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664章 调教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郭大贵对方初道:“妹婿从哪买的螃蟹?好大个。我叫人收拾去了。我就爱吃这个。前几日人多,也没好好吃。”

????方初笑道:“是我们庄子上送来的。”

????郭守业道:“你们庄子上还养这个?”

????方初道:“对。那庄子就在阳澄湖边。”

????郭大全对郭大贵笑道:“你今天就多吃些,回头闹肚子别找妹婿。”

????郭大贵坐下,笑道:“吃死了也不怪他。”

????又问方初道:“沈三哥就等你们回门,说要陪你吃了回门酒再走。怎么你们没看见他和盼弟?他们骑马去接你们去了。”

????方初和清哑都诧异:“接我们去了?没见啊。”

????郭大全笑道:“他们骑马,你们坐船,怎么碰面?”

????原来,沈寒冰这两日正教盼弟学骑马呢,就在江堤上放马飞奔,都玩疯了。今日一早又出去了,还说到上游去接方初他们。

????方初笑道:“他自己想玩,还拿我和清哑做借口。”

????吴氏又小声告诉清哑,沈寒冰与盼弟相处种种。

????碧蓝的天空下,景江大堤和江水一样,蜿蜒东去。此刻,大堤上一匹黑马疾奔而来,马背上坐着两人,一男一女。男的正是沈寒冰,女的自然就是郭盼弟了。郭盼弟在前,沈寒冰在后。

????沈寒冰完全是撒手的,任凭郭盼弟驾驭那马。

????水乡的女儿大多婉约,但郭盼弟却有些淘气,又是老大,爹娘宠爱弟弟,她担事便多些。没那么娇柔。只因爹娘常拿文静的清哑姐姐比她,她才没学太野。这两天跟着沈寒冰骑马,被他激发了拼命的劲头,彻底放开了本性,淘气又娇憨。

????横竖有沈寒冰在,她根本不怕摔。头一天学骑马,她被摔下来数次。都是沈寒冰飞身接住了她。有了这个保障。她也不顾死活了,竭力按沈寒冰教导尝试,只一天工夫。便能稳稳驾马奔驰。

????今日,她更是带着沈寒冰纵马飞奔。

????风中,就听沈寒冰喝叫道:“好!再快一点!”

????郭盼弟盯着前方,再挥马鞭。

????那马真跟离弦的箭一样飞起来。

????忽然。盼弟发现江堤上站起一个农家少年。

????她眼一亮,认出这是谁。等到近前,扬起马鞭就朝他抽过去。少年吓懵了,不知躲闪。但马鞭没抽中他,距离他头部还有一尺远呢。即便这样。那疾风擦过耳边,也吓软了他的腿。

????盼弟见他惊愕神情,丢下一串笑。去远了。

????沈寒冰挑眉,不知小丫头为何干起欺负人的勾当来。

????农家少年等马去远了。才擦了把冷汗,跌坐在草地上。

????“死丫头!抖起来了!”

????原来,他叫陈河,以前盼弟和同村的女孩们出去网虾采菱采莲时,他老和村里少年们欺负盼弟,对她说各种怪话,嘲笑她,用竹篙把她拨下水等等。盼弟又没哥哥的,又不敢告诉爹娘,只好忍气吞声受着。今儿见了,她就想报仇。到底没忍心抽,只吓了他一下。

????若搁往常,陈河肯定跳脚追骂盼弟了。

????今日却一声不敢吭,黑马飞驰而过的瞬间,沈寒冰厉眼扫过他,他不自觉打了个寒噤,心中更是怅然若失,还有些难受。

????他也不知为何,就喜欢招惹盼弟。

????看见她对自己含嗔带怒地瞪眼,他就喜欢。

????现在,她再也不是他能招惹的了!

????盼弟望见郭家大院,一带马缰绳,那马就转弯下了江堤,顺着郭家门前的基埂路跑来,到院外,速度渐缓。

????沈寒冰趁机问她:“刚才为什么抽那小子?”

????盼弟便将往事说了一遍。

????若是旁人,定会觉得盼弟此举张扬,不合闺秀体统。然沈寒冰什么人?盼弟这举动正合他胃口。因道:“原来是个刺头儿!那你该抽实了。只吓他一下,太便宜他了。”

????盼弟道:“我是想狠狠抽他一下子的。又怕手不准,要是抽他眼睛上,把他眼睛抽瞎了怎么办?”

????沈寒冰见她能保持善心,更满意了。

????他笑道:“你多练练,保证想抽哪儿就抽哪儿。”

????说笑间,就到了郭家大门口,只见细妹的爹杨安平从里面走出来,盼弟急忙问:“杨叔,我姐姐他们可回来了?”

????杨安平站住,先给沈寒冰和盼弟见了礼,才笑道:“姑娘和姑爷回来了。刚到没一会。”

????盼弟欢喜道:“哎呀,怎们没看见他们呢。”

????沈寒冰轻轻一跳,跳下马背,然后转过身,并未体贴地扶盼弟下马,而是双手抱胸,好整以暇地瞅着她,无情道:“跳!”

????盼弟在他监视下,一偏腿,一咬牙,纵身跳下马背。

????就听“咚”一声,墩得她脚底板生疼,弯腰咧嘴,但好歹站稳了,没像第一次那样跌成滚地葫芦,“哎哟”直叫唤。

????沈寒冰击掌笑道:“好!”

????盼弟站直,也欣喜地笑了。

????沈寒冰命随从将马牵走,和她并肩走进院。

????才走几步,盼弟说一声“我先去了。”就连跑带跳地冲进上房,一路嘴里还不住叫喊“清哑姐姐,清哑姐姐!”

????沈寒冰微笑瞅着小丫头背影,心情很好。

????见面,方初先不寒暄,先奚落道:“三少怎么还赖着没走?”

????一语未了,众人齐笑。

????沈寒冰回道:“还不是等你这新姑爷回门,好陪吗!”

????一面在郭大有身边坐下。

????方初道:“别拿我当借口,我才不用你陪。”

????沈寒冰道:“便是你不用我陪,我妹妹嫁在郭家,我未婚妻也是郭家的,我在这做客不是天经地义?”

????方初笑道:“做客也不能老赖着不走啊。大家都忙。我是成亲,人生大事,所以偷懒几日无妨;你只管流连不去,是何道理?”

????沈寒冰道:“还是因为你们”说着对清哑笑“父亲特地留我在这里,等郭妹妹上京时好护送。我能懈怠吗?”

????方初没好气道:“我这么个大活人,你眼睛里就没我?”

????沈寒冰好整以暇道:“你能护得了吗?是,我知道方家有人,可我沈家和郭家都算郭妹妹娘家,也要尽一份力。你该以妹妹安危为重,逞能可不是好习惯。”

????方初便不再玩笑了。

????沈寒冰行路经验丰富,所以沈亿三才命他带人护送清哑上京,这一定是和郭家商议过才决定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