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704章 暗助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以前坊子里的小姐妹们私下议论郭家大爷时,都说他那笑就像刻在脸上的,抹不掉,不笑的时候也像在笑;有那被他罚过的人气不平,背地里叫他“笑面虎”。

????可是今天,冬儿却看着这张笑脸格外亲切。

????她在郭家待了这几年,见惯了他的笑:对着父母笑眯眯的,十分听话,十足的孝子;对着弟妹们笑眯眯的,袒护着他们,担当着大哥的责任;对着儿子笑眯眯的,特别耐心,很有慈父心肠;对坊子里的雇工笑眯眯的,没有他摆不平、说不开的事。

????印象最深的却是他对媳妇蔡氏,泼辣的蔡氏骂人粗俗无比,他却从未在人前对她摆过脸子。无论她脾气多火爆,闹得多凶,他始终包容她,并管教她,从未见他嫌弃她。每次蔡氏上火的时候被他拉走,再转身回来,便什么事都没了,也不知他使了什么手段。

????冬儿就像寒冷的人渴望温暖般,渴望那张笑脸。

????她心底不可遏制地生出一个念头:若是他再插手自己的事,若是他叫她跟他走,她豁出去就跟他走!

????郭大全已经发现冬儿了,笑容定住。

????她衣衫狼狈,白皙的颈项露出骇人的掐痕,一副被人强*暴的模样,就这么不顾形象地跑到这江堤上来,可见她仓皇绝望到什么地步。

????他的心狠狠抽了一下。

????他没有愤怒,微笑着迎上来,“冬儿,你怎么在这?”目光竭力不朝她身上看,不去注意她的狼狈。免她难堪。

????冬儿垂眸不答,也无需回答。

????仇管事见状,示意那二人跟自己先走一步。

????三人便往前去了。

????郭大全走到冬儿面前,轻声问: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????冬儿低声道:“有批新样子,蔡三奶奶让我过来教她们。”

????郭大全又问:“刘虎也来了?”

????冬儿默默点头。

????郭大全也沉默了。

????两人静静对立,脚下江水滚滚东流,奔腾澎湃。

????过了一会。郭大全和和气气道:“冬儿。你虽是个女人家,但只要刚强,女人家也是能做大事的。我知道。你过得苦。可人这一辈子,哪能都顺风顺水的?你就看我小妹,那吃的苦,讲一本书都讲不完。她不都熬过来了!你聪明能干。不比我小妹差。我还记得你刚到郭家那会儿,那个劲头……呵呵呵!”

????他说不下去了。因为想起冬儿刚来郭家时的情形。

????那日,刘虎不放心媳妇在郭家,是他对刘虎说“你媳妇交给我,没事的。”可是现在有事了。这事还跟他有关。

????冬儿听了他的鼓励和安慰,眼中有了泪意。

????她是要刚强,郭姑娘也是普通女子。却做出那么大的事业;她就算比不上姑娘,也不能被一个刘虎给毁了。

????她倔强地抬头道:“我没事。我就是出来散散闷。”

????郭大全忙道:“我知道。这儿敞亮。散闷好。”一面若无其事地看着脚下滚滚的江水,道:“瞧这水,多有气势!它就一股子劲往下走,谁见过它往回流的?这人哪,也要往前看。往前看才有希望……”

????冬儿想,他真会说话。

????又说了几句,郭大全笑道:“这围埂上风大。冬儿,回去吧。”

????冬儿点点头,顺从地转身随他走了。

????郭大全暗自松了口气,提着的心才放下来。

????他便命仇一帮着找辆马车,并让随从送冬儿回去。

????他不亲自送她,是怕刘虎看见又横生事端的意思。

????马车上,冬儿向后看着那张笑脸,哽咽不止。

????郭大全等马车走远,才对仇一道:“走。”

????两人便往城南槐树巷走去。

????仇一见他面色发沉、脚步匆匆,再不复刚才的和气形象,想起他和冬儿之间说不清的纠葛,叹道:“这刘虎太混账,可惜了冬儿。”

????郭大全却停住脚步,盯着对面自语道:“还真是巧。”

????仇一听得奇怪,顺着他视线往街对面一看,原来是刘虎,正在一酒馆内,被伙计从里往外推,嘴里还嚷嚷“说老子不给银子?老子是那样人吗!今儿没带够,先记上,明天就还……”

????可伙计不听他的,依然把他往外推。

????刘虎好像喝多了,偏赖着不肯走。

????郭大全看了一会,低声吩咐了仇管事几句。

????仇管事便走去前面巷子口,找了个小叫花子,塞了一个荷包给他,叫他送去对面酒馆,说是那个醉汉的媳妇叫送的。

????小叫花子得了赏银,蹬蹬就跑过去了,将那荷包交给酒馆伙计,指刘虎说是他媳妇送的酒钱,多余的先存上,等他下次再来喝。

????伙计打开荷包一看,里面是一张一百两的银票。

????他大喜,迅速换上笑脸,将刘虎扶了进去,让进雅间,好酒好菜摆了一桌,任他吃喝,还说下次尽管来,天天来都没事。

????刘虎哪管究竟,让他喝,他便放怀吃喝起来。

????这边,仇管事见刘虎被弄进去了,才问郭大全:“大爷,垫一百两银子让他喝酒,是不是太纵着他了?”

????郭大全淡笑道:“不是纵他,是为冬儿。小妹最看重冬儿。”

????仇管事忧心道:“这一百两银子喝完了呢?他还不是跟从前一样。只怕还坏事,喝了酒回去打冬儿。”

????郭大全道:“等小妹回来,让她跟严姑娘说一声,给刘虎安排个体面的差事做。只要他能挣到银子,他就不会跟冬儿闹了。”

????仇管事忙劝阻道:“大爷还是别自找麻烦了。刘虎那个人能做什么体面差事?他要是个踏实干事的,在郭家干的好好的,也不能到这个地步。大爷和织女好心帮他,可他不知好歹。要是个知道好歹的,帮一把,让他媳妇省心些,织女也省心些。”

????郭大全反问道:“那你说怎么办?把他打死?”

????仇管事哑口无言。

????半响才道:“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啊!”

????郭大全道:“人家夫妻,本来也过得好好的,现在闹得这样,我们能帮就帮一把。总不能在里面挑事,那更闹大了。对冬儿没好处。不过你放心,郭家也不是开善堂的,不可能一直这么帮他。好不好的,就这样了,剩下的就看他自个了。自个不争气,有福没命享,可就怪不得别人了。”说完,转身就走。

????仇一满心疑惑,总觉得这不像郭大全为人行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