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722章 弹劾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方老太太拉着清哑手,问:“这边景致如何?”

????清哑道:“很好。碧水湖春天肯定很美。”

????方老太太眼睛一亮,道:“可不是!春夏的时候,碧水湖可美了,比霞照的田湖还要美,乘船出游是极为畅快的。丫头,你就留在这养胎,到时候就有的看了。”

????清哑不敢回应了,看向严氏。

????严氏笑道:“就怕她扰得老太太不安。”

????老太太冲她摆手,不让她再说此事。

????因问清哑道:“祖母人老了,也爱热闹。可我也和你们一样,不爱见外人,嫌拘礼。这两天你就在这陪陪我,可愿意?”

????清哑急忙道:“愿意。”

????又歉疚道:“对不起,祖母。我们不该出去的。”

????他们回来过年原本就是为了陪老人,结果却自己跑出去玩了,方老太太不但没责怪她,还说出这样的话,她觉得很羞愧。

????方老太太笑道:“你头回来,各处逛一逛也应该的。”

????众姐妹妯娌见老太太如此纵容清哑,心中震惊。

????老太太为何如此纵容清哑?

????因为她不同于其他孙媳妇,是御封的织女。

????方初也不同于其他孙子,已经自立门户了。

????他们不会时时在眼前,偶尔回来一趟那就像客一样。

????对这一切,严氏心里明镜似的。

????她也是没办法。清哑和方初不顾长辈出去玩了几日,她必须责罚,这个恶人必须她来当。哪怕是做做样子给人看也好,若不闻不问就是她管教不力了,也说明她未将老太太放在心上。

????她做了恶人,老太太自然乐得做好人。

????老太太三言两语、不动声色就收服了清哑,令她内疚主动道歉赔罪,说不定还要留下来养胎直到生产,而自己严厉训斥清哑。却惹得她不服气地顶嘴,两相对比。严氏深感姜还是老的辣。

????回去时,严氏对清哑又亲切无比了。

????因此,方初丝毫未发现异常,更不知清哑挨骂的事。

????此后数日。清哑每日都陪着方老太太,看戏听曲、斗牌行令、赏花玩雪……过的都是豪门内宅女眷的生活。老太太并不约束她,也不常命她出去见客,有那慕名而来想见她的,老太太反找借口帮她挡了,因此,清哑倒也过得十分畅意顺心。

????她忙碌惯了的人,这无所事事,整天吃喝玩乐的日子。过久了也觉得烦闷,加上想娘家亲人,终究感到有些不足。

????正月十五上元节后。方瀚海等人都离开了。

????方初赖到正月底,因一桩事才不得不回霞照。

????清哑则硬被方老太太给留下了。自成亲以来,这是她和方初头次分开,彼此都十分不惯,都思念对方。

????二月初,郭家派人来报喜:沈寒梅生了个儿子。郭守业取名为郭顺,清哑不得回去。便细细打点了一份厚礼,命细妹送回去。

????三月初,清哑终被方初接走。

????因为,她被朝廷御史弹劾了!

????那时,刘心已从外游历归来,就在乌油镇坐馆行医。方初早感到清哑在外住的不耐烦,此时有了依仗,趁机对严氏说要带清哑回老宅住,那里清静,适合养胎,有刘心在,再有准备好的稳婆,无需母亲亲自看着她。严氏拗不过他们,只得放清哑去了。

????大少爷和大少奶奶终于回来了!

????圆儿带着所有老宅管事和下人,聚集在正院迎接。

????马车直驶进院内,方初先下车,然后回身将清哑抱下来,小心放在地上。等站稳,清哑双手扶着肚子,望着一院子迎候的男女,微微一笑,脸上散发宁静安详的光辉。

????回家的感觉真好!

????看着英姿勃勃的大少爷和挺着大肚子的少奶奶,圆儿说不出的高兴,满脸喜气地迎上前,躬身道:“见过大少爷、大少奶奶!恭喜大少爷、大少奶奶!”

????众人齐声跟随,都祝贺方初和清哑。

????方初眼中隐含笑意,道:“这些日子,你们辛苦了。”

????扫一圈众人,吩咐圆儿道:“每人赏两月月银。”

????众人大喜,纷纷叩谢。

????方初叫起,令都散去,对清哑道:“进去吧。”

????左手半掌托着她后腰,右手扶着她胳膊,往东院去。

????赤心等女孩子都站在东院门口,等他们走近,再次蹲身见礼,叫“大少爷、大少奶奶”,清哑点头致意,示意大家起来。

????赤心见方初只顾小心扶清哑,根本没看众人,难过不已。

????以前,他从外回来第一个要召见的人就是她,询问诸事。

????今天,他根本就忘了她这个伺候了他十几年的大丫鬟。

????傍晚,休息充实的清哑和方初去后园里玩。

????这园子比霞照方家别苑的要小,和临湖州方家祖宅的花园更不能比,可两人觉得这里的一草一木都那么亲切,因为这是他们的小家!

????清哑站在桃树下,问方初:“他们为什么弹劾我?”

????还真是受宠若惊呢,她一个民女被人弹劾!

????方初忍不住笑道:“你才想起来?”

????看她一点不在意的样子。

????清哑道:“要真有事,你早急了。”

????方初笑道:“那也是。”

????一面牵着她往前面亭子里去,一边细细说给她听原委。

????原来,西北去年底新建了十几家棉纺织作坊,规模不大,经营方式却一扫当地恶劣习气:不但以优惠的工价雇佣女织工,对于那些家贫买不起织机、或由于家累无法出来做工的女子,还以各种形式租用织机和纱线给她们,让她们在家纺织,只要她们将织出来的毛巾和棉布交给作坊就行了。

????西北原来那些有背景的豪强作坊无恶不作,霸占耕地,垄断原料棉花的源头,逼迫良民卖身为奴,如何能跟这些新作坊比?

????百姓们便纷纷涌向这些新作坊。

????被断了财源,那些豪强当然怒了。

????可是,当他们依仗背后的势力要挤垮收拾这些新建的小作坊时,却发现根本动不了对方。不但动不了,反被对方抓住把柄,被官府查封关闭,然后被对方趁机收购兼并,白白壮大对方。

????那些豪强如何能咽下这口气!

????经过几次三番的较量和争斗,双方已明白:大家身后都有势力,现在就要拼这势力强弱,这争斗便由商场转到官场。

????事情越闹越大,从县到府,再到州,最后闹到了朝堂上。

????众官员互相攻讦,乱纷纷的不知谁是谁非。

????便有御史弹劾郭织女,指称那些新兴的作坊其实都是郭家和方家建的,其经营手段十分高明,和方初起家时用的一模一样,也只有郭家和方家才有这个商业手段和官场背景斗倒别的作坊。

????********

????本月还剩两天了亲爱的朋友们,还有月票的请奉献两张给清哑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