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726章 小别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将清哑让入内室坐了,冬儿便回道:“今年咱们拿不出什么特别的东西,就怕要让别人在织锦大会上夺了风采。”

????清哑道:“那就让别人夺去。”

????冬儿笑道:“少奶奶宽厚,我们不好意思。”

????清哑看着她认真道:“我们只是普通人,不是真的天上织女下凡,哪能年年有创新?你们只管按我吩咐的用心去钻研,别想太多。要是一心想出风头、争强好胜,是研究不出来好东西的。”

????再厉害的人,也有智慧穷尽或者走入瓶颈的时候,不可能一而再、再而三地推陈出新。再说锦缎毕竟是奢侈物,一般百姓穿不起,所以她不太想在这上面花费心力。就算今年创出新品,她也不会拿出来。但棉织品和混纺毛纺就不一样了,值得她研究一生。

????方初前日也劝她:这几年她风头太盛,需潜藏蓄势。

????所以,今日她不是来催冬儿,而是来打消她们争胜的念头。

????冬儿经她提点后,也醒悟过来,浑身一松。

????她道:“少奶奶的意思我明白了。咱们也不去和人争,只管埋头做事。要是人家以为织女才尽了、没能耐了,咱们再弄出一样东西亮出去,叫他们闭嘴。这样不慌不忙地研究,咱们还不累。”

????清哑微笑道:“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????冬儿道:“那七月咱们献什么?”

????清哑道:“我要坐月子。这事由你作主。”

????冬儿会心笑道:“是。织女生孩子去了,自然就没工夫研究织布。就是方少爷也不许,怕累着织女。今年我们落后了很正常。”

????清哑道:“随你怎么说。”

????外间。方初听了嘴角微翘。

????这个冬儿,一点就透。

????将这件大事安排妥当,清哑便一心一意等着孩子出世。

????方初对她是百般呵护怜爱,连每日吃食都要亲自过问,刘心也每日过来为清哑诊脉。

????端午节后一天早上,小夫妻赖床。

????清哑背靠在方初怀里,方初以手摸着她肚子。笑道:“又踢了一下。我发现这小子早上特别喜欢动,也学你练舞呢。”

????清哑闭着眼微笑道:“他饿了。”

????因为她饿了。

????方初一听。急忙就坐了起来。急急忙忙梳洗毕,什么事都不顾,先让人把清哑的早饭端上来。他陪她一块吃,为的是想让她感到温馨和幸福。

????正吃着。细妹回说,黑风求见。

????方初头也不回道:“让他等着。”

????依然耐心地陪清哑吃完,才去了正院。

????外书房,黑风一五一十将事情回了。

????方初沉下脸道:“不是说了,少奶奶要生了,我不出门吗?”

????黑风道:“我是这么告诉他的,可他说此事重大,必要和少爷当面商议请教,一两句话是说不清的。若不然。他就带人来乌油镇。我想少爷是不许人来这的,赶忙就拒绝了,又来回禀少爷。”

????方初道:“什么事这样急?等一个月就变天了?”

????黑风跨前一步。小声道:“还真是这样呢。听说……”

????方初听完蹙眉想了想,清哑要到六月初生,去一趟府城也来得及,顺便还能把前日压下来的舒雅行的一件事给处置了。

????他叹了口气,其实他并不仅仅担心清哑生产,而是要在她怀孕期间陪着她。无所谓来得及还是来不及,就是不愿出去而已。然而。人总有不得已的时候,往后这样的事恐怕还更多呢。

????他便道:“去请刘大夫来。叫张恒细腰也来。”

????……

????后园河埠头,方初揽着清哑不停嘱咐。

????清哑什么也没说,只不停点头。

????然她那漆黑纯净的眼中,却满是不舍。

????方初心拧紧了,若不是她大着肚子,就要带着她一块去;又若不是此事重要,他干脆不去,实在不想丢下她。

????他低头,含住那红唇,用力吸吮。

????清哑张开嘴,伸出****。

????方初热血上涌,情不自禁呢喃“雅儿”。

????圆儿细腰细妹黑风张恒一齐转脸。

????黑风等男子眼跳心跳嘴抽抽,暗自抱怨“少爷这也太考验人定力了”,忽然都觉得,是时候该娶个媳妇了。黑风张恒几个不自觉地看向美艳的细腰,那********的体态实在勾人;而圆儿则偷偷地瞄向细妹,觉得细妹子身姿咋就那么直呢……

????好容易方初放开清哑,沉声道:“四天,最多五天,等我回来!”

????清哑信赖地看着他,点点头。

????方初转身,毅然跳上船。

????黑风赶紧对船工低喝道:“开船!”

????再不走,他怕少爷改主意不走了。

????清哑望着站在船尾的方初,扬起手,微笑。

????方初却没有笑,深深地看着她。

????直到互相看不见了,清哑才转身,没话找话般对细腰道:“细腰,我来帮你画像吧。”一面朝园子里走去。

????细腰不动声色地打量她,半响才道:“好。”

????遂命小丫头去取清哑的画具来。

????※

????五桥村观音庙,林姑妈母女三个走出庙门,在庙前银杏树下盘桓了一会,才往渡口走去。

????母女三个精神都不错,神色也还好。

????等上船,林亦真对母亲道:“这里离表哥家不远,去那住一晚吧。”

????林姑妈不悦道:“你还嫌她带累你不够吗?你还要去接近她!”

????林亦真道:“娘,这不关表嫂的事!”

????林姑妈道:“怎么不关她的事?明明就是被她连累。”

????林亦真道:“别人作恶,表嫂能奈何?”

????林亦明道:“她就是个惹祸精,是‘灾星’!”

????林亦真瞪了妹妹一眼,“这是你该说的话吗?”

????林亦明嘀咕“难道不是?”一面心虚地避开目光。

????林姑妈也瞅了小女儿一眼,道:“女孩儿少说人闲话!这点你要向你姐姐学。别跟个三姑六婆似的,没一点教养!”

????说罢又对林亦真道:“我并非说她坏。她确实没做什么,但你能说这事不是由她引起的?不但这件事,这几年她惹出多少事?又有多少家、多少人因为她破家败亡、受挫折打击?若这世上真有‘命硬’‘灾星’之人,那她就是!可气的是,现在这个名声被你给背了,咱们还不能对外说明真相,还要替她瞒着。你一辈子都要背着这黑锅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