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707章 妻子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郭俭破涕为笑,搂着他脖子嚷道:“有窍门,有窍门!”

????郭大全抱着他站起来,哈哈笑道:“好喽!吃饭去!”

????郭俭乐得把两腿一圈,缠在他腰间,身子往上又纵又跳。

????郭大全觉得吃力抱不住,忙叫:“哎哟儿子!别蹦别蹦,爹都抱不动你了。爹要是把腰扭了,看你哭去。”

????郭俭方才老实了。

????郭勤见弟弟又哭又笑,鄙夷道:“没出息的娃!”

????郭大全回头笑骂道:“你皮痒了?小心老子抽你。你有本事出去欺负外人,在家欺负弟弟妹妹算什么本事?你还是当哥的呢。”

????郭勤忙一正身子,说“谁欺负他了!”

????蔡氏看着他们父子出门,想说什么又把话咽了回去。

????这晚,她佯装睡熟,却听见郭大全辗转一夜没睡。

????她也煎熬了一夜,至天明,心中暗暗做了决定。

????早饭后,蔡氏没去西坊上工,她直接去了县衙,把刘虎家给告了,说冬儿和郭家签了文书的,不许刘婆子带走冬儿。

????关县令升堂,传唤刘婆子、刘虎的哥哥和冬儿。

????关县令问不了三句,蔡氏就和刘婆子在公堂上吵了起来。

????蔡氏双手叉腰,声色俱厉地喝道:“冬儿可是和我郭家签了用工文书的,我小妹把她当徒弟一样教,现在教会了,你要她回家,这不是过河拆桥吗?都要像你这样,我郭家也别开坊子了。”

????刘婆子急道:“你……我……”

????蔡氏指着她鼻子道:“什么你呀我的,你不就是瞅着我郭家良善人家,好说话么?你就蹬鼻子上脸来闹。你当我郭家没人了!”

????刘婆子急速道:“我媳妇是寡*妇!”

????蔡氏照她脸呸了一下,道:“寡*妇怎么了?寡*妇就能欠债不还?”

????刘婆子侧身躲开。一面道:“她哪欠郭家钱了?”

????蔡氏道:“你想要她回去,你就得陪钱!”

????刘婆子哆嗦道:“这还有王法吗!”

????蔡氏道:“你狗屁不懂,你问县太爷。你跟我家签了用工契书,你要走,就得赔银子!不赔银子就是违法!哼,今儿老娘要是让你把你儿媳妇带走了,我郭家也没脸这霞照混了!!”

????刘婆子哭道:“我儿子都没了……”

????蔡氏再次打断她话。怒道:“老婆子。你儿子没了那是他自己找死!你能怪谁?你儿子把我郭家害得什么样了!我男人被你儿子诬告坐了好些日子大牢,我们家没记仇,还好心好意安排他们两口子在府城做事。你不知道报恩,还要把你儿媳弄走,你还是人吗?”

????自蔡氏开口以来,如疾风骤雨。关县令张大嘴愣愣地看着她,忘记了自己是父母官。不该由两人在公堂上混吵。

????忽然刘婆子放声大哭道:“织女也不能不让我儿媳守寡呀……”

????“织女”二字让关县令醒悟,急忙重拍惊堂木:“都住口!”

????刘婆子和蔡氏一齐收声。

????刘婆子虽然收声,却忍悲落泪,看上去甚是可怜。

????正如仇一所说。她对儿子的死挑不出可疑,但养了这么大活蹦乱跳又添了孙子的儿子没了,她白发人送黑发人。心中怎会没有怨怼。这怨怼理所当然的就落在了儿媳身上。

????她想,若不是冬儿死活要去郭家做工。日子纵然穷些,何至于有今天的下场!至于冬儿为她做新衣、买滋补品、她得意地在乡邻们面前扬眉吐气的情形,早被她忘光了,全被失去儿子的悲伤愤怒代替。更怨怪冬儿没有照顾好刘虎,所以刘虎才落到如此下场。

????再者,无风不起浪,刘虎从先一直怀疑冬儿和郭家大爷不清不白,她要不把冬儿带回去,冬儿一个守不住,儿子死了还要顶一顶绿帽子。

????因此两点,她无论如何也要带冬儿回家。

????她恼恨地看着蔡氏,心中为冬儿罪加一等,恨恨地想着,等把冬儿弄回了家,她再替儿子收拾这个不正经女人。

????最终,关县令还是没有判决,宣布退堂。

????不是不知道如何判,而是不敢判。

????因为这件事牵涉到郭织女的名望,简单的事也变复杂了。

????退堂后,他命人请来郭大全,将自己的顾虑说了。

????郭大全忙起身,谢他考虑周全,又微笑道:“县尊大人,这个冬儿我们是一定要留下的,就看用什么法子说通刘大娘。大人知道,我们家不是那仗势欺人的。冬儿在伊人坊,她现在是我小妹的人。这事还是缓缓,等我小妹从京城回来,看怎么办。”

????关县令笑道:“本官就是因为这个才未判决。大奶奶……”

????郭大全急忙道:“小人那口子性子急,从来说话都是不管不顾的,有什么说什么,要是冲撞了大人,还望大人原谅她妇道人家,见识浅,小人这里给大人赔罪了。”说完冲着关大人深深一揖。

????关县令忙挽住,笑说不妨事。

????郭大全从县衙出来后,严令蔡氏不可再妄动。

????就在这当口,清哑和方初船到霞照。

????郭大全和蔡氏、方则、伊人坊的掌柜、舒雅行的管事等都去码头迎接。清哑睡得迷迷糊糊的被叫醒下船,上了岸还没清醒。细腰等人要扶她上马车,方初忙阻止,说让她走几步,活动活动一会就好了。

????蔡氏迫不及待,噼里啪啦将冬儿的事告诉清哑。

????清哑脑子还未开始运转,听了也未往心里去。

????细腰和冬儿关系也不错,本还不满蔡氏啰嗦,听说冬儿受了这么大苦,便没冷眼对蔡氏,只道:“我们奶奶还没醒,舅奶奶等会再说。”

????蔡氏听得糊涂,没醒怎么走路的?

????等出了码头,清哑神智清明了。

????因众人扶她上马车回家,她忽想起蔡氏的话,忙转向她问:“嫂子说,冬儿怎么了?”刚才好像听说谁死了。

????蔡氏精神一振,就站在当街,把冬儿的事又重述一遍。

????清哑听得心一沉,问道:“冬儿现在哪?”

????蔡氏道:“住在伊人坊后面。”

????清哑对细腰细妹道:“去伊人坊!”

????细腰细妹一齐答应,扶她上车去伊人坊,一面使人告诉方初。

????方初那里也听郭大全简要说了冬儿的事。这事要清哑处置,清哑的事就是他的事,他不想清哑操心,便思索解决的法子。还没等他想出来呢,果然就来告诉他清哑要去伊人坊了。

????清哑去到冬儿家,见了冬儿。

????冬儿如同见了亲娘,跪下哭道:“姑娘救救我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