:“我说早些离开,你这馋嘴的小子,非要等吃了你师妹的喜酒才肯走。你怎这么没出息?瞧又给我惹来这桩事。”

????方家书房,方瀚海坐在书桌后,方初坐在下首椅上,正听方奎回禀外面消息,“谢大姑娘还没醒。听说不行了……”

????方初怔住,有些出神。

????方瀚海见儿子这样,微微蹙眉道:“你救了她,已经仁至义尽。她抗不过天意,命该如此,奈何!”

????方初没有回应,不知想什么。

????方瀚海眉头蹙得更紧,刚要说话,就听方奎又道:“还有一事:聂无在外养了外室。那外室今早不见人影。她有一个几岁的孩子,从亲戚家回来找不见娘,急得哇哇直哭。邻居听见了,报了官,这才弄清她和聂无的关系。据那孩子说,他娘这两日有些心不在焉的,昨日特地送他去亲戚家住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

????ps:  早上好姑娘们!看了你们的评论,我心惊你们看网文这样仔细,剖析这样深入!嗯,我知道你们大概的想法了,我想我并没有让你们失望。先不剧透,不然会降低你们阅读的兴趣。今日尽量三更,把结果呈现给你们。再努力呼唤月票和推荐票,不管排名多少我都一直求(偷笑:我看别的作者也是这样),因为这是作者们力求上进的表现。要是什么都懒得求了,那可不是好现象,因为没压力没动力嘛(*^__^*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