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749章 交代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林姑妈道:“下毒?我没下毒。我没有毒药。”

????方瀚海困惑了,以至于忘了追问。

????好在林姑妈自己继续回忆:“我闻见产房里淡淡的人参味儿,那丫头为了提神,含了几次参片了。刘心准备做剖腹手术,从头到脚一身白,就跟戴孝一样,连嘴上都戴了口罩。我当时就有了主意。我一直没用晚饭,她们叫我吃饭,我说吃不下,我让小曦帮我熬些老参汤,熬得浓浓的……”

????方瀚海急忙问:“参汤做什么用?”

????谁不知参汤大补提神,但他还是问了。

????因为他知道,林姑妈熬的参汤肯定不是做这个用。

????果然,林姑妈道:“人参大补,可对于刚生产的妇人来说,不能服用,容易引发大出血。清哑本就大出血,这参汤对于她来说就是致命毒药……”

????方瀚海咬牙:“那么多人看着,你如何把参汤掺入药的?”

????林姑妈道:“小曦会些武功,身手灵活,把参汤用巴掌大的紫砂小茶壶装了,手握着藏在袖内,厨房人多,说话要东西,引得她们转身眨眼的工夫就得手了。也不用多,只倒两口在药碗里就够了……

????“药是一气灌下去的。刘心戴着口罩,也没闻出来。细腰细妹本就准备了参片在旁边,都闻惯了那味道,也不留意。

????“事后刘心检查药罐,当然查不出来。”

????林姑妈先微笑着说,似很有成就感,接着神色一变,烦躁道:“原本万无一失的事,结果明阳子给那丫头准备了不知什么药,致使功亏一篑。我问了细妹,细妹说只有一颗药,用了就没了。

????“我便准备再铤而走险。

????“谁知那丫头简直是妖孽,醒来居然发现是我对她下的手,死活不肯吃药。细妹以为她怕苦,要尝一口给她瞧。我怕细妹尝出人参味道来,心里着急。那丫头还以为我下了毒呢,拼死把药碗打翻了。

????“刘心和细腰细妹就都警惕起来。

????“好在药都渗入被中。刘心只尝了残余一点药汁。

????“这个我早有准备,因他忙了半宿也顾不上吃饭,我便让她们为他泡参茶。在那之前,刘心正好喝了一杯参茶,还是细妹端给他的呢。连稳婆也都喝了。他嘴里都带着人参味儿,怎么能尝得出来。就算有些疑惑,再去厨房查,药罐里的药依然没问题……”

????方瀚海问:“亦真知道这事吗?”

????他没有问林亦明,因为以林亦明的性子,若是知道内情肯定掩饰不住,会露出行迹。

????林姑妈道:“真儿不知道。”

????方瀚海再问:“你两次都没得手,后来又是如何下药的?我听说,一初回来了,清哑还是不肯吃药。”

????林姑妈道:“第一次很容易,第二次铤而走险。等一初回来了,我一点机会都没有了,他们把熬药的人单独隔开了。”

????方瀚海问:“那为什么清哑还是不肯吃药?”

????林姑妈道:“因为我吓她的。”

????方瀚海问:“你如何吓她?”

????林姑妈道:“我对她使眼色挑衅,做出狂妄嚣张的样子,表示一定要她死。她险死还生,自然生疑,吓得死活不肯吃药了。对一初说有人要害她。明明药没有任何问题,她这样闹,一初都被她弄糊涂了。

????“她倒也聪明,知道不吃药不行,就让一初把我们所有人都赶走,只留下刘心和细腰细妹伺候,她就放心了。

????“无论她怎样做,都在我的算计中。等二哥二嫂到了,见我们被赶肯定要问缘故,我便可以装无辜受委屈。人人便以为她受刺激疯了,二哥二嫂会指责她不讲道理。

????“郭家人肯定要闹,查来查去也没有毒,闹得人心惶惶。

????“我就是要激怒她,就是要她心中生疑,不知我使的什么手段,她便害怕、惊惧、不安,还伤心难过,因为无人相信她的话。

????“她产后大出血,亏损严重,如此不用人下药,她自个就把自个折腾死了。

????“可恨一初想通了这些,居然当机立断,带着她去了清园,隔绝所有人和事,连郭家人也不让见。”

????……

????外面,方奎忽然听见书房侧面传来轻微的“嘎吱”声,忙飞掠过去。一眼瞥见屋檐下一角红色飘扬,眼中厉色一闪,左脚一蹬廊柱,身体飞起,朝那团红影扑去。未到近前,手掌带风,拍向对方。

????对方感觉到了,也不还手,直接下坠。

????不,是从屋梁上掉下来了。

????方奎跟着下扑,未落地已看清是什么人,不由一愣,急忙收手,并扭身往旁侧移,唯恐伤了对方。

????等落地站稳,巧儿也从地上爬了起来。

????方奎皱眉,示意她到一旁说话。

????两人离开书房十几步,站定。

????小女娃睁着圆溜溜的眼睛,理直气壮道:“你不能打我。我是客!”

????方奎无语,有偷听主人说话的客人吗?

????巧儿似乎看出他心思,又道:“我听听方爷爷有没有骂我姑姑。要是他敢骂我姑姑,我回家告诉我爷爷。”

????方奎满头黑线,心想,你姑姑已经嫁入方家了,别说老爷骂几句,就是施家法,郭家也没权利再管。

????他板脸问: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????巧儿道:“刚挂好你就来了。”

????方奎信了,因为他不信有人能在他眼皮底下躲在房檐下偷听,巧儿肯定刚来,上房的时候弄出了动静,立即就被他发现了。

????他板脸道:“姑娘请回!偷听可不是体面的事。若传出去了,对姑娘名誉不好。人家会说郭家女儿没教养。”

????****裸地威胁,也是明晃晃的指责。

????巧儿立即道:“你不会说吧?大嘴婆娘才乱传话!”

????——你要说了你就是大嘴婆娘!

????说完淡定地瞥了他一眼,拍拍手,转身走了。

????方奎看着那小少女的轻巧身影,没来由地想起几年前,江竹斋失火那晚,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从后院墙根的下水洞里爬了出去,那身影与眼前的身影重合,他惊愕地张大嘴巴!

????巧儿转过一从冬青树,银锁从树丛中钻了出来。

????巧儿细声责道:“叫你看着人,人来了你怎么不学鸟叫?”

????银锁委屈道:“他太快了,我来不及叫。”

????巧儿道:“笨死了!”

????她觉得,她还得更努力练武,这功夫太差了。

????……

????书房内,方瀚海怔怔地看着妹妹。

????曾经,她的才智让他做这个哥哥也自豪。

????眼下,他却遍体生寒。

????他木然站起来,走向一旁的书柜,打开柜门,从最隐蔽的角落里取出一个瓷药瓶,拔开瓶塞,倒了一粒黄豆大小的黑色药丸在手心,再将瓷瓶放回去,回到桌旁。

????林姑妈还在喋喋不休地叙述,“……二哥二嫂被她气坏了……”

????方瀚海将药丸放进一杯子,又执壶倒了半杯水进去。

????放下茶壶,他端起杯子轻轻晃动,一面又看向林姑妈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