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712章 善后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方初举着酒杯,看着杯中清亮的液体,缓缓道:“我们家可不像你这样麻烦,规矩就是要纳妾开枝散叶。父亲的妾有两个是祖母给的,还有一个是从外抬进来的。本来,她们若能安分守己,我母亲也不理会。那一个从外抬进来的,居然仗着有些个才情,还生了个儿子,就妄想压过我母亲,整天惹事。她设了个一箭双雕的计,害得另一位姨娘滑了胎,却栽赃到我母亲头上。我盯了她好久了,把这事查清,把她揪了出来,将她母子都打发了出去。这件事上,我虽是儿子,父亲却不敢说半个字。我成亲时,那姨娘原想求父亲要过来,我说不许!”

????郭大全问:“那你那弟弟现在……”

????方初道:“在祖籍经管一处买卖。毕竟是父亲的儿子,不可能真不管了。父亲也会去看他们,只是不让他们回来。”

????郭大全听得出神,忘了喝酒吃菜。

????方初端起酒杯,示意他对饮,一面微笑道:“勤哥儿这样厉害,对郭家来说肯定是好事。只是你往后行事可要小心了。”

????郭大全举杯和他碰了下,道:“小心什么?我又没起歪心。”

????方初瞅着他微微一笑,没再多说,心里却想:为一个女人丢出五千两,他怕是连自己也不知道,其实他已经对冬儿动了心,不过和大嫂感情深厚,且为人厚道,不愿让大嫂伤心罢了。

????又喝了一杯,方初问道:“大哥怎会想出这样主意?倘或那刘虎捡了银子隐匿不拿出来,却依然如故,大哥不是白丢了?”

????郭大全道:“这你就不懂了。”

????方初笑道:“愿闻其详。”

????郭大全道:“你是世家子弟,几千两银子当然不放在眼里。你不会明白一个乡下穷汉,忽然得了五千两银子是个什么情形。”

????方初疑惑道:“什么情形?”

????郭大全冷笑道:“张狂!原先不敢干的事他也敢干了。原先不敢想的他也敢想了,他原本就疯的忘了本,这时更容易出错。”

????方初点头道:“我明白了。此暴发户是也。”

????郭大全道:“我以为他还会折腾一阵子,谁知转头就纳了那寡*妇做妾。人家打上门来。他还能有个好?”

????刘虎把性命折腾丢了,这实在出乎他的意料。

????方初本觉得他这事办得荒谬,此刻想来却有些心惊,感觉这一手居然有些像谢吟月的风格。

????他问道:“那五千两刘虎只买了宅子,还有呢?”

????郭大全道:“我也疑惑呢,剩下的银子都没影了。难道是被那寡*妇昧下了?这事又不能明说,想问也没处问去。”

????方初道:“还是别管了。省得又扯出事来。”

????酒足饭饱,两人各自散去。

????方初出来。黑风低声对他说了一句话。

????方初便转向小石桥去了。

????一位三十来岁的儒生正等着他。

????“方少爷。”

????“林先生。”

????“西北一切照方少爷吩咐,已经开始了。”

????“哦,但不知先生此来有何事?”

????“世子问:这点人手和织机,一年赚的钱还不够开销殿下训练的十个暗卫,要熬到猴年马月?”

????林先生公然说出“殿下”“暗卫”,方初听得一惊。

????面上,他只微露诧异,却未细问,表现恰到好处。

????“请先生转告世子和殿下,万不可操之过急。”

????“可是西北原本那些棉纺织作坊。背后都有朝堂势力支持,我们这还没开始经营呢,他们已经虎视眈眈。寻衅挑事了。”

????“正要如此。下一步这么办,我说,你且记下……”

????接下来,方初一一述说,林先生提笔记录。偶尔,他也停下来问方初。方初解答清楚后,他再详尽记在纸上。

????通篇对话,方初没写一个字,没给任何信物。

????※

????隔日。郭大全拿银子把窟窿填上了。

????郭勤看了帐问:“爹不说收棉花了吗?”

????郭大全恢复从容,在儿子面前挺直了腰杆。笑眯眯道:“那大户卖给别人了。他们没用了,就把银子还回来了。”

????说完转身就走。

????他心里想。老子又没干坏事,凭什么要受这小子的管?

????郭勤看着爹的背影满腹疑惑,只觉得这银子来得太快了些,也太整了些,若真像爹说的拿去收棉花了,那收回来的应该有棉花有银子,怎么可能不多不少恰好五千两,倒像从哪挪来的。

????郭大全若知道他所想,肯定又要骂“没事长这么聪明干什么!”

????这日,郭勤下学后带着郭俭去方家看清哑。

????清哑正和婆婆严氏、方纹在园子里逛,就见一媳妇带着他们小兄弟俩来了,很欢喜,忙问: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

????郭勤不答,先拉着弟弟对严氏行礼,道:“见过太太。”

????严氏笑道:“勤哥儿越发懂事了。”

????郭勤兄弟又见过方纹,才和清哑说话。

????清哑问:“奶奶来了?”

????她想会不会是吴氏来城里了,才让郭勤来接她。

????再一想又不像,郭勤还小,要来接也是郭大贵来。

????郭勤托住她手臂扶她走,笑道:“我们想姑姑,就来了。”

????说得严氏和方纹都笑了。

????严氏道:“那你俩陪你们姑姑好好说说话,晚上在这吃饭。”转头又嘱咐清哑:“别逛太久了,仔细腿酸。带你侄子们去那廊下坐坐吧。我去前面处理些事。纹儿你陪你嫂子,小心脚底下,别摔着了。”

????方纹忙答应一声。

????清哑也道:“娘你去忙。我没事。”

????她觉得怪不好意思的,怀个孕,婆婆捧的她跟个瓷人似的,从吃的到穿的,再到走路睡觉等事,无一不精心。

????严氏便带着丫鬟婆子们走了。

????清哑便和侄儿回自己院子,在书房外的小客厅坐了,方纹带丫鬟上茶摆果子点心,让出空间来给他们姑侄说体己话。

????郭勤坐在清哑对面,看着她肚子问:“姑姑,弟弟可听话?”

????清哑抚摸着腹部,微笑道:“听话。很乖。”

????郭俭疑惑道:“哥哥怎么知道是弟弟?要是妹妹呢?”

????郭勤拍了他一巴掌,道:“我说是弟弟就是弟弟!”

????这娃怎么这么没眼色呢?

????不知道世人都喜欢生儿子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