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624章 暴露(二更求月票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方瀚海登时目露精光,问:“这外室住在何处?”

????方奎神情有些奇怪,道:“杏花巷。挨着谢家别院。”

????方初霍然站起身,道:“一定是谢家!”

????方瀚海往后一靠,双手交叠放在腹部,好整以暇道:“不会吧!你可别冤枉了好人。你跟谢大姑娘好歹定过亲的,她如今幡然悔悟了,横竖郭姑娘又没死了,就别盯着她斤斤计较了……”

????口气很真诚,不注意还真听不出来讽刺。

????方奎尴尬,人家父子打机锋,他实在不该在场,又不能退出去,只好低头仔细看自己的鞋尖,努力降低存在感。

????这一看,真让他看出花样来了:这鞋子是昨晚他媳妇才拿给他的,新的,青黑的鞋面上用本色线绣着如意纹,期盼他在外平安如意。

????媳妇看着不声不响的,对他真是有心!

????方奎决定,回头就帮媳妇买几件好首饰,再给她一笔银子,让她也去伊人坊做一件时兴衣裳,陪太太出门的时候好穿。

????他这么的,也没能忽略了那对父子间的微妙。

????就听方初重重叫道:“父亲!!任谁谋害算计清哑,也别想好过!”又叫方奎,严厉道:“去告诉他们:哪怕挖地三尺,也要把那屋子弄明白了。墙上、柜子里,都仔细查——那屋子肯定有玄机!”

????方奎急忙抬头,看向方瀚海。

????方瀚海郁闷了,都说“知子莫若父”,怎么他感觉自己弄不懂儿子心思了呢?方初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?

????想不明白,先不想,先打发了方奎再说。

????因对方奎点头道:“按少爷吩咐的做。”

????方奎道:“是,老爷。”

????又转向方初,“大少爷还有什么吩咐?”

????方初道:“查明情况速叫人来回。”

????方奎又答应一声“是”,方才退了出去。

????这里,方瀚海看着儿子问:“你为何如此肯定那屋子有玄机?”

????方初道:“那日,我从乌油镇回来……”遂将巧合之下救了谢天护、以及谢天护的恐惧表现说了。“当时我便想,谢家定然出了大事。眼下看来,肯定和聂无之死有关。谢天护知道内情。”

????方瀚海冷笑道:“这才是天网恢恢呢。”

????又瞅儿子道:“我还以为你不舍旧爱,要为谢家开脱呢。真这样。我心里倒要替郭丫头不值了。”

????方初这才明白他刚才一番话是讽刺自己,又羞又气,又不能对他发火,便垂眸道:“父亲心中,儿子就是这等反复无常的小人?”

????方瀚海神色一正。犀利指出:“我怎样看你姑且不论,重要的是你和韩小子都抢着跳水救谢吟月,别人会怎么看?你想过吗?”

????方初便说不出话来了。

????他一直在想这个问题。

????间不容发时的反应,才是内心最真实的反应。对谢吟月,再怨她、恨她,曾经的美好记忆也无法抹煞;加上她跳江前的幡然悔悟,才引得他和韩希夷都出手相救。

????对曾少爷,他们就没有这份心肠。

????※

????谢家别院,观月楼,明阳子正在为谢吟月施针。

????谢明理父子和韩希夷站在一旁。紧张地看着他。

????杏花巷内一小院,尤娘子家,县衙捕头带了许多衙役正在屋里院外仔细勘察,墙面、柜后、地面,边边角角都不放过,那架势,真要挖地三尺了。

????一个年轻的衙役得了方奎嘱咐,仔细打量尤家和谢家相接之处,又观察尤娘子的卧房格局,最后把目光盯在她床后柜子上。

????打开柜子。里面并没有多少衣裳,且颜色不鲜亮;又没有别的珍贵之物,照理不该放在床后这么隐秘的地方。

????将衣裳扒拉到一旁,他在柜内摸索。

????亏他心细。又是有意查找,终于发现异常。

????捕头被叫了来,说是发现暗道。

????只是,那暗道从里面被堵实了。

????捕头一声令下,令众人找来斧头和锄具,挖开暗道。一面派人去禀告县尊和钦差大人。

????谢家观月楼内,明阳子拔了金针,放回药箱。

????谢明理急问:“请问先生,小女怎样?”

????明阳子抬头,神色不大好。

????他一向自信不羁,最痴迷医术,熟悉他的人都知道,若是他露出这神情,表示他无法妙手回春,所以心情不好。

????他摇头道:“耽搁太久了。”

????谢明理谢天护不明所以,或者是不敢相信坏结果,依旧眼巴巴地看着他,仿佛问“什么意思?”

????明阳子只得道:“老道无能为力。”

????韩希夷问:“先生不开个方子,吃了试试?”

????明阳子道:“谢姑娘这情形,要先施针令其醒转,然后才好开方用药。人不能醒来,无法救治。”

????谢明理见他连方子也不开,就放弃诊治,激怒了,道:“先生若不想治,就别来;既来了,又不肯尽心诊治,是为弟子出气吗?”

????明阳子那什么脾气,当即火了。

????他瞪眼道:“出什么气?”

????谢明理道:“这我如何得知!谁知你那弟子怎么说的!”

????明阳子本要反驳,忽然闭嘴,提着药箱拂袖而去。

????不是他宽宏大量,而是不屑和谢明理争辩。以他的名声和口碑,无论谢明理说什么,和他接触过的人都不会相信的。

????韩希夷瞅了谢明理一眼,忙追出去。

????明阳子不等他开口,就摆手道:“你什么也别说!我治得了病治不了命。一则病人耽搁太久,二则病人心里存了死志,万念俱灰,难得醒转。我也不是不肯开方,我看了先前大夫开的药方,并无不妥。所以不再费事。多开一张,就证明我的医术比别人高明了?一样救不活人!不过是往自己脸上贴金而已。我明阳子是不屑干这种事的。”

????这番话谢明理父子听得清清楚楚。

????谢明理也知道明阳子的名声,知道他不是没品行的大夫,只是好容易有了一线希望,再次破灭,无法接受,所以口不择言。

????他失魂落魄地看着床上的谢吟月,不知该怎样。

????谢天护看看站着的父亲,又看看躺着的姐姐,除了伤心,还有绝望。他感觉指望不了父亲,便转身走出来。

????********

????朋友们,二更求月票支持!预告:晚上有三更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