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650章 拜堂(求月票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若以方家的家世,势力不比寻常官宦之家差,但毕竟方家是皇商,经营的是买卖商务,像这样皇上和太后亲下旨意嘉奖赏赐,宰相等官员上门恭贺,还真没有过,这是多大的荣耀!

????这个媳妇,给了他们太多惊吓和惊喜。

????方瀚海明白严纪鹏派圆儿先回来禀告的意图:有卫昭之事在前,就算儿媳接回来了,也不可掉以轻心,于是忙请大哥等人准备起来。

????花轿进门,在正院上房前落轿。

????至此,方初眼中再没有别人,只有花轿和轿中新人;也不再操心任何事,到了这里,一切事都有他双亲和族人母舅担当,无需他操心;他只要安心做他的新郎、和清哑拜堂成亲就好了。

????他揭开轿帘,轻声道:“郭妹妹,到了。来,下轿。”

????清哑坐不惯花轿,被颠得有些头晕,好在路不远,不然她该吐了。

????听见方初叫,她如释重负,忙站起身,把手递给他。

????方初小心扶着她出来,一面还道:“小心脚底下。头低些,别碰了轿门。”又低声道:“别怕,跟着我。待会要跨火盆。”

????喜娘笑道:“哎呦呦,方大少爷这样体贴,就牵上手了!别急,要牵着这红绸,牵手等晚上吧……”

????话未说完,周围一片哄笑声起。

????方初恍若未闻,只扶着清哑走。

????喜娘赶上来,把拴着大红绣球的红绸一端塞给他,一端塞给清哑,对他喊道:“新郎牵着新娘,跨火盆——”

????方初忙停下,对清哑道:“迈大步些。”

????清哑忙双手提起喜服裙摆,一步跨了过去。

????这喜服可是御赐的,可不能烧坏了。

????见她平安跨过了,方初又道:“跟我走。”

????清哑差点说“好”,忽然记起不能说话。忙闭紧嘴巴。

????于是,她跟着方初,亦步亦趋,往东厢祠堂走去。

????方初侧着身子盯着她。唯恐她看不清路,走不稳,喜娘喊什么,周围人都有哪些人,都欢呼些什么。他一概不知。

????祠堂内,上方供着方家祖先的神龛影像;堂下,方老太太和方瀚海夫妇都站在右手边,其余方氏族人分列两旁观礼,门外还有亲友。

????方初牵着清哑走上堂,众人目光一下落在清哑身上。

????那御赐的凤冠礼服,闪亮了所有人的眼睛。

????方老太太连声道:“好,好,好!”

????方瀚海和严氏也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????方三太爷主持婚仪,高声道:“新人拜堂:一拜天地!”

????喜娘扶着清哑。和方初双双朝外跪拜。

????方三太爷待他们起身,又喊:“二拜高堂!”

????方初轻声提醒清哑:“转身。”

????喜娘扶清哑转身,和方初对方老太太等三人跪拜。

????方老太太含笑承受了,十分喜悦。

????方三太爷又喊:“夫妻对拜。”

????这次,清哑不用喜娘扶,就转向方初弯腰。

????方初心跳急了——这一拜完,她就是他的妻了!

????方初的堂弟,和方则差不多大的方剑指着方初,低声对左右兄弟道:“瞧三哥那模样,全没一点往常少东的沉稳和气概。跟个提线木偶似的,高兴得傻了。嗐,跟二伯父比,到底还是年轻嫩了些。”

????众兄弟听他损方初。一齐窃笑。

????方则瞪了他一眼,道:“别胡说!”

????方剑道:“我才没胡说。不信我叫他你们瞧好了。”

????恰好方三太爷喊:“礼成!送入洞房——”

????方剑急忙喊:“三哥!三哥?三哥?……”

????一声没反应,跟着又叫第二第三声。

????方初听见“送入洞房”,急忙对清哑小声嘱咐道:“你跟着我走。”嘴里这样说,却没有牵着红绸先走,心里怕她盖头蒙面走不稳当。便不由自主地牵起她的手,立即感觉踏实多了。

????他一心都在清哑身上,周围嗡嗡说笑声此起彼伏,他哪里会留心谁说了什么笑什么,一律充耳不闻,因此,方剑叫了他四五声,他都没反应,竟牵着清哑往外走去了。

????方剑把眼一翻,两手一摊,道:“如何?”

????众人见了这个情形,再忍不住,轰然大笑。

????方老太太等人都听见了方剑作怪,也忍俊不禁。

????方老太太嗔道:“剑儿,你小子又作怪!”

????方剑笑嘻嘻道:“祖母,我看三哥丢了魂儿,想帮他喊回来。”

????大喜的日子说新郎丢了魂?

????这孩子太不会说话了!

????好几声责骂同时响起,方则更跺了他一脚。

????严氏把脸一板,道:“方剑,你再胡说,看婶婶怎么收拾你!”

????连方瀚海也威严地看向侄儿,眉头微皱。

????方剑吓一跳,急忙道:“快瞧三嫂去!”

????一声喊,众兄弟蜂拥而出。

????方老太太急忙高声道:“不许闹过了!让他们早早歇着。”

????众人忙道:“知道了。”早跑远了。

????方初自然不知道这些,连红绸带清哑一齐牵着,慢慢往东院行去,还不时提醒:“进院了。”“有门槛,抬脚。”

????喜娘等人瞧得掩口直笑,夸新郎心细。

????方初这样,是想着清哑初来乍到的,周围全是陌生人,郭大全等送亲的人都被方家人让去吃酒席了,连细腰和细妹这些贴身伺候的也都被让去吃饭了,等吃完了再去洞房伺候,眼下只有他是她最熟悉亲近的人,他必须亲自照顾她,免得她胆怯害怕。

????清哑被他牵着,心里十分踏实。

????感觉进了一个所在,又被扶着双肩按坐下来,“来,坐下。到了。”终于进新房了,不用再折腾了,她松了口气。

????方初接过喜娘递来的喜秤,一丝没耽搁,用秤杆挑开那红盖头。入目是华贵的凤冠,凤冠下一张清丽容颜,睫毛眨了两眨,再掀开,露出熟悉的黑眸,静静的,泛着喜悦的光芒。

????嫁给他,她是开心的!

????他被这个念头激动着,冲她温柔一笑。

????她也对他笑了。

????“累不累?”他轻声问。

????“一点不累。”她回道。

????两人旁若无人的对答,引得四周低笑阵阵。

????可他们还是没发觉,因为喜娘捧了交杯酒来。

????方初忙先端了一杯给清哑,然后自己又拿了另一杯,和清哑交互饮酒。饮时,四目依然相对,如同缠在一块扯不开。

????********

????姑娘们,小子们,此处一定要有鲜花、掌声、月票祝福……不能吝啬哦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