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734章 归来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清哑愤怒了,执着地盯着她。

????林姑妈清晰感到她的无声质询,仿佛在喝斥:“你好大的胆子!你怎么敢?我不会放过你的!”

????如果刚才林姑妈还只是疑惑,现在则可以肯定清哑察觉了。

????在清哑犀利的目光下,她如被施了定身法,心中只剩一个念头:清哑是怎么知道这事的?明明服药后一直昏迷,连句话也没说。

????她不能去问清哑,更不能让清哑康复后来找她算账。

????今夜,郭清哑必须要死!

????林姑妈已经没有退路了!

????这次,她便想收手也收不了了。

????二人这一番交流,你知我知,还有天知地知。

????林姑妈的表现也使清哑明白:这一碗药如果灌下去,别说师傅送的药,就是大罗金仙来也救不了她了。

????她便收回目光,看向细妹,一面运尽全身力气挣扎。

????细妹跟了清哑这些年,不说心灵相通,通常都能看明白自家主子目光示意,她感觉清哑不想吃药,她便犹豫了,不再强喂。

????刘心虽奇怪,却是做梦也猜不到清哑心中所想。

????而清哑这情形,不吃药这么拖着肯定是不行的。

????他便道:“师妹放心,我已调整了药方,这个最是补血养气的。”

????细妹更异想天开,以为清哑怕苦,她舀了一勺药,说“少奶奶,我先喝一口你看。”说着就往嘴边送。

????林姑妈微微色变。

????清哑瞥见她脸色,顿时目眦尽裂,猛然挣得抬起手,虽无力,却连药碗带勺子一齐碰翻了,力竭后又晕了过去。

????她本来绝聚不起力量的,是服用的药丸逐渐发挥了效力。

????细妹和细腰一齐变色并警惕。

????那几人也呆住。

????稳婆道:“哎哟打翻了。再盛一碗来。”

????细腰冷冷道:“不必了!”

????甭管为什么,清哑不想吃这药是确定无疑了,作为清哑贴身丫鬟,她们自然遵从清哑的命令,便是刘心命令她们也不会再听的。

????细妹盯着刘心道:“少奶奶不肯吃这药。”

????重重地强调“这”字。

????她想知道这是为什么?

????刘心何尝不惊!

????他见药汁全部泼在床上,渗到被单和下面垫褥中,便凑上去嗅闻。闻不出什么,又捡起地上摔碎的半边破碗,用手指蘸了点残余的药汁放进嘴里尝。

????众人一齐盯着他。

????半响,林姑妈严肃问:“怎样?”

????刘心不言,心中困惑,又去厨房查看查问。

????稳婆一看这个阵势,再也不敢说话。

????若再催清哑吃药,她岂不成了嫌疑!

????正在这时,外面不知谁喊了声“大少爷回来了。”

????众人大喜。

????林姑妈心中“咯噔”一下,急思对策。

????方初耽搁这些天,心急如焚,连夜往家赶。

????细腰的职责是贴身守护清哑,而张恒则带人严密守护在老宅周围,方初的船一进入方家警戒范围,就被护卫发现了,立即报了进去。

????张恒怕少爷着急,没敢提清哑难产的事。

????方初等到前院才听圆儿说少奶奶生了,他第一反应不是欢喜,而是恐慌,立即问出关键:“还没到日子,怎么提前了?”

????一面匆匆往东院奔去。

????圆儿跟着他小跑,见瞒不过去,这才说缘故,“是两个婆子多嘴说少爷被人扣押了,惊了少奶奶,才提前发作。现在已经没事了……”

????方初才听了前面两句,便再不能镇定,丢下一句“给我好好审问那两个婆娘!”便疯一般冲进东院。

????赤心等人见了他,此起彼伏地叫“大少爷”“表哥”“姑父”。

????方初见都下半夜了,院内还聚集这么多人,更觉不妙,也不答应,直闯进正屋,迎面看见林姑妈,颤声问:“姑妈,清哑怎样了?”

????林姑妈哀伤道:“不太好。你快去瞧瞧她吧。”

????方初一头冲进了西次间。

????林姑妈目无表情地看着月洞门。

????她原想说男子不能进产房的,料想也拦不住方初,便索性叫他进去看,果然方初不顾一切地闯进去了。

????她默默巩固一番心理,深吸一口气,也进去了。

????方初冲进产房,急切叫唤“雅儿!雅儿!”

????细腰细妹一齐闪开,让他上前。

????他扑到床边,看着那个面色苍白、无声无息的女子,哪里还有一点自己离开时的鲜艳颜色,顿时肝胆欲裂,又惊惧颤抖,伸出的手停在半空,居然不敢去碰触她。

????他害怕,怕碰到冰冷僵硬的感触,而不是往日的温暖柔软。

????哆嗦着,他先将手指伸向清哑鼻端试探。

????细腰看不下去了,提醒道:“少奶奶晕过去了。”

????方初指尖也感到了一丝热气,心一松,便抱住清哑脖子,对着她喊道:“雅儿,我回来了!雅儿你醒醒,我回来了……”

????嘴里喊着,泪水不知不觉滑落,滴在清哑脸上。

????清哑毫无反应,方初心又提起来。

????他头也不回地吼道:“怎么不赶快救治?刘大夫呢?刘心呢?”他这时才想起,进来一直没看见刘心。

????清哑都这样了,刘心却不在,岂不怪哉?

????林姑妈忙接道:“刘大夫去厨房了。一初你别急,让她们细细说给你听。我这就去叫刘大夫来。”

????方初沉声问:“说,怎么回事?”

????细妹便回道:“少奶奶生了哥儿,大出血,刘大夫帮她扎了针,已经好多了。谁知一碗药下去,少奶奶又大出血,差点没了。我把明阳子先生给的药喂了一粒,才救醒她。刘大夫又换了药来,少奶奶不肯吃,还把药碗打翻了。刘大夫就去查药了。”

????方初眼神一冷,跟着周身气息都冷了下来。

????他轻声问:“这么说,血还没止住?”

????细妹道:“没有。”跟着又哽咽道:“这样下去,少奶奶血要流光了。再不止血,恐怕就……就不好了……”

????她终于忍不住,失声痛哭起来。

????方初吼道:“叫刘心来!”

????刘心匆匆走进来,“一初你回来了。”

????方初转脸,劈头就问:“可有发现?”

????刘心扫了在场众人一眼,道:“你出来,我与你细说。”

????方初嘶吼道:“先把清哑救醒再说!你不知道她一直在出血吗?还敢耽搁?这样下去,她会没命的!”

????刘心站住,解释道:“师妹不肯吃药。”

????方初哑然,清哑不肯吃药,救醒也没用。

????********

????没加更的时候朋友们请想想以前每天四五更的日子,可以望梅止渴;加更了也不能太高兴,要忆苦思甜。这意思,你们懂的滴……现在需要望梅止渴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