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692章 怀孕(求月票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书房内,张世子正对方初道:“……常拖欠军饷,眼看寒冬来临,将士们缺衣少食……父王想告老,皇上不准……”

????方初默默听着,并不言语。

????这是让他听回去告诉方瀚海的。

????方家多年来一直暗中支持玄武王大量银钱,稳定张家在军中实力,同时也稳定边关军心。这其中,有私心,也有为国的公心。私心,因为这是方家最隐秘的靠山;公心,因为方家从未动用过这层关系,这么多年来,投出的巨额钱财全支持了边疆将士。

????张世子忽然问:“听闻织女织出了毛巾。她对军服可有想法?”

????方初疑惑道:“世子说的是……”

????张世子道:“前日我回京途中遇见明阳子先生,我见他穿的服装很是古怪,衣服上缝了许多荷包袋,行走装备极为便利,且布料厚实、保暖、耐磨。我问他是谁做的。他说是郭织女做的。我便有些想法。今日特地告诉方兄弟,请郭织女这方面多费心。”

????方初道:“世子放心,小弟回去问她。”

????顿了下又道:“这次上京,拙荆已将织机图纸和有关技术都上交给朝廷了。以小弟愚见,世子不妨在这方面动些心思,着人向皇上请奏:在西北大力发展棉花种植和推行棉纺织。若是西北百姓家家有织机,户户女子能织棉布毛巾,则棉布棉衣价格必然下跌,也免除从中原运送衣物去西北的辗转费用。”

????张世子皱眉道:“这是个法子。只是有些难。我听说,西北也开了不少工坊。那些工坊背后都有权贵支持。他们为了独占市场,变尽方法欺压百姓,拼命压低棉花收购价、逼纺织女工卖身为奴,百姓为此破家的不知多少。郭织女公开技术时,怕是做梦也没想到这点。”

????方初吃惊道:“怎会这样?江南并不如此。”

????略一思忖,就道:“江南纺织市场形成气候了,大商家又多,百姓也富足些。不是随便什么人可以控制的。”

????张世子道:“经商我不懂。你说是,便是了。”

????又说了一阵,方初道:“还有一事要求世子。”

????张世子道:“何事?”

????方初道:“便是卫家的卫昭……”

????一面压低声音述说一番。

????世子神情微凝。

????方初道:“这实是莫大威胁。小弟想请世子帮忙,看可能动用军中力量。替小弟消除这个隐患。”

????张世子道:“他最近出现在何处?”

????方初道:“在临湖州。”

????张世子道:“这也不难,只是我不便出面。我教你:你不是悬赏二十万两捉拿他吗?你派人去跟靖海将军联系,如此这般……”

????方初眼睛就亮了。

????清哑和方初在王府用了午膳后告辞。

????等坐上马车,方初笑问清哑:“是回家呢?还是逛去?”

????清哑立即道:“逛!”

????方初笑道:“如此,咱们就不回家了。反正家里有沈三哥帮看孩子。他们也不知咱们逛街去了,还以为在王府没回呢。”

????两人一齐偷笑起来,觉得陷害了沈寒冰一回。

????方初便吩咐张恒:先顺着朱雀大街慢慢行,再往长安大街去。张恒领命,骑马在前引导。车内,方初将车帘拉上去,环抱着清哑,为她指点街道两旁的权贵府邸,以及他们的家世背景。

????才说了一会,只见清哑睫毛又往下盖了。

????方初想。吃了午饭是该小睡一会。

????于是抱稳当她,让她睡得安心。

????马车穿过一街又一街,都半个多时辰了,清哑还没醒。

????方初忍不住嘀咕,怎么又这样?

????眼看到了京城有名的一条老街“德阳路”,这里有许多有名的吃食,方初怕清哑怪自己不叫她,白耽搁了逛,便凑在她耳边小声唤“雅儿?雅儿!醒来了,有好吃的!你闻闻香不香?香不香?”

????一边低声逗她。一边用手指轻碰她嘴唇。

????清哑睁开眼,看了他一眼,又无力闭上。

????“回家。”她细声道,小猫似的可怜。窝在他胸前。

????方初发怔,这还是先前那个听说逛街就双眼放光的人吗?

????他心里不踏实了,决定带她去医馆找个大夫瞧瞧,省得她一会儿睡,一会儿无力,一会儿又大吃大喝。弄得他心里七上八下的。

????于是,马车又掉头了。

????在京城有名的医馆“济世堂”门口,方初抱着清哑刚下车,意外地看见明阳子,顿时大喜,“先生!”

????明阳子一怔之下,目光落在他怀内,“丫头怎么了?”

????方初忙道:“没事。就是老想睡。先生给瞧瞧。”

????明阳子被他说糊涂了,想睡不去睡,来医馆干什么?

????济世堂后堂,清哑醒来,正由明阳子诊脉。

????她虽然还是觉得浑身无力,但看见明阳子很高兴,就问:“师傅,你怎么来京城了?早知道跟我们一道走多好。”

????明阳子道:“太后寿辰,派人叫我,我就回来了。”

????方初眼中闪过疑惑神色,却知趣地缄口不言。

????太后寿辰,明阳子早就知道,但还是在清哑成亲后就去了南方。现在,又说因为太后寿辰回京,这其中肯定有缘故。

????明阳子是皇室御医,这缘故还是不知道的好。

????明阳子收回手,方初急忙问:“先生,可是累着了?”

????明阳子点头道:“是累着了。”

????方初紧张地问:“可要紧?”

????明阳子道:“不要紧。不过,还是要谨慎……”

????方初急了,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????明阳子道:“丫头怀孕了。”

????方初脑子有一刹那的迟钝,什么也想不起来说了。

????清哑也感觉陌生:怀孕了?

????明阳子不满道:“瞧你们,太年轻了!怀孕是大事,如今你们又出门在外,格外要当心——”说到这皱眉——“你们回去怎么办?”

????清哑怀孕,回程再坐十几天的马车,不妥。

????方初总算回过神来了,激动问:“多长时候了?”

????明阳子道:“不足一月。”

????方初道:“还不足一月?”

????仿佛嫌日子太短了。

????明阳子翻眼道:“八月十八才成的亲,你算算能有多长时候?要是超过两月,你能高兴?”怕是要闹心了。

????方初尴尬地笑,说“是晚辈糊涂。”

????说完,目光盯着清哑肚子,满眼新奇。

????清哑也低头看自己肚子,也满眼新奇。(未完待续。)

????PS:  朋友们今天必须要投票,可爱的小包子向你们招手,还捂着月票不发吗?!投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