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632章 你放心(二更求月票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方初随口道:“河鲜烩,用鲫鱼熬汤底。清炒一个鳝片。清蒸鳜鱼。再用酸菜炒一个虾。菜蔬你园子有什么就做什么。”

????张嫂男人问:“虾要放红辣子炒吗?”

????方初瞅瞅清哑光洁的脸面,摇头道:“不要。”

????张嫂男人又问:“吃面还是饭?”

????方初道:“面。清汤面。”

????张嫂男人忙答应,就回身进屋去了。

????细腰剥了个红石榴,过来递给清哑,又打水让她洗手。

????清哑洗了手,掰石榴籽儿和方初一起吃。

????静静的,两人好一会都没说话。

????清哑先开口,轻声道:“你别担心,谢家既然没事,总有人照顾她。”

????方初道:“我没担心。”

????清哑又说:“韩少爷会帮忙的。”

????方初道:“嗯。就是他请你师傅去的谢家。”

????一面在心里想:希夷会退亲吗?

????只怕要退了,韩伯母不会容这样儿媳的。

????清哑又问:“你说,韩少爷会退亲吗?”

????方初迟疑道:“不清楚。”

????回答的和他心里想的不一样。

????因为,韩希夷表现令他疑惑。

????他知道希夷是个性情中人,不会做得太绝情,但是……他眼前浮现韩希夷为谢吟月渡气的情形,暗叹一声。

????他低头,看着身边的少女,有些迷惑:他能清楚感觉到她很在意自己,所以对林亦真吃醋,自己表白了几次,她还是很防备;可对于谢吟月这个曾经的未婚妻,她却丝毫不吃醋。她到底怎么想的?

????清哑没再提谢吟月。靠在方初肩上,仰望天空。

????方初也不专心钓鱼,偶尔转头,亲近她,闻她身上味道。

????他觉得,时光就像面前这条河,静静流淌。等到他们两鬓斑白时。他依然会牵着她,走过古城街道,穿过幽深的巷弄。到河边去钓鱼……

????一个半时辰后,张嫂叫吃饭了。

????清哑把几个菜都尝了一口,才明白为何要这么长时间,又为何方初一个世家少爷爱来这里。说是市井家常菜,做得十分精细。

????那河鲜烩。用鲫鱼、河虾、河蚬等熬的汤,看着普通,其味道鲜美无法形容,清哑自问做不出来。关键人家用料还平常。

????清炒鳝片嫩滑之极,一点不腥,又鲜又脆嫩。

????清蒸鳜鱼也不用说。清哑自己也只有这水平。

????两碟蔬菜都绿莹莹的,卖相很好。

????清汤面。汤水还真是清,不过不是白开水,是高汤。

????所有的菜都是清淡的,那道酸菜炒虾补充了不足,酸菜又脆又嫩,酸咸开胃,配上红红的河虾,用来就面很好。

????方初告诉她,这酸菜是张嫂自己做的,别家都不如她的好。

????清哑发现,方大少对吃很讲究。

????人家吃的满意,临走赏了十两银子。

????这都够在醉仙楼摆一桌酒宴了。

????张嫂千恩万谢,和男人送他们出来。

????从张家出来,方初牵着清哑走在青竹巷中,问她:“还想去吃什么、玩什么?”

????清哑道:“吃心情。”

????方初一愣,停步,看着她,等她解释。

????清哑松开他手,倒退着往后走。

????走几步,才道:“这样悠闲逛街,什么也不用操心,不用争斗,不用算计,去哪玩都开心,吃什么都有味。”

????方初明白了,笑着紧走几步,又牵住她。

????他柔声道:“眼下忙,我也不能老带你出来,伯父伯母要骂我了。等成亲了,我带你各处去走走。京城也去。各地的商铺作坊,一年总要去看两次,不能放手不管。商人么,都是在外的时候多。往后,咱们尽量一块出门,一块回家。”

????清哑忙道:“我们度蜜月去。”

????方初疑惑:“度蜜月?”

????清哑便悄声对他解释,一路又逛回郭家……

????方初送清哑回家后,不大时候,又来到青竹巷张家。

????韩希夷约他来的。

????那时,天已经傍晚了,张大哥和张嫂很有眼色,见方初神情和之前大不同,忙将茶果摆在后院,便避开去厨房忙碌去了。

????韩希夷和方初都不说话,只喝茶、钓鱼。

????天黑的时候,张大哥菜做好了。

????坐在桌旁,耳畔流淌着水声,头顶悬一轮明月,韩希夷对方初举杯,方初端杯回应,然后一起喝干。

????你一杯,我一杯,就对酌起来。

????张大哥两口子在屋内小声说话:

????“这两人怎么了,一声不出?”

????“你管人家。许是心里不痛快。”

????“我也不是想管闲事,我就是不习惯。你说他们往常来,那不是有说有笑的,今天成了闷葫芦。”

????“你糊涂了!那个是方少爷,织女要嫁的方家少爷。那你没听隔壁家的嫂子拉呱,说谢家出事了?我估摸着就为这个。”

????“还真是的呢。”

????……

????外面,方初和韩希夷终于说话了。

????韩希夷轻声道:“对不起!”

????他欠方初一个道歉,今天终于还了。

????方初的回应是举杯邀他对饮。

????又喝了几个来回,方初开口了。

????他问道:“你说,她真悔改了?”

????韩希夷没有回应,连举杯喝酒都忘了。

????在跳水救她的时候,他们都相信她是真心后悔了;今日公堂上,他们却都怀疑这点,尽管她坦诚认罪并伏法,毫无隐瞒。

????喝到半醉时,两人都停了杯。

????然后,一起踏着月色回家。

????遇见巡夜的,韩希夷还摸了银子让他闭嘴别问。

????临别时,韩希夷道:“你放心。”

????放心什么,他没说。

????※

????郭家吃过晚饭后,一家人闲坐喝茶时才聊起今天的事。

????郭守业有事要跟儿子和儿媳商议,刻意支开了清哑。

????开了头后,蔡氏先不满道:“叫我说,妹夫就不该救那女人。瞧好了吧,她肯定还要作妖,不能安分的。”

????郭大全沉吟道:“一个姑娘家,对自己都那样狠,不简单!”

????间接地赞同了媳妇的说法。

????吴氏见大儿子和儿媳都这样说,急忙看向老头子。

????她今天没去衙门,不知当时具体情形。

????郭守业经历这几年的风雨,眼界和心胸都变了,或者换句话说,郭家如今小有气象,儿女都还听话上进,小一辈的孙子孙女也争气,他行事便多了一分顾忌。

????他是相信因果报应的,希望多为子孙积德。

????********

????二更求月票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