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752章 调*戏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严氏无奈道:“那是下面执事的人!为防止他们偷奸耍滑、责任不清,所以各人各司其职。我们是主子,总揽人事!内院里,老太太是享福的,不管事。除了老太太,这家里就你我婆媳最大。

????“若非一初自立门户,这家原该由你这个大少奶奶来掌管的。

????“如今你兄弟娶媳妇,你就是我的左膀右臂。

????“人客来往、大事小事,你都要比别人多两只眼睛,多一双耳朵。

????“凡有不周全的地方,你都可处置;不能处置的,就来回我。

????“那天我就告诉你了,要你跟我学习料理婚嫁丧仪大事。

????“所以,我才特地将一些事交代给你处置。

????“你自己当家了,日后免不了会遇见这类事,难道要请别人替你去料理?不说别的,就说我大孙子:洗三没办,满月酒也没办,这百日酒你再不能省了。到时候你得料理吧?”

????……

????半个时辰后,严氏才结束对清哑的教导

????清哑从正院出来,就带着细腰细妹往方则院里去了。

????细妹诧异地问:“太太不说忙吗,怎么说了这半天?”

????清哑想,再忙,训儿媳的工夫还是能腾出来的。

????她静静地走着,一面想心思。

????出嫁以来,因为方初的宠爱,因为不和公婆住一处——虽然住了一段日子,但那时她怀着孕,婆婆捧着她——她一直对身份的转变无感,没有做儿媳的自觉性。自方无适出生后,她体会到了这种转变,很强烈,很冲击,也开始学着做人家儿媳。

????现在她格外想亲娘、亲爹、亲哥哥、亲侄子,连嫂子她都想。

????她运气好,三个嫂子对她都不错,不像别家姑嫂不和。

????到了方则院内,嫁妆已经接收差不多了,她查看了新房各处安排,核实贵重古玩珠宝等嫁妆无误……

????半个时辰后,才从方则院内出来。

????主仆三个走在沿河而建的游廊内。

????细妹问:“少奶奶饿了吧,咱们去哪吃午饭?”

????清哑停下脚步,见前面就是方初原来的院子,现老太太住着,便道:“你去老太太那边,看有什么清淡的拿些来。”

????她打算就在这吃了,还能歇歇。

????她不想去任何一个院子,想独自清静一会。

????细妹答应着,匆匆去了。

????清哑便走入一间亭内,靠在栏杆上歇息。

????细腰觉出她有心事,便不去打扰,悄悄闪在亭子角落里坐着,任凭她伏在栏杆上看园内秋景。

????方制是方初的庶弟,比方则小一岁。

????这次方则成亲,秋姨娘求了方瀚海要来参加。

????到底是亲儿子,方瀚海觉得不能将他们母子永远藏在身后不准见人,弄得好像养外室似的,当年的事惩罚也够了,而且方制也该说亲了,正好借着这机会露面,于是就准了。

????对方制的外貌,所有形容男子的词都用不上。

????一定要找一个合适的词语,只能用“美丽”二字。

????俊俏的少年,生了一双深情的桃花眼,看人时眼波流转,风情无限;笑起来如弯弯月牙,勾魂摄魄。至于挺直的鼻梁、厚薄适中的红唇等传自方家兄弟的特征,都被这双桃花眼给夺了风采。

????方制和姨娘虽被方初赶了出去,但方家最不缺的就是银子,方瀚海自然不会委屈他母子。秋姨娘对他娇生惯养,世家子的纨绔习气他学了七八成。至于成就,还不及方则一半,更不要说方初了。

????方制一眼看见亭内坐的女子,静静的,好像一幅画。

????他心便痒痒起来。

????他也不是没见识的,观这女子服饰并不华丽,身边也没有一群丫鬟媳妇婆子围随,便以为是方家拐了弯的穷亲戚。

????小家碧玉,他最喜欢了!

????他便向亭内走去,还在台阶下就被人拦住。

????看着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美人,他张大了嘴,觉得真神了。

????细腰冷冷地看着他,道:“里面有女眷。请别处去坐。”

????方制看看她,又看看清哑,确定清哑才是主子,遂对清哑笑道:“姑娘是哪家的?我转昏了头了,不知方向。”

????清哑转头,对他看了一看,便对细腰摆手。

????能进来的都是客,不知人家身份的情形下,贸然把人当登徒子可不好,还是问问清楚,看他那鼻子和嘴,挺像方初的。

????她便道:“你要去哪里?”

????因细腰让开了,方制便进来了。

????他笑道:“我要去老祖母那。”

????清哑更确定他是方家人了,朝前一指道:“前面就是。”

????方制没走,一屁股在清哑身边坐下,歪着头端详她,含笑问:“姑娘是哪家的?我没见过。”目不转睛地盯着清哑,桃花眼深情款款。

????清哑梳了个高髻,以前她做姑娘时,每到夏秋天热时也常梳这发髻,将长发全部挽起来,凉爽。她脖颈白皙修长,眉眼安静纯真,眉梢眼角并无已婚妇人的风情,看起来就像个少女。

????方制再想不到她是自己大嫂。

????清哑不喜他直勾勾的目光,对细腰道:“你带公子去老太太那。”

????其实是让细腰请他出去。

????细腰早忍无可忍了,上前道:“公子请——”

????再不起来本姑娘抽你!

????方制桃花眼一转,伸手摸向清哑脸颊,口内笑道:“姑娘怎这般害羞,连姓名也不肯透露?小爷觉得与你有缘……啊——”

????他捂着脸不可置信地回头,看向细腰。

????细腰刚甩了他一巴掌。

????清哑站起来,道:“好好教训他!”

????说完走出亭子,再没心情等饭来了。

????方家姑妈欺负她,公公偏袒妹妹,婆婆教训她,连个不知是谁的方家子弟都敢来调戏她,这方家儿媳还真是当的憋屈!

????婆婆不是说她是方家大少奶奶吗?

????今日她就拿出大少奶奶的威风来!

????等细腰离开,方制已经爬不起来了。

????细腰很细心,除了开始一掌打得他嘴角红肿外,后来都往他身上招呼,打得他鬼哭狼嚎又不至于残废,还看不见外伤。

????清哑还是去了老太太院里吃的饭,方无适在那呢。

????饭罢,她便在方老太太跟前说闲话、逗儿子,想赖一会再去忙正事。

????这时,方制被一个桃花眼的妇人拉着走来,不顾屋内人侧目,朝方老太太跪下道:“老太太,你可要为制儿做主啊!”

????方老太太定睛一瞅,惊异道:“制儿怎么了这是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