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745章 翁媳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,。 ()[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,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,全文字的没有广告。]

????吴氏惊异,忙问什么事,又问怎不告诉方初,又担心她安全。

????清哑道:“娘放心,我扮成男的。细腰细妹也去。”

????吴氏见闺女不愿细说,想她已经嫁人了,不好管太宽,只叮嘱她一定要多带人保护,其他的知趣不问。

????至琴心阁,清哑和细腰细妹收拾一番,悄悄从园子角门出去,连张恒也瞒着,怕他知道了行踪。

????到了外面,早有马车等着,小豆子三个小子都在。

????清哑几个便上了马车,细腰细妹在车内改扮成男儿装束。

????细腰亲自赶车,小豆子等三个小子则不远不近地跟着,暗中保护。

????马车到田湖东外围的树林内,在一幽僻的酒馆前停下,清哑带着帷帽走下来,小黑子等候在这里,带她们进入预定的雅间。

????清哑坐下后,掏出一个锦帕包裹的东西给小黑子。

????“把这个交给老爷,就说有人想见他。”

????小黑子接过来,出去了。

????这片树林内有几家酒馆,不够醉仙楼豪华,但幽静不显眼。凡是想安静,或者不想被人注意,来此比较合适。方瀚海今日请两位神秘客人,故选在此处。小豆子探听他行踪后,告诉清哑,清哑才来的。

????小黑子才靠近方瀚海的雅间,立即被方奎拦住。

????小黑子将那锦帕包裹的东西递给他,道:“把这个给方老爷。[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,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,全文字的没有广告。]有人想见他。”

????方奎接过去,疑惑地捏了捏,感觉好像一块木牌。

????他打量一番小黑子,道:“你且等着。”

????便走进去回复方瀚海。

????方瀚海接过锦帕打开,才看了一个角,神情便微怔。沉吟一会,对客人道:“二位稍候片刻,兄弟有点事,要出去一趟。”

????那两人忙让他请便。

????方瀚海出来,问小黑子:“谁要见我?”

????小黑子道:“郭织女。”

????不是大少奶奶,是郭织女!

????方奎听的一怔,忙垂眸,充耳不闻。

????方瀚海眼神一闪,问:“在哪?”

????小黑子道:“方老爷请随跟我来reads;。”

????说完当先走了。

????方瀚海便跟了上去。

????方奎也要跟上去,被他摆手制止。

????方奎心想,此事蹊跷,大少奶奶为何不明着回家见老爷?大少爷为何没有陪着大少奶奶?若是有人借此生事,他可不能大意了。

????因此,他坚持要跟。

????方瀚海无奈,只得让他跟着,等到另一间雅室门口,看见里面坐的清哑,便立即回身命令道:“你在外守候。不得靠近!”

????方奎也看见清哑了,忙就退了下去。

????同时心中腹诽,不知道的,还以为老爷和儿媳妇私*通呢。

????大少奶奶到底有什么事,弄得这样神秘?

????小黑子把人带到,也离开了,和小豆子几个在外玩耍并守护。

????清哑见了公公,站起来,伸手招呼道:“方老爷请坐!”

????若换一个人被儿媳这样对待,早放脸骂人了,或者惊讶愣怔,然方瀚海却波澜不惊,大马金刀地坐下,连眉头都没皱一下。

????清哑既然赶来这里堵住他,又用他送她的紫木令约见他,自然有要紧隐秘事要告诉他,有了这个心理准备,从公公变成“方老爷”,他就不奇怪了。隐隐的,他已经猜到是跟清哑疑心被害一事有关。

????他坐下后,清哑示意细腰和细妹也都出去。

????翁媳两个这才真正面对。

????方瀚海肃然道:“说吧,‘郭织女’找老夫什么事?”

????虽然严阵以待,他还是忍不住带了一丝揶揄。

????也许是“恨屋及乌”,清哑今日对公公的心机深沉特别反感,觉得林姑妈和他一样,兄妹二人是一样的,“老狐狸”三个字不期然浮现在心头,但她不想耽搁,因此直奔主题。

????她道:“你妹妹下毒害我。”

????饶是方瀚海做好了心理准备,不管儿媳说出什么匪夷所思的想法来,他都要尽到为父的责任,好好帮她分析,并开解她,然他万万没想到清哑居然指控林姑妈,顿时呛得咳嗽起来。

????谁让他没把清哑的话当回事呢,想着一边喝茶一边听,悠闲又从容,在适当的时候开口指点一下,才是长辈的风范。

????清哑静静地看着他,等他平静下来。

????方瀚海一边气她“语不惊人死不休”,一边努力止咳。

????好容易平静了,他也不摆姿态了,也不讲究从容淡定了,盯着清哑沉声问:“这事你告诉一初了吗?”

????清哑道:“告诉了。”

????方瀚海道:“那他查出来了吗?”

????清哑道:“没有reads;!”

????方瀚海道:“那你来找我做什么?”

????清哑道:“因为你是方家家主。”

????——所以要找你作主。

????方瀚海目光锐利、语气犀利:“正因为我是方家家主,才不能只听你一面之词。你说她害你,证据呢?”

????清哑不惧他气势压迫,毫不退缩地和他对视,道:“若有证据我还找你做什么!”

????方瀚海呵呵笑了,道:“你这是要我来查?你也不想想,一初可是无能之辈?他又是真心疼爱你的。若真有人害你,别说是姑妈,就是他亲爹,他也不会放过的。他都没能查出来,你找我有什么用?

????“这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!

????“丫头,爹知道你这次吃了苦,可女人生孩子就是这样。若不然,你母亲为何坚持要你在她身边养胎?还不是不放心你。

????“如今生也生了,再大的艰难也过去了。你就别疑神疑鬼了。

????“今日这话,出了门爹就当全忘了。

????“你也休要再提此事!”

????清哑不依不饶:“一初是晚辈,你不同。”

????——他是方家家主,还是林姑妈的哥哥,是她的公公,有些手段方初不能用、不便用,但他可以用。

????方瀚海摇头道:“没有证据,我无法信你。”

????方初怎么查的他不知道,但他当日在老宅就把在东院伺候的人都查问了遍,事后又询问了刘心,证实清哑产子后便大出血,一碗药未能止住,这并不奇怪。再查,也是这个结果。

????清哑站起来,问:“你要证据?”

????方瀚海坚决道:“对!”

????清哑道:“你确定?”

????简单三个字,带着威胁和质疑。

????方瀚海没来由地警惕,想了一想,还是回道:“对!”[未完待续。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