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656章 敬茶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她忙举起那蚌,好奇地查看。

????方初解释道:“这是请一个巧匠做的,专门放在床上用。比油灯烛火强,不容易走水出事,极方便的。”

????清哑心想:“方便是方便,一般人家谁用的起。”

????她将蚌壳还给方初,方初长臂一伸,又送进暗格内。

????然后附在她耳边问:“起来了?”

????清哑发现身上正穿着昨晚拿出来的睡衣,猜是方初帮自己穿的,不禁脸发烧,一声不出,静静点了下头。

????方初这才拥着她撑起身子。

????“今日是新婚头一天,合族中人都在,若是起晚了,容易被人笑话,所以我才这么早叫你。等他们走了,就剩我和你,你想怎样就怎样。这会子你且忍忍。咱们过去给爹娘和祖母磕了头、敬了茶,你再回来歇着。长辈那里有我招呼呢。”他细细对她解释。

????“不用做饭?”清哑问。

????“做什么饭?”方初诧异极了。

????“不是说‘三日入厨下,洗手作羹汤’吗?”清哑道。

????方初听了,忍不住失笑,抱着她连连亲吻。

????“不用。不过,祖母倒说过要尝尝你手艺的话。等过两日,你身上好些了,再叫人帮忙,做点东西孝敬长辈。”他在她耳边柔声道。

????“好。”清哑欢喜了,又道,“我身上没不好。”

????她以为方初为她找借口,特意解释。

????方初维护她,她更要自觉,不能丢他脸。

????方初便看着她不语,眼神很幽暗。

????清哑推他道:“起来。我还要练舞。”

????方初忙道:“今早上就别练了。”

????清哑道:“这要持之以恒,不能断的。”

????她在牢里都练习了呢。

????方初箍紧她腰,道:“听我的,不许练!”

????清哑想这人怎么爱管她呢?

????懒得同他争,便道:“好,先起来。”

????说完撑着要坐起来。结果又跌了回去,疼得龇牙咧嘴。

????她这才明白方初刚才说的什么意思,想起昨晚,别扭地不敢吭声。也不敢看他,装无事人一样爬向床外,刚爬到一半,被腾空抱起。

????方初抱着她下床,高声唤人进来伺候。

????二人洗漱毕。细妹端了碗羊奶杏仁粥来,清哑吃着。

????说起这羊奶,还有一节事补充:郭守业吴氏为了闺女出嫁后能继续喝羊奶,陪嫁的嫁妆里面,又添了六只羊,一只公的五只母的,凑了个六六大顺。羊赶进方家大院时,方瀚海严纪鹏眼睛瞪得滴溜圆。

????方瀚海问:“这陪嫁活羊,有什么讲究说法?”

????郭家送妆的赔笑道:“这个小的也不知。”

????后来问郭大全,郭大全咳嗽一声。才道:“我小妹天天喝羊奶,晚上洗澡也用羊奶。我爹听说妹婿这儿没养羊,所以……”

????方瀚海严纪鹏想:“瞧人家这爹当的……”

????且说眼前,方初待清哑吃完,便一起往正院这边来。

????细腰和莲心随身伺候,另有几个小丫鬟捧了清哑给公婆小叔小姑的礼盒跟在后面。细妹要向赤心了解东院琐事,故而没来。

????方初不顾清哑躲闪,硬搂着她腰,一边走一边向她指点院内环境布局和各处景致。玉树临风的新郎,柔情款款。目光醉人,所过之处,丫鬟们见了纷纷含羞低头,等他们过了。又抬头羡慕地追看。

????清哑觉得夫君双目神光好像两簇火焰,一碰就点燃了,将她双颊烧得火红一片,因此垂眸不敢看他,只安静地听他说话。

????方初见她羞得这样,心越柔软。

????待进入正院。他便放开她腰,改为牵她手。

????两人一踏入上房厅堂,一屋子人“刷”将目光投射过来,紧跟着目光下移,落在两人牵着的手上,露出各式笑容;方剑一干兄弟更是笑得十分欠揍,好似发现什么了不得的事一样。

????方初神色从容如常,丝毫没有放开清哑的意思,炯炯目光从方剑等人身上一扫而过,少年们立即收起贼笑,恢复正经。

????长辈们见清哑袅袅婷婷、气质高华,暗自点头称许。

????清哑见从上至下坐了怕不下几十人,微愣。

????她反应算快的,立即回身,对细腰说了一句话,细腰扫一眼堂上,点点头,将手中捧盒交给小丫鬟,转身出去了。

????清哑这才继续随着方初上堂,目光触及最上方的方老太太,不自觉微笑,更在她来回打量方初和自己的暧*昧眼神下,红了脸。

????方老太太忙问:“丫头,可是落下什么东西了?”

????她以为清哑让细腰回去是拿帕子什么的。

????清哑摇头,解释道:“不是。我不知道有这么多兄弟姐妹,我没带那么多礼物来,就叫她回去拿。很快的。”

????众人愣了下,然后一齐笑起来。

????严氏嗔道:“这孩子,这么实心眼!”

????方老太太笑道:“你没错!原没这么多人的,是他们想来瞧瞧你这御封的织女到底是个什么模样,所以都来了,撵都撵不走。那些淘气的小子,你不用理会他们。倒是姊妹们,都要好好认一认。”

????说着又朝方纹道:“纹儿,你给你三嫂引见。”

????方纹早站起来了,对清哑甜甜叫“三嫂。”

????一面在另一边扶住她,盯着她脸看。

????清哑对她笑笑,“纹妹妹。”

????方剑等人听了老太太的话,立即不依了,叫道:“老祖宗!我们也姓方,怎么叫三嫂不理会我们?难道只有方则才算兄弟?”

????方老太太瞪了他一眼,道:“你就那么想喝你三嫂敬的茶?”

????一面又对右手边的老妯娌——方家四老太太讲清哑为人:“这丫头从不会那些弯弯绕的心思,有什么就说什么,从里到外透透亮。”

????四老太太忙道:“我一瞧这孩子就觉得好,那眼睛,干净!”

????方老太太听了十分喜悦,若四老太太把清哑夸得天花乱坠,她会当做是客套话、场面话,但她夸清哑眼神清亮,她则以为是大实话。

????方瀚海的堂兄弟们则一齐看向方瀚海,目光意味深长:郭织女实心眼、没有弯弯绕的心思?那牌坊尚未请下来时,是谁把老谋深算的公爹逼得穷于应对?又是谁把方氏一族上下折腾得鸡飞狗跳?

????方瀚海无视众人暧*昧眼光,装作没看见。

????********

????方初:多赏清哑两张月票吧,古玩什么的就不用了!咳咳,好像还没敬茶给你们。(未完待续。)xh:.35.43.6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