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680章 压服(求月票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那要看值不值得,若是为大少爷,那她自然“赴汤蹈火在所不辞”,可大少奶奶灭了她的希望,还要这样利用她,她不甘心。

????正巧,镇上有位乡绅街坊老爷子六十大寿,请了方家。圆儿拟定了寿礼的单子,吩咐人预备了,到日子去恭贺。单子上有六十寿桃,按以前方家旧例,这个不从镇上采办,都是方家厨子制作。不是舍不得钱,而是外面做的不如方家自己做的精致。

????只这一件小事,便可看出方家行事讲究。

????这寿桃便被安排到厨房,叫厨子做出来。

????然厨房的买办刚被清哑给撵了,在厨房负责的那位妈妈又和樊林家的有亲,于是借口没有合适的材料,推诿起来。

????圆儿那两日随方初和清哑去清园了,外院执事人和樊妈妈等人互相勾连,也跟着推诿,这点子小事竟然派不下去。

????赤心自然明白其中缘故,也不点破,劝说不动的情形下,便将这差事压给了厨房一个叫彩儿的丫头,命她即刻买材料、蒸寿桃。

????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”,彩儿没有做寿桃的桃汁,又使唤不动人,只好忍气吞声,自己掏钱去买了桃蜜饯来熬煮,连夜蒸寿桃馒头。她原在厨房打下手,因为勤勉,学了一身手艺,好歹把这事完成了。

????赤心在最后关头才软硬兼施,逼厨房妈妈来做寿桃。

????谁知,彩儿居然自个弄完了,令她十分诧异。

????她之前任凭众人推诿,并非想把事情闹大,不过是想引起清哑注意,等清哑问起时,她好向清哑回禀,说她有多难,使唤不动人,以此暗示清哑的奖赏措施不得人心。犯了众怒。

????清哑回来,立即有人对她回禀了这事。

????清哑便叫了赤心来问。

????赤心便将缘故道来,神情甚是无奈,还有些委屈。

????然清哑并不听她一家之言。将厨房妈妈、彩儿、外面买办、账房、圆儿等人一齐都叫了来,当面询问因果。

????等听清了事由,清哑张口就问赤心:“你为何要派彩儿?”

????因为这根本就不是彩儿职责内的事!

????赤心欲言又止,心想这不是明知故问吗。

????可她不能明说,若明说。一来容易得罪樊林家的一干人;其二,她这是“吃柿子捡软的捏”,清哑会怎么看她?

????她不回缘故,只巧妙地又重述了一遍她奔波无果的经过。

????清哑并不体谅她的难处,看她的目光极为怀疑。

????不是怀疑她弄鬼,而是怀疑她的能力。

????清哑觉得她无能,所以挑了最好欺负的彩儿来顶缸。若彩儿办得好,这事就过了;若彩儿办不好,便成了所有人的替罪羊。

????清哑的目光令赤心羞愧不已。

????正低头不安,接下来的事更令她不知所措。

????清哑先道:“彩儿以后管厨房。”

????又对圆儿道:“你帮我再挑些人来。”

????至于厨房的妈妈。她一挥手,说不要了。

????那妈妈惊呆,张口就要嚎,圆儿早知清哑的脾性,立即命人将那妈妈拉出去,连个说话的机会都没给她。

????这里,彩儿激动地上前,给清哑磕头。

????清哑命赏银二十两,一是弥补她买材料贴补的私房钱,二是为了奖赏鼓励她这种先办事、后扯皮的精神。

????彩儿感激谢恩。说这是她的本分。

????清哑道:“做好本分不容易。往后好好干。”

????彩儿忙应是,遂站起来,退到一旁。

????圆儿便对清哑笑道:“少奶奶请放心,清园竹器坊的人家里。许多人都养的女孩子。我早留意了,挑了不少出来,已经让赵妈妈和莲心在调教。等调教得懂规矩了,再挑上来伺候少奶奶。”

????清哑便笑了,夸他:“圆儿你真能干。”

????怪不得方初总说他机灵,果然机灵。

????圆儿飞速瞟了赤心一眼。然后谦虚道:“我有什么能干的!比我能干的多的是。没有我,还有旁人。少奶奶,这世上‘三条腿的蛤蟆难找,两条腿的人到处都是’。有钱还怕找不到踏实做事的人?那买办回头我就给换了,省得下回再出这样的事。”

????一席话说的清哑不住点头。

????她又亲点了黄华和方虎二人,让圆儿用。这二人都是她当日认人时特意留心的。没理由,就是看他们顺眼。还有这个彩儿也是当日留意的丫鬟之一,今日一看,果然不错。可见她眼光还是很准的。

????圆儿对那两人有点印象,急忙答应,一面心下嘀咕:难道少奶奶私下调查过这些人的底细了?怎知道得这样清楚!

????赤心听圆儿说“三条腿两条腿”那话,浑身一颤。

????清哑见她精神萎靡,想了想,道:“我让莲心回来帮你。”

????赤心嘴唇抖动,不知该点头还是该摇头。

????圆儿纳罕地看向清哑——少奶奶这是真人不露相啊!

????他刚才就准备提醒少奶奶,把莲心从清园调回来,因想着往日赤心人还算不错,才没落井下石,谁知少奶奶自己想到了。

????天地良心,清哑真不是故意打赤心脸面。

????她因为在清园见莲心伺候的很好,莲心比赤心相貌略次一点,人却稳重踏实,以前也是伺候方初的,所以她才要选莲心回来和赤心分担责任。赤心以前管着方初院里的大小事,但那时方初没成亲,事情单调;现在成亲了,开门立户,事情多了许多,也复杂许多。瞧,那些老资格的仆人一闹,赤心就慌乱了。

????所以,清哑调配人手再正常不过了。

????可赤心却无法淡定了,她意识到:再发生一次这样的事,她将被莲心或者其他什么心给代替,别说留在大少爷身边,留在方家都难。

????因此,她果断上前跪下,自请罚两月的月银,并向清哑保证:若再出现这样事,不用少奶奶赶她走,她自己走。

????清哑点头道:“你也尽力了。就是不该派彩儿这事。”

????赤心松了口气,亏得后来逼厨房妈妈来做寿桃,才挽救自己。

????因为有这件事在先,清哑上京前把家里事都扔给她,她当然不觉得轻松,也绝不敢再冒险弄手段,只好战战兢兢做事。

????※

????站在船头,看着两岸霜露凄凄的秋景,清哑心情很期待、很雀跃,嘴角一直含笑,思绪却飞往这次旅行的终点——京城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