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658章 林姑妈(求双倍月票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敬罢公婆,该轮到各位叔伯了,也不用一一细说。

????到各位兄弟时,清哑不用再下跪,只奉上一盏茶即可。就这样,方初还瞪那些无事来凑热闹的堂兄弟们,按规矩他们不该来的。

????敬了一圈下来,收礼也收得手软。

????等结束,清哑忙让细腰等奉上给公婆等人礼物:方老太太、严氏和方瀚海、方则方纹是衣履袍服,其他人则是或金玉玩物,或者笔墨砚台镇纸之类,形色不一,都很珍贵。

????众人便看出区别来了:二房的衣物皆出自清哑之手,其他人因为没准备,是清哑临时让细腰回去挑选的。

????清哑敬献时解释:衣服的料子是她亲手织的,每个人的花色都不一样;衣服的款式是她亲手画的,都与各人年纪身份相符;各人从头到脚都是全套,衣服、头上身上佩戴的饰物、腰带、荷包,以及脚下的鞋子,都是她亲自设计搭配的。

????她歉意道:“衣裳不是我缝的。时间太紧,我缝不过来。”

????她针线活的底子全继承原主,最近几年拿针少多了。

????方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,环顾左右诸人,高兴道:“这就很尽心了!这些织锦,从设计到织出来,再画衣服样子,还这么多人,可费心思了。好孩子,你这份心意,祖母喜欢的很。”

????严氏也直夸清哑,拉她在自己身边坐下说话。

????方瀚海也露出满意神色,在兄弟面前很有脸面。

????由此可见,方家二房娶了佳媳,将继续鼎盛。

????方纹欢喜地翻看那些衣裳和首饰,和姐妹们低声品论。姐妹们都看着她露出羡慕神色;方则也向清哑道谢,方剑等人不乐意了。

????方剑便对清哑道:“三嫂,这怎么不一视同仁呢?”

????清哑心想,本来你们就不是亲小叔,怎么一视同仁?

????可是话不能这么说呀,她正想如何回呢,就听方初对堂弟道:“你要你三嫂亲自帮你设计并织一款料子做衣裳?这脸面够大的!咱们大大小小总有五六十个兄弟。人人都要找你三嫂要脸面。五六十张脸装扮下来,你们是有脸了,你三嫂和我还有脸吗?”

????方剑张大嘴。愣是不知如何回。

????众人愣了一会,才轰然大笑。

????方老太太笑出了眼泪,指着方剑等人道:“你三嫂就有那个心,也没那个工夫。横竖有样子。叫人织出来自己做就是了。”

????四老太太也笑道:“五六十款,都让你三嫂织。亏你能说得出口!”

????又一人道:“这也就是织女,换个人几款也弄不出来。”

????这话倒是,方瀚海夫妇听了非常自豪。

????方剑笑嘻嘻道:“我这不是嫉妒则哥哥么。”

????方则笑道:“嫉妒什么?你又不是没衣裳穿。”

????说笑一阵,大家才去吃早饭。

????方初让清哑敬完茶就回去歇息的想法落空了。方老太太和严氏都要领清哑去拜见亲戚:方家的姑奶奶们,姨奶奶们,还有方氏族中的婶娘伯母、妯娌。世交家的女眷等,有的应酬。

????清哑还没怎样。方初却担心清哑支持不住。

????他便对严氏道:“娘,等晚宴时再见吧。昨日忙乱,东院很多东西都没安置妥当,我与清哑得回去安置。”

????严氏对儿子的心思一目了然,瞅着他似笑非笑。

????方初在母亲暧*昧的笑容下,保持从容镇定,坚持要领走媳妇。

????严氏横了他一眼,拿手指头戳他道:“行了!有这会子担心的,昨晚就没想到?都是长辈,有些人待会就要走了,不去拜见实在失礼。到时候,人家不会指责你,只会指责你媳妇不懂礼数。你这不是害她?别说你媳妇要去,连你也要去外边会客。你父亲他们昨晚就帮你挡了,今儿还躲着不见?你就算不是方家少东了,如今也是另立门户,更要独当一面,不然人家怎么看你!”

????方初被母亲说得绷不住,神色尴尬。

????婆婆说了一大通,清哑只抓住了自己认为最重要的“到时候,人家不会指责你,只会指责你媳妇不懂礼数。你这不是害她?”急忙对严氏道:“我跟娘去。”又对方初道:“你也出去。”

????她如今嫁人了,可要学着做媳妇。

????方初无法,只得低声嘱咐她几句。

????说着说着,拉着她手越说越多。

????严氏忍无可忍,她何曾见过儿子这样婆婆妈妈?

????她夺过清哑手,赶方初走:“去吧。娘照顾你媳妇。”

????方初再看了清哑一眼,才转身大步去了。

????这里,严氏挽着清哑的手,一路和她絮叨,往后面见众人。

????对着一干方家姑奶奶们,清哑彻底眼花了。严氏领着她挨个拜见、挨个认人,以她的记忆力,也是认到后面就忘了前面。

????她安静的天性再次闪光,无需刻意逢迎和客套,静静地站在那里,静静一个微笑,便让众人暗暗点头。与江大娘嫌弃她不言语相反,这些世家出身的女子觉得她既贞静又大方,十分赞许。

????众人便不绝口地夸赞新妇,都给了见面礼。

????到林姑妈面前,林姑妈笑拉着清哑的手,把她上下一打量,点头赞道:“真好模样!终于成亲了,二嫂也放心了,老祖宗也没遗憾了。往后就好好跟一初过日子吧。一初最是有担当的孩子,从昨日迎亲时他处置卫昭送礼便可看出他的胸襟宽厚,你只管放心。”

????说着,也给了很贵重的见面礼。

????严氏微微一凝,注视林姑妈。

????林姑妈笑容如常,对清哑很亲切随和。

????严氏想自己是多心了,林姑妈不是故意提起卫昭,暗示清哑即便请赐了牌坊,也抹煞不了被卫昭掳去囚禁数日的事实,对一个女子来说,就是失了名节。昨日卫昭闹婚礼,直接是羞辱方初,换一个男子定不能忍受;方初却忍受了,要清哑好自为之。

????清哑道:“谢谢姑妈!我很放心,所以我才向朝廷请赐牌坊。卫昭只能蛊惑糊涂愚昧的人,我和一初是不会上当的。”

????说完,屈膝又施了一礼,才款款走向下一位。

????严氏清楚地发现,林姑妈嘴角抽搐,掩都掩不住。

????她心中再次升起疑团:若林姑妈刚才是无意提起卫昭,便不该对清哑这话有这样反应,该高兴才是;除非林姑妈是故意的,清哑回话歪打正着,她听了不好受,以为清哑不仅讥讽她糊涂愚昧,还点醒她别瞎了眼看不见自己给方家带来的荣耀。

????正想着,林姑妈朝她看过来。

????********

????清哑问:七大姑八大姨也给了见面礼,姐妹们还有月票么?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