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63章 唾面(二更求保底粉红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郭大有对她一龇牙,道:“老婆娘,你江家卖了几辈子竹器,哪一年赚了几百银子?我妹妹画的不值钱?叫江明辉自己说!江明辉,你敢说你不是靠清哑的图稿在发财?”

????最后一句话是冲江明辉喊出来的。

????江明辉从清哑说出“退亲”二字后,就懵了。

????大家你来我往争辩什么赔偿,他听了好像做梦一样。

????这时听郭大有提到他,总算醒过来,嘶声喊道:“我不退亲!”

????他眼中滚下泪来,望着清哑叫“清哑!清哑!”

????清哑安静地问:“这半年你赚了多少银子?”

????江明辉抹一把泪,道:“一万两。”

????清哑点头道:“我要五千两!”

????江明辉愕然。

????不是不舍得钱,而是愕然清哑的坚持。

????方初铿然道:“好,我们给你一万两。”

????钱出的越多,对谢家越有利,名声越好听,可以对人说郭家用银子了结了这桩争女婿纠纷。

????江大娘如何舍得?

????郭家什么也没干,就白得一万两,她可不想便宜郭家,因此大骂郭家不要脸,心黑云云。

????蔡氏跟她对骂。

????韩希夷看不过,走出来淡声道:“若江家真用的是这位郭姑娘画的稿子,只要半年盈利的一半算便宜你了。须知往后江家还能用这些画稿赚钱。”

????江大娘辨道:“要是没我们编……”

????韩希夷轻笑道:“天下可不止你一家做篾匠的。”

????他觉得这老婆子好讨厌。

????江大娘被他堵得哑口无言,脸上阵红阵白。

????江老爹仿佛苍老了几十岁,闷声道:“给他们!”

????蔡氏骂道:“得了便宜卖乖的死婆娘,还当你儿子多能耐呢。没有清哑,他屁都不是。不要脸,踩着郭家钻到城里来了,过了河就拆桥,将来江家要断子绝孙……”

????她一骂起人来就停不住,滔滔不绝。

????郭大全这回没阻止她,只冷冷地盯着江明辉。

????江明辉再次回神。喊“不,我不退亲!我不赔钱!”

????谢吟风听了柔肠寸断,悲泣着又晕了过去。

????锦屏等人急忙又叫“姑娘,姑娘!”

????然而。这次江明辉没有理会她,甚至没听见丫鬟们惊慌的叫喊,他全部的心神都被清哑吸引了——清哑要退亲,清哑要离开他,他怎么办?

????江老大和江老二拉住弟弟。低声劝着。

????他们也知道,这门亲事做不成了。

????两家闹成这样,只有退亲一条路。

????更何况,就算两家摒弃前嫌,还有个谢家在旁不依不饶呢。

????因此,退亲是唯一的选择。

????“哥哥!”

????江明辉望着大哥二哥,有种众叛亲离的孤独和悲痛。

????那边,方初和谢吟月嘀咕了几句。

????很快,锦绣拿了一沓银票来了。

????除此外,还让人拿了笔墨纸砚来。好写退亲文书。

????等锦绣研好了磨,方初看看江郭两家人,估计都大字不识一个,遂把笔塞给韩希夷,对大家道:“不如请这位韩少爷做中人,写一份退亲文书。他跟谢家不沾亲,也跟郭家没过节,为人也正直,生意场上口碑极好的,请他来写这退亲文书最合适。省得我们写了。郭家人不放心。如何?”

????韩希夷苦笑,这家伙是打定主意要把他拖下水了。

????江家人自然没意见,因为江家除了江明辉没人认得字,他又死活不肯退亲。如何肯出面写退亲文书,只能让别人写了。

????然清哑一言不发上前,毫不客气地从韩希夷手中夺过笔,俯身几案上,笔走龙蛇地挥毫起来。

????韩希夷便讽刺地看着方初笑。

????方初摸摸鼻子,觉得很无味——

????他怎么忘了这小姑娘!

????若不会写字。又怎会画图稿?

????因探头看她写道:“君既无情我便休!今日恩断义绝,两不相欠!”

????下面落款:具书人郭清哑 男方

????女父郭守业 男父

????女母吴桂香 男母

????想是含愤而书,那一笔娟秀的行书如行云流水不间断,一字连着一字,都快赶上草书了。

????这退亲文书够简洁!

????可怎么瞧着好像休书呢?

????还是女方休男方的那种。

????方初心里一跳,小心提醒道:“银子。”

????都走到这一步了,该完善的一定要完善。

????银子付出去了,若不在退亲文书上注明,可不是白给了。

????清哑瞥了他一眼,又另抽了一张纸,重新写道:“转让书”。

????原来是转让协议。

????这另外书写,就表示是江家买郭家的图稿,而不是退亲赔款。

????对方这样聪慧,方初越发觉得自己没趣、没味。

????退亲文书和转让书都写了一式两份。

????清哑签名是先写好的,然后让郭守业和吴氏都摁了手印。

????然后就轮到江家了。

????江老爹和江大娘倒是摁了手印,江明辉却无论如何都不肯签名字。最后,他被两个兄长架着,由江大娘拉着手摁了手印,才算了事。可是,他终究没有在退亲文书上签名。

????看着退亲文书上那鲜红的手印,他两眼充血,“清哑!”

????清哑听见他的叫声,仿佛猝死的病人在被电击后微微动了动,又复归死寂。

????完事后,方初将一沓银票递给清哑,“姑娘点点看。”

????清哑接过来,果真一张一张点数。

????她头晕眼花,几次中断,又从新点起,像从未数过这么多银子。

????点了五千两后,举着剩下的银票看向方初。

????方初轻声道:“这是我们多给的。”

????想想又补了一句,“也是姑娘应该得的。”

????刚才他和谢吟月商议,要付一万两银子给郭家,以示公平,也为了平复心中愧疚。谢吟月毫不犹豫地点头,她也正有此意。

????清哑听后,用尽力气把剩下一把银票照他脸摔了过去。

????被砸中脸颊的方初看着四散飘落的纸张,仿若木雕泥塑。

????堂上也寂静下来,落针可闻。

????清哑定定地看着方初,就像之前盯着他一样。

????她紧抿着红唇,微微颤抖。

????方初心中不妙,只见她眼中含着水光,仿若一层薄冰包裹着黑瞳,正在慢慢融化。水光透明,黑瞳闪亮。他从中“读”出诸如痛恨、不耻、轻蔑、悲伤种种。那红唇微颤,想是再也憋不住了,要一股脑儿将心中所想骂出来。他已准备好承受了,忽然她张开檀口,“噗”的一声,朝他脸上吐了一口唾沫。

????原来是在酝酿“香唾”!

????微温的唾沫落在脸上,他才恍然明白。

????好大一滩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