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702章 认出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张斐心里也恼了,原是他动了心想和佳人搭讪,她恼他也就罢了,怎么攀扯上郭织女?还当着朋友的面,成心让他丢脸面。

????因此,他也发了少爷脾气,越不肯放过这女子了。

????方初对张斐道:“二爷何必开这玩笑!”

????张斐嬉皮笑脸道:“少爷觉得与这位美人有缘。”

????沈寒冰没好气道:“她哪儿美了?我怎么没看出来。冷冰冰的跟个死人一样,装矜持也太过了。贤弟,不是哥哥说你,为这等庸脂俗粉扮纨绔,不值!回头让将军知道了,又要骂你淘气。”

????言下之意竟是这女子不值得欺负,而非不该欺负。

????方初也道:“二爷别玩笑了,正事要紧,既查过了,让她走吧。”

????说着,漫不经心地一扫卫昭,目光甚是不屑。

????卫昭被两人表现气炸了肺,又不能上前理论,也无可理论,难道要他跟人争,说他“不是庸脂俗粉”?

????这时候,赶紧离开才是上策,计较美丑显然是蠢材。

????正要走时,他忽有所觉,转脸朝后看去,只见清哑正掀开一角车帘看过来,静静的目光落在他身上,上下打量他。

????他本能想避开目光,却鬼使神差地朝她一笑。

????清哑凝视着他,却没有回应他。她是听见外面有人提到她才要看看是谁在说她的,她平白的招惹谁了?看见他,她心中很诧异,总觉得这个冷冷的女子给她很熟悉的感觉,只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。

????再次见到她独特的眼神,卫昭气怒的心情忽然好了。

????他怕被清哑发现端倪。忙对婆子道:“走吧。”

????一面轻移莲步,踩着脚凳优雅地登上马车。

????上车前,他又一次回头看向清哑,展露笑容。

????清哑依然没理他,努力在心中想,在哪里见过她,只想不起来。

????卫昭等人便在众目睽睽之下。扬长而去。

????方初沈寒冰又和张斐寒暄几句后。方才告辞出城。

????方初惦记清哑怀孕,怕她烦闷,特地陪她坐车说话。当她睡着时。又怕马车狭小影响她睡眠,又下车骑马,等她醒来再上车陪她。正是新婚甜蜜的时候,又因为怀孕被万般疼爱宠爱。清哑感觉自己被幸福包裹,浑不知愁闷为何物了。

????她歪在软枕上。似睡非睡,似梦非梦。

????巧儿跟盼弟骑了一会马,闹得累了,也钻进马车和姑姑一块睡觉。

????忽然。清哑毫无征兆地大叫“方初!”

????巧儿刚闭上眼睛,被姑姑吓得小腿一弹,惊醒了。

????方初在马上听见清哑叫喊。心一突,一跃跳下马背。直冲到马车旁,一手掀开车帘,嘴里连声急问“怎么了?怎么了?”脚下不停,纵身攀上马车,双臂一伸,便将清哑抱在怀里。

????这时,车内的细妹都还没来得及上前安慰清哑呢。

????清哑一把揪住方初胸前衣襟,急道:“卫昭!卫昭!”

????方初忙抱紧她,拍着她后背安慰道:“别怕,别怕!乖,我在这呢,沈三哥也在这,卫昭他不敢来,城里正抓他呢。别怕,啊!”

????他以为清哑做了噩梦,梦见卫昭捉她,所以吓得叫他。

????沈寒冰和盼弟也下了马,和细腰都围到车旁,来看清哑。

????听了方初的话,他们也以为清哑梦靥了,一齐都安慰她。因为清哑怀孕后特别容易困倦,梦中受惊在他们看来也合情理。谁让那天晚上幽篁馆闯进歹人了呢,这事清哑后来也知道了。

????沈寒冰恶狠狠道:“卫昭敢来,三哥定叫他生不如死!”

????盼弟也道:“清哑姐姐,你别怕,我来陪你。”

????她说着眼睛红了,想自己不过是被人抓去威胁一番,也没吃什么苦头,清哑姐姐被诬陷妖孽差点被烧死,又被夏流星和卫昭分别囚禁多日,那苦处是一般人能受的吗?换了她,还不天天做噩梦呢。

????巧儿也跟小大人似的安慰小姑。

????清哑见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安慰她,她根本插不进去话,心中焦急万分,好容易等他们话音落了,她才认真道:“那个女的是卫昭!”

????众人一齐收声,一齐看着她,不解其意。

????清哑对方初道:“城门口,那个美人,是卫昭!”

????方初转脸和沈寒冰对视,一齐回想当时情形。

????沈寒冰与卫昭不熟,因此神情很茫然。

????方初则不然,想起那女子近乎冷漠的眼神、说话的声音,虽然还是陌生,但和记忆中的卫昭这么一对比……

????“是卫昭!”他震惊又肯定道。

????“是他,我不会认错的。”清哑也坚持。

????“真是卫昭?”沈寒冰还不敢相信,主要是觉得不可思议,那么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子,居然是卫昭所扮。

????“卫昭本就形容俊俏,扮女子很容易。”方初沉声说罢,立即吩咐张恒,“我写一封信,你即刻送回京城。”

????“要快!别让他跑了。”清哑道。

????盼弟和巧儿也一齐跺脚,失悔万分。

????众人也都纷纷议论,也都后悔。

????沈寒冰也给张斐写了信,告诉他卫昭走脱了。

????张斐接到沈寒冰的信,如被雷击。怔了一会,忽然暴跳如雷地哇哇大叫,说要将卫昭拿了剥皮抽筋。同僚们听说缘故后,都以为他是懊悔错过立功受赏的机会,殊不知他是感到羞怒。

????他初生情愫的对象是个男子,怎不尴尬!

????他能饶了“欺骗”他感情的卫昭吗?

????当然不能!

????他亲自带一队人去追。

????再说卫昭,脱身后并没有除去女装。他想连方初和清哑对面都认不出他来,不如就以女子面目在外行走,可免除许多麻烦。

????然而,他还未逍遥两个时辰,就被禁军追杀。

????这一次,官兵不仅有他的画像,还有他身边黑衣随从的画像,且他离开京城不远就被追上,根本没机会再改装。

????官道上,一美艳女子钗斜发乱,纵马狂奔,后面一群骁勇的禁军疯狂追赶,领头的小将边策马边高声叫喊:“抓住卫昭重重有赏,活得二十万!死的十万!”

????禁军都疯狂了,上阵杀敌都没这么英勇过。

????卫昭明显觉得马儿跑不动了,感到穷途末路的绝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