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667章 立规矩(加更求月票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清哑白了小叔一眼,怪他幸灾乐祸。

????她真不是棋品不好,她只跟亲人才这样。这悔棋的毛病,是前世被爸爸惯出来的。她心里觉得:一家子骨肉,打牌啊、下棋啊什么的,自然要轻松愉快,耍耍赖、作作弊,无伤大雅,若“丁是丁卯是卯”,只顾争胜,就没意思了。

????另一边,方老太太目光深深地看着清哑。

????换别的孙媳妇敢这样对公公,她早端出老祖宗的威严和气势,含而不露地训诫了,可是清哑不同。这不同并非指她身份特殊,是织女,还被朝廷赏识,而是指她的性子。方老太太初次见清哑,就领教了她单纯直接又善良的脾性。那时,清哑的牌坊还没请赐下来,在世人眼中,她还是个失去名节的女子,方家不能迎娶她进门,那样处境下,她也是直言不讳,并不刻意逢迎讨好他们,其他时候可想而知了。

????这丫头,说把公婆当亲爹娘一样,是真心话。

????总之,无论是方老太太,还是方瀚海夫妇,因为之前对清哑的了解,不知不觉在心里接受了她的独立特行。

????方初来到祖母身边坐下。

????老太太笑问:“你真没给你媳妇支招?”

????方初道:“没有。就有心,也不敢糊弄父亲。”

????那边,方瀚海冷哼一声,显然不屑。

????因为,清哑又露出败相了。

????最后,他将清哑围了个水泄不通,悻悻笑道:“原来你棋艺也平常。亏得我如临大敌,当你和织布一样,精于此道呢。”

????清哑没想到公公这么会下棋。只能认输。

????但她又想,败也要败得有气势,不能灰溜溜的。

????她记起《天龙八部》里面虚竹胡乱落子、自杀一大片的招数,她仔细斟酌后,也拈了一枚棋子,朝那挤得最密密麻麻的地方“啪”一声落下,杀了自己一小片。惊呆了方瀚海和方则。

????但是。这不是珍珑棋局。

????珍珑棋局岂是随意能形成的?

????金庸老人家自己也没摆出来呢。

????方瀚海盯着棋盘,吃惊道: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
????清哑平静道:“自杀求活!”

????方瀚海道:“胡闹!”

????方初听见方瀚海和方则惊叫声,忙过来瞧。一瞧之下。果断拉起清哑,道“让我来!”便坐在清哑位置上,继续和父亲对弈。

????这不是珍珑棋局,自然他也未能扭转局面。

????父子两个又下了几个回合。方初才败了。

????这已经让方瀚海好奇了,因问清哑:“你是如何想起这招来的?”

????清哑道:“我看书上说有个珍珑棋局。就是自杀解开的。”

????方瀚海不信,问她在哪本书上看到的。

????清哑便说不记得了。

????方初心知此事定和清哑前世记忆有关,忙道:“清哑对下棋不太上心,不去记它也难怪。”

????方瀚海道:“我瞧她根本就是胡说。哪有这样的棋局!”

????清哑点头道:“爹说的对。并没有这样的一个局。这是写小说的人编出来的故事。故事说:下棋的人心中有执念,放不下,只想着要赢。他们苦思不解。一个个都走火入魔了。有个善良的小和尚不忍心他们受罪,就想毁掉棋局。就闭着眼睛乱填了一子,结果自杀了一大片,误打误撞把这棋局给解了。故事警示我们:不要太计较得失,得便是失,失便是得。”

????方瀚海敛去笑容,看清哑的目光十分深邃。

????仔细算来,“得便是失,失便是得”,这八个字可以说是郭家兴盛的秘诀,浓缩了郭家几年来实行的所有商业策略,包括今年清哑向朝廷敬献的毛巾纺织技术,并宣告“郭家从此无秘密”的誓言。

????方瀚海面色柔和下来,咳嗽一声,对她道:“丫头,你刚才不是说,要当公婆和亲爹娘一样吗?我却不信这话。你既这样有心,听说你厨艺很好,常做菜孝敬你爹娘,你也过门三日了,今日便下厨去,做些好菜让我和你娘你祖母尝尝。让我瞧瞧,你是不是真把我们当亲爹娘待。我们在这也住不了几天,你快做去吧。”

????他决定换个方式管教清哑:她不是说当他是亲爹一样吗?那就把她对亲爹的孝敬都对他做一遍吧。他呢,也当她是亲闺女。既然当她是亲闺女,那他怎么管教方初兄妹的,也一样管教她。

????哼,休想他跟郭守业似的宠她!

????可是,连他自己都未意识到:他叫清哑“丫头”,说话口气也变了,带着些纵容,有些随意。便是之前他对清哑瞪眼呵斥,也不是真生气。他真生气的时候,只把脸一放,什么都不说就能吓死人。

????方老太太被儿子提醒了,也想给清哑立立规矩。

????她忙道:“正是。我正想尝尝清哑的手艺。”

????清哑振奋道:“嗳。”又问:“爹和娘、祖母想吃什么?”

????她并没有被算计的感觉,表现十分荣幸的样子。

????方瀚海道:“你看着做吧。每天都做几个拿手的。”

????他有意为难清哑。

????清哑道:“那我去做了。”

????这也不是难事,写个菜单出来,轮流着做就是了。

????方初急了,忙拦住,对方瀚海道:“爹,清哑她……”

????方瀚海盯着他,危险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????方初便不敢龇牙了。

????他既不能说怕累着清哑,不叫她为长辈下厨,又不敢说她小日子来了,不便下厨操劳,情急之下,指着丫鬟们道:“你们都去帮少奶奶。”

????丫鬟们急忙答应,有几个就跟清哑去了。

????方纹忙道:“我也去。”也跟了出去。

????方初担忧地看着清哑背影,不知她可能支持住,又怕她沾了冷水会染病;又怕她站立久了腰酸腿疼;还怕她……

????方瀚海狠狠盯了儿子一眼,道:“没出息!”

????严氏知道内情,又不好说的,故意笑道:“一初,累不着你媳妇。粗活自有人做,你媳妇只要亲手烹制就成了。”

????方瀚海道:“亲手烹制?我怕她再作弊!”因叫一个丫头,吩咐道:“你去厨房告诉郑娘子,就说老太太、我和太太要考较少奶奶的厨艺,不许她帮少奶奶。我们舌头都灵的很,能吃出来的。”

????那丫头瞅了方初一眼,忍笑答应着出去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????ps:三更求保底月票!清哑:双倍月票没剩两天了,姐妹们,等公婆一走,我这大少奶奶便要当家理事,求月票支持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