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630章 静好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与谢吟月的坦然无畏不同,谢明理被押下来时,几乎不敢抬头看人,尤其怕看方瀚海、严纪鹏、沈亿三等人。

????同为锦商世家的家主,别家繁茂昌盛,谢家却差点覆灭。

????曾经一起意气风发过,别人依旧风生水起,他被判斩立决。

????身为谢家家主,谢家落到如此地步,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。甚至,女儿落到这地步,也是他一手促成的。他无法忘记,三年前那一天,他匆匆赶到霞照,当着二房一家人面,对女儿下达毁灭郭家、毁掉郭清哑的命令。若没有他的命令,结果如何?

????这些是潜藏在他心底的感觉,他自己都不愿承认和面对。

????他更不想去看郭守业父子。他无法接受,从前在他眼里蝼蚁一般的庄稼人,居然踩着谢家站稳了!他后悔:当年没有及时下狠手将郭清哑无声无息消灭,以至于养虎为患,一步步吞噬了谢家。

????他胸中恨意滔天,恨不得时光倒转,他有无数方法制造意外,让郭清哑消失无踪,而不必一年又一年在织锦大会上打他女儿的脸。

????面上,他却对谢天护郑重嘱托,很大声,让众人都听见。

????他道:“谢家有此下场,都是为父持家无方、教导不力。你姐弟都是被为父所连累。为父愧对谢家祖先!为父罪有应得,你切记不可怨恨怨怪任何人,更不得寻人报复,从此勤勤恳恳读书,踏踏实实经商,做个有为君子。你是个好孩子,素日所行就很妥当。还像以前一样即可。千万不要学为父,为父糊涂……”说着哽咽出声。

????他生恐这些人在他和谢吟月走后,趁谢家羸弱之际,将谢家覆灭,所以这样嘱托儿子,表明谢家将来绝不会报复,以安人心。

????不知不觉。他信口便将隐藏在心底的真实感觉说出来了。

????无需费心想措辞。这才是“假做真时真亦假”。

????谢天护含泪点头,道:“请父亲放心。”

????一路絮叨被带走,舒缓了谢明理的紧张和压力。

????方瀚海却不肯被他迷惑。冷笑道:“这老狐狸!”

????严纪鹏道:“他说得假,他儿子却当真话在听。”

????郭守业父子一直没有太大反应,只郭大全目露深思。

????再说清哑和方初,出了县衙。走在街道上。

????熙来攘往的街道,流动着汲汲争利之人。

????两人都不说话。周围喧嚣的人声,更衬托出他们的安静。

????方初轻声问:“她落得这下场,你觉得畅快吗?”

????清哑摇头道:“没觉得。”

????方初诧异问:“为何?”

????她所经受的苦难都是谢吟月所赐,谢吟月受惩处。她心情应该不同才对。

????清哑回道:“没意思。”

????方初问:“你不恨她吗?”

????清哑老实回道:“恨。时间会冲淡一切。”

????当初她和江明辉退亲后,郭家人真恨不得江家立刻倒大霉,才能出那口恶气。后来。郭家忙着自己的事业,仇恨便渐渐淡了。等江明辉真被人杀了。郭家人没觉得出气,反而有些难过。

????谢吟月要可恶多了,清哑恨之欲死,今日真判决了,却连站那看她挨打的兴趣都没有,还不如上次在锦绣堂亲手打她两耳光痛快。

????在街上走了这一会,她觉得好多了。

????她这儿瞧瞧,那边望望,笑眯眯的很闲适。

????方初微微一笑,理解了。

????清哑,永远不会被仇恨和报复操控,他就喜欢她的纯真和纯净,愿意倾尽一生守护她、不让她沾染这些争斗和阴谋。

????因对她道:“走,我带你去个地方,你肯定觉得有意思。”

????清哑眼睛一亮,忙点头。

????方初从细妹手上拿过一把描花草的油纸伞,撑开,罩在他和清哑头上,左手挽住她,顺着青石路融入人流。

????细腰细妹和张恒等人跟在后面。

????七弯八拐的,他们来到一条长长的巷弄口。

????抬头,入目是灰白墙面,黑瓦;望进巷内,石块拼成的路面被踩踏得锃亮,想是有些年代了,既幽深又古朴。

????清哑脱口道:“一线天!”

????方初道:“这是青竹巷。”

????挽着她走进巷中,仿佛走进岁月深处。

????走到第三家门口,方初停下,道:“就是这。”

????遂将伞收了,递给细妹,和清哑跨进院中。

????张嫂一看见方初,满脸堆笑道:“王少爷来了!你可有好一阵子没来了。哎哟,这是你媳妇……”

????说了一半顿住,有些错愕地瞅着清哑。

????清哑奇怪,什么王少爷?

????她对方初看了一眼,想他肯定用的化名。

????那张嫂忽然惊喜道:“这不是织女吗?这是……方……”

????她盯着方初左手,犹豫着不知该不该说出来。

????方初微笑接道:“在下姓方。”

????张嫂喜不自禁道:“瞧我这眼。两位快请!”

????急忙将方初清哑让进去,又风风火火叫当家的出来,说是王少爷来了,叫预备好茶,又叫把新摘的菱角石榴弄些出来摆……

????一边忙,一边还说“怪道那树上喜鹊叫一早上。”

????方初熟门熟路,径直带着清哑三转两转,来到张家后门口。

????后门对着河,大柳树下摆了一张桌子,几把椅子;还有几只小凳子散放在河沿上,旁边还有钓鱼的竹竿。

????“来,咱们钓鱼。”他招呼清哑。

????清哑觉得他带自己来这地方,很合心意。

????当下,她在一张小凳子上坐下,兴致勃勃就要钓鱼。

????张恒忙过去帮她穿饵。

????柳树下就放了个装蚯蚓的小瓦罐。

????一切弄好,方初和她共一根钓竿,钓着玩。

????清哑静静地盯着河面上的浮标,听他说闲散话儿。

????方初道:“我和希夷常来这里。安静,没有许多闲杂人。闲坐钓鱼,躲躲懒,让管事们找不着。有时抱一本书看,鱼儿把饵都吃没了,也不知道。钓了鱼,就交给张大哥做。他们夫妻还实诚厚道……”

????说着话,手猛往上一提,拉上来一条鱼儿。

????清哑欣喜,站起身要去捉。

????方初不让她碰,说“别弄脏了手”,提溜着那鱼丢到张恒面前。

????张恒笑呵呵地捉住,取了下来。

????这时,张嫂端了茶具和各种时鲜果子出来,细妹忙接了,摆在桌上;张嫂男人则挪出茶炉子,把水壶放在上面。

????张嫂笑道:“等水开了,姑娘们自己泡茶。”

????这是方初的习惯,嫌他们不会冲泡。

????张嫂男人便搓着手,笑问方初:“今儿王少爷要吃什么?”

????********

????早上好朋友们!早起求月票推荐票!看评论大家对谢吟月受惩罚还这样坚韧很气不顺呢(*^__^*)。别气,人家落了这样下场还不许人家精神胜利法?小时候,我以为坏人都一副坏相,后来发现正气凛然的未必真正气凛然;又说字如其人,我想坏人字肯定没刚骨,后来发现也不是;坏人一定活不长?更不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