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671章 毒眼(求保底月票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郭守业两口子在这方面算得精细。就这样,郭家的采买能赚多少,他们心里也清楚的很。也就是说,郭家的这个价,还是有压缩空间的。郭守业说,不能管太紧了,得让人有点好处,人家做事才有劲头。

????所以,清哑很不满方家这买办,太黑心了!

????那汉子承受不住她镜子一般的目光,“扑通”一声跪下,颤声道:“小人猪油蒙了心!小人愿赔偿,只求少爷少奶奶饶恕小人!”

????说着不住磕头,苦苦哀求。

????方初板着脸,一言不发,任凭清哑处置。

????清哑命那汉子起来,出去等着,她要接着认人。正如那汉子所想,她今日不是来查账的,她分得清这个主次,所以回头再处置他。

????那汉子认命地爬起来,退出去了。

????经此一事,其他人未免有些战战兢兢。

????接着,一四十出头的媳妇走上前来。

????这是方初**娘的妹妹,人称樊林家的,管针线房。这次,新人的所有衣裳都是她负责采买制作。

????清哑才翻了头一页,目光就被勾住。

????账上一套花开富贵的刺绣家常小袄配粉色绫棉裙,就要一百五十两银子;一套缂丝锦衣要三百两,一套镶珠玉绣牡丹的秋装要二百五十两银子……还有方初的,清哑看得心一缩。

????她问:“这衣裳价格可包括镶嵌的珍珠、玉和宝石?”

????樊林家的笑道:“回少奶奶,不包括。”

????清哑将账本递给赤心,命她:“把这上面衣裳取几套来。”

????方家制作的衣裳放在哪,赤心最熟悉。

????赤心忙答应,接过账本去了。

????清哑问:“这衣裳比我伊人坊价格还贵。好在哪里?”

????樊林家的先还没当回事,听见“伊人坊”几个字,脸色大变。

????清哑一见她这样,便知又是一个黑心的。

????而且,这人比前面厨房那买办黑心多了。

????若论鸡鸭鱼肉菜这些行情,清哑只是从家人茶余饭后听来的;而纺织服饰这一项。则是她的专长。这方面她就是行家,从一根丝一朵棉开始,到织成布、织成锦,再到绣花、做成衣裳。哪一个环节她都门儿清楚,谁能比她更清楚这中间的成本和利润?

????她伊人坊做的衣裳:布料是她这个御封织女设计的,最新出品的好料子,甚至有些世面上还没的卖,她就开始在伊人坊推行;衣服样式也是她这个织女设计的。可谓独一无二;裁衣时,她们还要根据顾客自身条件不同,做相应调整和处理;伊人坊用的是最好的绣娘和针线女工,这样的质量和服务,建树的就是郭织女的“口碑”,搁她前世那叫“品牌”!

????她倒要瞧瞧:整个大靖,还有谁家比她的伊人坊口碑更高?

????樊林家的已经意会过来了,后悔万分。

????她却没有立即跪下,而是看向方初。

????方初冷冷地瞧着她,毫无为她说情的迹象。

????他对**娘是有情分。但能大过他跟娇妻的情分吗?

????今儿可是清哑这个当家奶奶上任理事头一天,就算天王老子来了,他也不能干涉清哑的决定!清哑有理有据,他若是插手了,往后她还怎么服人?还怎么替他掌管家务?

????他不是不知道管事们采买的猫腻,但“天下乌鸦一般黑”,“水至清则无鱼,人至察则无徒”,若不给人沾些好处,只怕事情做不长久。或者难保质量,这点,无论哪个层面的人都一样。

????坏就坏在他们这次太过分了,还被清哑发现了。

????尤其这个樊林家的。太可恶,衣裳报价比伊人坊还贵,他听了也气怒不已,这不是活活打他妻子脸面吗!

????以清哑费尽心力挣来的名望和手艺,还不抵她随便找家成衣铺子做的衣裳赚钱,这不是打织女的脸面是什么?

????很快赤心捧了几件新衣来。放在清哑面前桌上。

????清哑随手翻了翻,看了看布料花色、针线和刺绣,接着把目光对准樊林家的,道:“回去把账理清楚,重新报给我。”

????然后叫下一位上前。

????樊林家的终于挺不住,跪下冲方初哀求道:“大少爷,是我一时糊涂,起了贪心,还望大少爷看在姐姐份上,饶过这一次。我即刻将多的银子退出来。大少爷……”

????方初道:“起来。听少奶奶发落。”

????清哑却道:“你姐姐是谁?”

????樊林家的抢回道:“是大少爷的**娘。”

????她以为清哑听了这话定会从轻发落她。

????清哑询问地看向方初,方初微微蹙眉,点了点头,依然没有多话。清哑便指桌上衣裳对细妹道:“细妹,这个赏你了。”

????细妹愣了下,忙上来谢赏。

????清哑道:“你最早跟我,有好东西我第一个赏你。要是你敢背着我弄手脚,我就不要你了。”

????细妹醒悟,忙道:“少奶奶的话奴婢记住了。”

????捧着衣裳退到一旁。

????众人都看明白了:少奶奶这是现身说法,有情分她会赏,但仗着和主子的情分营私舞弊的,这样人她不用,少爷的**娘也不行。

????樊林家的慌张了,这才转向清哑哀求。

????清哑朝细腰瞅了一眼,细腰便上前请樊林家的出去。

????打发了樊林家的,屋里更安静了。

????清哑又打开另一本账,这本是采办家具的,有花梨木,有紫檀,还有少量楠木。

????她出嫁时正好家中也为她制作了这些,是二哥亲自和木匠交涉的。以二哥的手艺不敢做这种高档的木材,再说也没空闲,所以从外面请的木匠。所有木材采购价、工价,都被郭家父子翻来覆去议论了好几回,当然比方家成本低了。

????方初微微倾斜身子,看见了那本账的内容,有些心急。

????这项支出是父母那边开支的,也是那边的管事经手的,难道清哑要追究到父母那边去?这可万万不行!

????就算老宅这里,照清哑这样处置下来,还有人手可用吗?

????结果,他又一次白担心了。

????圆儿告诉清哑,这项经办人是老爷那边的。

????清哑便在账簿上做了个记号,放在一边了。

????接下来,她继续认人,认得很快,没再挑谁出来,只在心里记住了几个看上去特别实诚稳重的管事、两个聪慧的女孩子和三个小厮。

????全部认完,她才回头处置先前那两个人。

????没有一句废话,让他们将贪的银子归还,然后再不录用。(未完待续。)

????PS:  今日努力一把,晚上加更呢,求月票鼓励原野!当然,最该奖赏和鼓励的是清哑,这当家奶奶还行吧?(*^__^*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