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625章 绝境(三更求月票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他对明阳子躬身道:“父亲心焦大姐安危,心神错乱,才言语冲撞了先生,望先生谅解。先生还请稍坐一会,喝杯茶歇息歇息再走。晚辈不懂医术,但晚辈想,先生刚为大姐施针,哪里就能立刻见效呢?不如等一会。若有动静了,先生也能接着诊治;若不能,先生尽力了,我们只有感激先生的。”

????明阳子意外地看着小少年,点头道:“如此也好。”

????便在桌边坐下来。

????韩希夷也坐下相陪。

????刘心问师傅:“可有一线希望?”

????谢天护正命丫鬟泡茶,闻言看向明阳子。

????明阳子瞪了刘心一眼,“若有,我还能被骂吗?”

????谢天护目光黯然。

????忽听里面锦绣叫道:“姑娘说话了!说话了!”

????谢天护大喜,激动地对明阳子道:“大姐醒了!”

????明阳子叹道:“没用,那是说胡话。”

????谢天护恳求道:“先生再去看看吧。”

????明阳子无奈,只得又走进绣房。

????谢明理和锦绣听见他来,忙闪开,让他上前。

????就听谢吟月喃喃道:“一初……一初……”

????明阳子坐下,又开始诊脉。

????随后进来的韩希夷听见谢吟月昏迷中不住呓语、叫唤方初,闭目,遮住满眼伤痛。

????曾经,她如皓月当空,为世间女子艳羡。

????到底是如何走到这步田地的?

????临死还呼唤方初,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!

????正难受间,寂静中他听到“对……不起……希夷……兄……”他猛然睁开眼睛,看着床上那个女子,痛苦地在心中回应:“你最对不起的,是你自己;也,毁了我的幸福!”

????可惜,就算喊出来,她也听不见了。

????“回光返照!”明阳子收手。无情宣布。

????“不!去请方少爷来,方少爷能救姑娘!”

????锦绣不顾一切叫起来。

????她是知道清哑当年病重时,大夫说要找江明辉解开心结,方能脱离危险的事。她觉得自家姑娘也是因为牵挂方初,所以才这样。

????韩希夷看向明阳子,征询他意见。

????“谁也不许去!”谢明理怒喝道。

????他嘴唇颤抖,在床边坐下,抬手抚上女儿额头。

????他谢明理的女儿。不能乞求怜悯。

????谢氏吟月,宁死也不能丢失尊严!

????谢天护泪如雨下,失声痛哭起来。

????锦绣和锦云也捂嘴哭泣。

????这时,外面咚咚脚步响,有人喊“老爷,老爷!”

????谢明理转头,冲外叫道:“滚出去!”

????然外面人很不知趣,依然喊:“老爷,有人从主院后楼进来了……”

????才听了这一句,谢明理便霍然站起。大步走出绣房,一句话也没留下;谢天护也惊恐地停止痛哭,呆了一呆,也疯了一样跑出去。

????韩希夷和明阳子疑惑对视:这人都要死了,不在这待着送最后一程,还有什么事更重要,要马上赶去处理?

????虽疑惑,却没打算管,横竖是谢家事,与他们无关。

????谢明理父子刚踏出观月楼。就听楼上锦绣凄声哭喊“姑娘!!”谢明理心一沉,脚下一个踉跄,就要转回去看究竟。然想起主院后楼的秘密,颤声低唤“月儿!”一面不得不再次踏出脚步。

????谢天护站住。喃喃道:“大姐!大姐走了!”

????那是他最敬佩的姐姐,虽然他们姐弟有过争执,并未减少半分亲情。他悲痛欲绝,本能转身,忽想起父亲踉跄的脚步,他又犹豫了。

????大姐已经走了。可是父亲还活着,却命在旦夕。

????瞬间他做出选择:他不能丢下父亲!

????他便忍住悲痛,又追了上去。

????楼上,谢吟月已经停止呓语,平静下来。

????明阳子再次为她诊脉后,站起身道:“生机已绝!”

????顿时,锦绣锦云放声痛哭。

????韩希夷也落下两行热泪。

????死亡带走了一切仇恨和怨怼,却留下了曾经的美好。

????这一刻,他深深为这个风华绝代的女子痛惜。

????他终于明白,那时为什么会跳下去救她。

????苦海无边,回头就是岸。

????只要她肯回头,他们都不吝啬拉她一把。

????就算没有了爱,曾经的情义也无法磨灭。

????可惜,终究没能将她拉回来。

????“这样也好。若活着,更艰难。”他看着她轻声道,“来世,你可别再傻了。你如此聪慧,却走到这步田地,太不该了!”

????他解下腰间的洞箫,放在嘴边,轻轻吹响。

????花非花,雾非雾,夜半来,天明去。

????来如春梦几多时,去似朝云无觅处。

????箫声呜呜咽咽,诉说一个女子短暂的辉煌和没落,诉说他对她曾经的爱恋和痴迷,如梦如幻,演绎错位的命运和结局。

????尤娘子家,衙役们已经将暗道挖通,挖进了谢家别院,还挖出了两具尸体,正是聂无和尤娘子。暗道只填了半丈远,后面都是空的,直达谢家主院后楼。

????颜侍郎自得信后,便亲自赶来现场主持。

????他面上一派肃然,心中激动不已:这两条人命,是年前蒋大人审理的江明辉一案的首尾,也可算作谢家与夏家官商勾结的证据。

????谢家,也将要被他查抄。

????他的功劳是板上钉钉了。

????所以,一等暗道全部挖通,他便上前,要进暗道。关县令等人忙拦住苦劝。颜侍郎道:“不必拦,本官要亲自看个明白,才好审问。”说完便身先士卒,进入暗道。

????众人急忙鱼贯而入,捕头衙役点上灯笼在前照亮。

????这边,谢明理和谢天护仓皇赶来。

????谢明理看着从后楼内冒出的官差,面如死灰。

????颜侍郎对着谢明理皱眉,因他不认识谢明理。

????关县令忙喝道:“谢明理,聂无和尤娘子可是被你所杀?”

????不等谢明理回答,谢天护越众而出,扑通一声跪在颜侍郎面前,喊道:“是我杀的!是我杀的他们!是我……”

????正处在变声期的少年,叫得有些歇斯底里。

????谢明理再不及想任何应对措施,厉声喝道:“住口!”

????因对颜侍郎一抱拳,再撩起衣摆跪下,道:“一人做事一人当。这件事是小民一人所为。外面那宅子,是聂无暗中置下的。又挖了这暗道,便于和小民联络。便是连尤娘子也不知情……”

????********

????三更求月票(*^__^*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