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630章 杖刑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谢天护也反应过来,坚定道:“儿子谨记父亲嘱托。”

????从这一刻起,谢家就由他来掌管了。

????谢吟月转身,对颜侍郎道:“大人,请行刑。”

????谢天护忙求道:“大人,能否将杖刑改赎?”

????颜侍郎威严道:“不可!”

????他没能抄了谢家,正没好气呢。

????方初和韩希夷都没有出声,他们都想起清哑被逼供时所受的刑罚,虽未亲眼看见,但蒋大人对聂无用同样的刑,他们却亲眼见了。聂无那样的男子都惨叫不止,清哑是什么样可想而知。

????这是谢吟月欠清哑的,该还!

????韩希夷只吩咐小秀:“你去永安堂请大夫来。”

????小秀点头,转身从人丛中挤出去了。

????韩希夷重又将目光投向堂上。

????堂上,已经摆上了一条宽面长凳,谢吟月趴了上去。

????锦绣和谢天护、谢明理都紧张地盯着手执木棍的衙役。

????执行杖刑的衙役拿着粗木棍,瞅一眼伏在长凳上的谢吟月,觉得头皮发炸,愣是下不去手。他怕啊,这样如花似玉的女子,能经受住他打十下吗?若他轻抬轻放,堂下可有这些人看着呢。

????一时间,公堂上安静下来。

????衙役见捱不下去了,一狠心,举起棍子。

????随着“啪”闷响,谢吟月控制不住“啊”一声叫唤,方初感到清哑一哆嗦,忙将她环抱住,并用手遮住她眼睛。

????清哑道:“我站累了。出去吧。”

????方初听了,揽着她就往外走,将所有纷争丢在身后。

????沈寒冰瞅着挨打的谢吟月自语道:“这才解气!”

????说完。还不忘寻求认同,低头问盼弟“二妹妹你说是不是?”

????盼弟闻言连连点头,觉得真解气。

????沈寒冰见她两个眼睛盯着堂上,眼神兴奋,心中一乐,觉得小丫头实在合自己胃口。因笑道:“做了错事就该打。这么打才能让她长教训。你姐姐打她那两下,太便宜她了。”

????盼弟道:“嗯。就是。就得这么打。”

????沈寒冰心情一好。便道:“等会我带你去骑马。”

????说着转脸,“咦”了一声,问“你姐姐呢?”

????两人这才发现。清哑和方初不在了。

????他没好气道:“肯定是你那个姐夫心疼了,躲了!”

????盼弟眨眨眼,很怀疑地看着他。

????沈寒冰道:“别管他们,咱们看。”

????把她脑袋板向前。示意她看上面。

????公堂上,“啪啪”声接连响起。

????谢吟月只在挨第一下时叫了。那是她没挨过打,一时间没控制住,后来她便咬住手帕子,再也没有出声;第四棍后。更是晕了过去。

????十棍打完,整个人无声无息。

????锦绣和谢天护飞奔过来,分别哭道:“姑娘!”“大姐!”

????锦绣见谢吟月臀部及大腿部位沁出大片血迹。忙掏出早准备好的衣裳抖开,将她整个遮住。然后蹲下来,用帕子慌乱地为谢吟月擦拭汗水,一面哽咽道:“你为什么要回来!”

????这一刻,她觉得姑娘就那么去了还干净;醒过来了,当堂认罪、受杖刑、被流放,这样活着对骄傲的姑娘来说,生不如死。

????谢明理也跪行过来,颤声哭道:“月儿!我的月儿!”

????韩希夷疾步上前,略一扫昏迷的谢吟月,便对上抱拳道:“还请大人通融,让小人请大夫来为谢姑娘治伤。”

????颜侍郎点头道:“准!”

????众人见他这样,都诧异。

????沈寒冰疑惑自语:“难道他不打算退亲?”

????他生气了:这怎么行!

????郭妹妹那点破事韩家都弄得沸沸扬扬,说不敢娶;如今谢家又是杀人又是陷害,这样女子就敢娶了?

????沈寒冰瞅着韩希夷危险地眯眼。

????似乎,只要韩希夷敢娶谢吟月,他绝不饶他!

????谢吟月悠悠醒转,强撑着对锦绣道:“扶我……起来。”

????谢天护急急道:“我背大姐。咱们回家!”

????说着在长凳前蹲下身,示意锦绣将谢吟月挪到他背上。

????锦绣哽咽失声,想少爷真糊涂了,忘记了此时姑娘的身份,不再是前呼后拥的谢家大小姐了,是人犯!

????人犯还能回哪去?

????要关进大牢的!

????她在来之前,已经被姑娘叮嘱过了,所以心里有数,正要悄声提醒谢天护,上面颜侍郎出声了,点醒了谢天护。

????颜侍郎喝道:“来人,将人犯押送大牢!”

????立即就有两个衙役上前夹住谢明理,同时,两个身着差服的健壮妇人走到谢吟月身边。

????谢天护身子僵住,就那么蹲在那,面色苍白。

????锦绣转身,扑通跪下求道:“还请大老爷开恩,将奴婢一同关押,容奴婢伺候我家姑娘。她病还未痊愈,又被打得这个样,若没人伺候,恐怕捱不过去……求青天大老爷开恩!”

????说着不住磕头,苦求。

????颜侍郎点头道:“准!”

????锦绣再三拜谢,然后起来,对谢天护道:“少爷来帮一把。”

????就将手插入谢吟月腋下,将她架了起来。

????谢天护在另一边架住大姐。

????谢吟月便站了起来。

????人人都看出她勉力支撑,冷汗打湿了碎发,贴在鬓角、耳边;虽然狼狈,眼中却闪现不屈的光芒。

????她先对颜侍郎拜谢:“谢……大人额外开恩。”

????然后,轻声对锦绣道:“走。”

????韩希夷在旁提醒道:“还是让锦绣背着吧。”

????谢吟月停住,看向他,“我能走……不劳……韩少爷挂心。”

????她的口气平淡、疏离,连最起码的客套都没有了;她的眼神坦然、无畏,似乎告诉他“从此两不相欠”。

????韩希夷道:“怎能不挂心呢!”

????淡淡微笑着,陈述一个很平常的事实。

????谢吟月目光转清冷,不再多说,又挪动脚步。

????韩希夷便陪伴他们一起下堂,像个未婚夫。

????面对堂下人,谢吟月昂首挺胸。

????她并不觉得自己该羞于见人。

????郭家人可以当她是坏人,别人没有资格。

????在场的这些商贾,谁也不比她强。

????感情上,她对不起方初、对不起韩希夷。身为方初的未婚妻,不顾方家利益和方初的想法,连累方家被人诟病,是她不对;韩希夷对她一片赤诚,她不该算计他。

????利益选择上,她维护谢家没有错!

????纵然有错,她也以死偿还了。

????死而复生,再受刑流放偿还,够不够?

????她坦然无畏的表现落在众人眼中,有人鄙夷,有人沉默。

????鄙夷的不用说,自然是暗骂她心肠歹毒、表里不一。

????沉默的则是明了她的心思:在律法都允许“父子相隐”的世情下,她诬陷郭织女,是为了维护谢家声誉,其行虽可恨,其情却可悯。

????谢吟月好容易挪出公堂,迎面一个青年对她微笑。

????她心中一动,脑海中浮现一个名字:崔嵋!

????“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。谢大姑娘勇于承担罪责,可说涅盘重生了。”崔嵋含笑,半劝慰半鼓励,眼神真诚。

????谢吟月一震,脚下站不住,身子往下沉坠。

????重生?!

????可不是吗,她重生了!

????晕过去的一刹那,她看见韩希夷抢步上来扶她。

????深情、体贴、不离不弃。

????可惜,不是为了她。

????只有她清楚:他所做的一切都不是为了她!!!

????她努力往旁避让,要躲开他。

????然她浑身无力,避不开。

????锦绣感觉到了,姑娘不想让韩少爷扶。

????也对,姑娘已经将退亲文书都给韩少爷了,他们之间再无瓜葛,自然要远离他。于是,她一侧身,用后背接住谢吟月,背了起来。

????艰难的主仆、衙役、大夫,很快消失在后衙拐角。

????崔嵋感叹道:“谢姑娘算有担当的了。”

????韩希夷没出声,站了一会,才转身大步离开。

????********

????清哑道:谢吟月挨打,你们不投我月票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