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700章 还债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方初歉然道:“拙荆身子略有不适,已经歇下了。”

????六皇子哦了一声,并不去追究这话的真假。

????他对方初笑道:“方少爷不用担忧,本殿下今日来有一事求教,不是要债的。方少爷也不欠本殿下什么。当日我也不过觑着时机在父皇面前为郭织女说了句话而已,并未费什么特别心思。郭织女人品贵重,心怀大义,令人钦佩,本殿下能为她略尽绵力深感荣幸。”

????方初道:“话虽如此,当时的情势下,幸得殿下伸手援助织女才能洗清妖孽的罪名。殿下的恩情我夫妻绝不敢忘!”

????他宁可欠六皇子人情,也不愿听六皇子说“能为她略尽绵力深感荣幸”这样的话,怎么听了心里就那么不舒服呢!

????六皇子似笑非笑地瞅着他,仿佛看透他的心思。

????林世子忙道:“方少爷,我们今日来有事请教。”

????方初便问:“还请世子明示。”

????林世子干脆道:“我们想做毛巾的买卖。”

????一般人听了这话肯定会想:想做就做吧,跟我说干什么?

????方初当然不会这样想,也不会以为他们是来找他要银子做本钱,更不会以为他们是想与他官商勾结、做那无本光拿干股分红的交易,他一听这话,脑子里瞬间转过无数个念头,他便沉吟起来。

????六皇子和林世子都没再出声打搅他,任他思索。

????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工夫,方初又开口了。

????他道:“殿下和世子可去西北产棉区开作坊。”

????林世子和六皇子立即坐正了,神情专注。

????林世子道:“那边目前可乱的很。”

????方初道:“正是因为乱,二位才要去。殿下。这棉纺织比丝织业更关系国计民生,殿下和世子只要用心经营,便可名利双收。”

????六皇子目光炯炯地看着他,等他下文。

????方初道:“在下是商人,在商言商。商人虽然重利,然为了取得这利,‘诚信’二字是必须要恪守的。目前西北那些棉纺织作坊。其经营手段和方式无异于杀鸡取卵。是无法长久经营的。长此下去,百姓遭殃,也会伤了社稷根本。殿下若暗中插入。以正当手段经营,必定能获得百姓支持,压倒击垮他们,赚钱自然也就容易了。”

????林世子和六皇子对视一眼。面色迟疑。

????林世子问:“那些人背后可都有靠山,挤垮他们怕要费些手段。我们虽有实力。却没空慢慢和他们周旋,只怕钱没赚到还惹一身腥。”

????方初垂眸,轻声道:“殿下和世子赚钱是为什么呢?何不将政事和商业手段结合起来,必定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”

????六皇子脑中轰然炸开。炸出一片坦荡。

????林世子也绷紧了身子,迅速顺着方初提示的思路想下去:那些人胡作非为,他们与之在商场较量。正好查出其背后的势力,能用则用;不能用则借机惩处。击垮对方。而他和六皇子新设立一商家,只要经营正当,赚钱的同时也在西北经营势力……

????想到这他看向六皇子,轻轻点头。

????六皇子便对方初道:“你想的很好。只是,我们怎能就比别人经营好呢?我们的身份也很不便,对买卖也不是很通。”

????方初躬身道:“小民不才,愿为世子和殿下谋划。”

????六皇子和林世子相视一笑,这正是他们今天来的目的。

????林世子道:“有方少爷这句话,我便如吃了定心丸一般。”

????方初微笑道:“也不是什么难事。——并非我狂妄。从商家角度来说,最难的是要有技术、有实力、有市场。如今殿下这三者一样不缺,万事俱备只欠东风,何愁做不成?若说缺经管的人,殿下只需挑一个能干属下,在当地收购一小作坊,改头换面来经营这棉纺织,没有做不成的。以小民看来,简直就像捡钱一样。”

????六皇子疑惑地问:“小作坊?”

????若只是开小作坊,他用得着来找方初吗?

????方初道:“殿下别急。此事须如此这般……”

????六皇子和林世子听了不断点头,目光大亮。

????经商议,方初让他们尽快安排聚人手、造机器、买棉花,具体的经营章程他会详细拟出来,在回乡前交给他们。以后,他也会根据作坊的发展现状,不断为他们修正经营规划。

????六皇子问:“你们马上要回乡?”

????方初点头,索性将清哑怀孕、昨夜幽篁馆进人的事说了。

????六皇子面色一沉,道:“他居然敢如此大胆!你且带织女还乡,卫昭交给本殿下。我会关照他们全力搜拿,替你和织女免除这个祸患。”

????林世子想起卫晗,面色也不大好。

????方初忙道谢。

????双方计议已定,他二人才告辞。

????因此,六皇子和林世子也暗中关照府衙和禁军搜拿卫昭,加上皇帝旨意、玄武王府的力量、方初自己托的人情,四方力量汇聚,京城简直被翻了个底朝天,到处叫喊要捉拿卫昭、领赏银。

????就在方初陪清哑逛街的时候,卫昭仓皇忙乱。

????他再顾不得掳劫清哑,一心只想离开京城,因城门口禁军实在查得严,他不敢就这样出去,便思谋一个好法子脱身。

????想来想去,他想到一个主意——扮女子!

????他的容颜俊美,扮女子方便。

????随从为他买来女装和胭脂水粉,他先将头发挽起来,然后开始修眉、涂脂抹粉,再换上女装,一切都很容易,唯有绣鞋有点夹脚。

????等妆扮完,他对着镜子轻轻一扭腰,侧身,冷冷回眸,只翘了下嘴角,便如高山雪莲盛开,清冷纯洁,风华绝代!

????果然是“天生丽质难自弃”。

????黑衣随从呆呆地看着主子,忽然脸上一热,低下头。

????卫昭还不满意,还拿着眉石在脸上描画。

????他先后画了浓淡不等几个妆,选择最适合自己的。

????这样捯饬,并非他忽然转性了,实在是他心思缜密,务必要把自己装扮得天衣无缝、谁见了也只当他是个女子。而他在化妆的时候,脑海里时时浮现清哑的面容和身姿,手下便不自觉地将自己像她一样装扮,反复试了多次,那气质越来越接近清哑。

????清哑安静,他冷淡,不仔细看,几可混淆。(未完待续。)

????ps:谢谢大家支持,月票涨了很开心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