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754章 惩治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清哑算听出来了,这也是个一肚子心机的女人。

????她是不会费劲同这种女人斗嘴辩驳的,反正已经打完了,她便平静地端起茶盏喝茶。

????方老太太对上赶着找死的秋姨娘很无语。

????她也懒得出声了,不过一个姨娘而已,随儿子儿媳来处置吧;再者她也刻意放任事态发展,就是要看清哑的应对能力。

????一会工夫,方初、严氏、方瀚海都来了。

????方初最先到达,一眼看见方制脸上姹紫嫣红。

????方制见大哥来了,恨不能像乌龟似的长出一层外壳来,然后把头缩进乌龟壳里,可见方初平日积威有多深,对他的震慑有多大。

????方初沉稳如山,问清哑:“怎么回事?”

????清哑指着方制道:“他说我勾*引他。”

????方初和清哑的沟通是旁人无法理解的,他直接把她的话听成“他调*戏我”,因为他清楚清哑的脾性,也清楚这个庶弟的脾性。

????他浑身散发危险的气息,问:“这谁打的?”

????眼睛看向祖母,以为是老太太下的命令。

????清哑却道:“我叫细妹打的。”

????方初更加了然,若非方制调*戏清哑,清哑是不会叫人打他的,而且是当众打脸,当下道:“打得好!还不够!”

????秋姨娘见状不妙,急扑到他脚前叫“大少爷!”

????方初朝外厉声喝道:“张嫂!”

????一个身板健壮的妇人应声跑进来。

????方初指着方制命令道:“把这混账东西拉下去,打二十板子!”

????张嫂二话不说就上来拖人。

????方初住在这院时,张嫂就在这伺候,做些粗重活计。因为人实诚做事本分,方初也不嫌她低贱粗俗,进进出出的都会跟她打声招呼,还会交给她办些杂事,所以她对方初那是绝对忠心,即便他离家、不在这院里住了,她一样惟命是从。

????秋姨娘尖叫道:“大少爷,你不能打他!”

????方初森然道:“你看我能不能打他!”

????方制被张嫂拖着走,转头哭道:“大哥,我知道错了!大哥,饶了我吧,弟弟知道错了……哎哟……祖母……爹……”

????一路叫着喊着,被拖到院子中间。

????秋姨娘停止叫喊,肃然对方初道:“不管你弟弟犯了什么错,自有老爷和太太管教。你已被方家出族,就算老爷又许你归宗了,你也自立门户。在这里,你没有权利打你弟弟!”

????方初早知道秋姨娘的厉害,可他会退缩吗?

????他十几岁的时候都能制住她,别说现在了。

????他强硬道:“只要我还站在方家,我就有权管教弟妹!”

????一面冲外面喝道:“再加十板!”

????秋姨娘气怔了。

????她不敢和方初硬对了,否则方初会一直加罚。

????方瀚海和严氏几乎同时到达。

????院中,方制已经在挨板子了,被打得哭爹叫哥哥。

????为何不是哭爹叫娘呢?

????因为叫姨娘不管用,叫哥哥才管用。

????方瀚海没有喝止,而是先进屋问缘由。

????到堂上,先见过老太太,然后坐下。

????晚辈和弟妇们一齐站了起来,清哑和方初也上前见过公婆。

????秋姨娘便跪下,含泪诉说原委,“老爷,快劝劝大少爷,绕过制儿吧。三十板子下去,他会没命的。那可是你儿子!”

????清哑不等方瀚海说话,便盯着秋姨娘道:“我还是他儿媳呢!小叔子调*戏嫂子,还倒打一耙,跑来跟老太太告状,说我勾*引他。我郭家的女儿就这么好欺辱吗?!”

????她静静地散发着凛然的气势。

????方初站在她身边,成为这气势坚实的后盾。

????他闭着嘴唇,一言不发地看着父亲。

????那目光犀利迫人,只要他老子今日敢偏袒自己的姨娘,让他媳妇受了委屈,他恐怕就要和他父子反目!

????众妯娌姐妹、姑妈婶娘等都被清哑给震住了。

????公婆和老祖母在上,她质问“郭家的女儿就这么好欺负吗”实在有些失了规矩,谁家媳妇也不敢这样厉害和大胆。

????她们还是头一次领教郭织女的气势,清哑在锦绣堂的风采她们没见过,也没见过她和谢吟月对峙时的模样,所以都很吃惊。

????方老太太和严氏都觉出清哑异常。

????若换上一般的婆婆,只怕即刻就要发作,但她们都不是那种只知施展淫威的女子,当下均不动声色,且看方瀚海如何处置。

????方瀚海比任何人都清楚清哑言外之意,心中戾气翻涌——

????先是妹妹,现在是儿子!

????一个个的,为什么都要去惹郭清哑?!

????不提林姑妈那件事,就说方制调*戏清哑,清哑身后可是有贞节牌坊的,这么一闹,对她的名节是极大伤害,更损害了方家的脸面,方初这样惩罚弟弟一点都不为过。

????他一拍椅子扶手,咬牙道:“这个孽子!”

????因对外怒喝道:“再加二十板!”

????他的话再次令众人震动。

????不是因为他惩罚方制,而是对清哑那质问的那句话,他居然没有一点反应,换以前,换一个人,他可没这么容易疏忽。

????方老太太和严氏见果然如此,更加确定自己的判断。

????秋姨娘呆呆地看着方瀚海,桃花眼里满是失望。

????曾经,她以为自己和儿子在他心中是有些分量的;可是到今天她才发现,在他心中,什么都比不过方初这个嫡长子重要。

????严氏也对秋姨娘深深失望,以至于厌烦。

????她出身世家,对三妻四妾早就习惯了,所以她虽然不喜秋姨娘等女人,却也没把她们当回事。她曾经尝试管教方制,努力做好嫡母。一是不想别人笑话老爷的儿子不成器,二是不想别人指责她苛待庶子。可是不管她要方制做什么,秋姨娘都觉得她是害方制。索性她便不管了。秋姨娘就把方制惯得成了这个样子。

????若是不相干的人也罢了,她才不会操心。

????可方制是老爷的儿子,所行所为老爷能不理吗?

????瞧,这娘俩一来就惹出大事了!

????方瀚海看着面前含泪的女子,也是满心失望。

????若秋姨娘是个蠢的,他也没这么失望。

????可秋儿明明就是个聪明的女子,却在方制的问题上死钻牛角尖,总觉得严氏要害方制,方初更是不容庶弟,日夜都防着他们母子。

????她也不想想,方家人哪个是简单的?!

????严氏若真狠心,秋姨娘能生下方制吗?

????即便生下来,能养大吗!

????方初真要狠心,方制还能这么活蹦乱跳的?

????也不用比别人,就说林姑妈,用一碗参汤就把郭清哑弄得半死不活逃去清园,连方初查了这么久也没找出证据来,可见她们手段。

????秋姨娘总说他偏心,也不瞧瞧:方制被她养得毫无建树,而方初和方则在严氏管教下又是什么样子!

????人瞎了眼不要紧,就怕瞎了心。

????瞎了心便什么都听不进去。

????秋姨娘觉得方制无作为,是因为方瀚海没给他机会,不是方制没能耐。

????方制被打了五十板子,奄奄一息地拖了上来。

????秋姨娘见了几乎不曾晕过去,哭都哭不出来了。

????方瀚海对严氏身边媳妇命令道:“将制少爷关进主院后厢房,请大夫来调治。养好伤后,禁足一年,静心读书。”

????管事媳妇答应一声,叫人拿家伙来抬方制。

????方瀚海又道:“将秋姨娘送回祖籍,在祠堂抄经。”

????秋姨娘愣住了,接着便尖叫:“不!老爷,你不能这样!”

????方瀚海不理她,对方老太太道:“请母亲安排。”

????他再不能任由秋姨娘教养方制,再这样下去,这个儿子要被养废了,所以,他要将他们母子隔开,将方制留在身边严加管教。

????方老太太见儿子下了决心,自然配合。

????因对蒋妈妈示意,让她去办理。

????蒋妈妈和另一个婆子便上前搀扶秋姨娘。

????秋姨娘撕心裂肺地叫着喊着,也没有换来方瀚海松口。

????她绝望地看着方瀚海,万没想到他这样无情。

????她无怨无悔地爱着这个男人,爱他的强大,爱他的深沉!

????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,他就是她的太阳!

????忽然间这太阳不肯照亮她了,她觉得浑身冰冷,寒彻入骨。

????她更恨的,是郭清哑,方家大少奶奶!

????她一边跌跌撞撞地走,一边强扭回头道:“郭织女,你果然是个灾星!她们说了我还不信,原来是真的。谁沾上你都没有好下场……”

????蒋妈妈听她说出这样的话来,吓得扯着她疾走,一面低声喝道:“姨娘疯了!说什么呢!老太太还在呢,姨娘就敢放肆?”

????其实她更想说的是“大少爷还在呢,真不要命了!”

????方初确实大怒,正要发作,有人抢先了。

????那时,蒋妈妈几人刚走到外间门口,迎面一个方家媳妇领着蔡氏和吴氏进来了,刚好听见了秋姨娘的话。

????蔡氏想都没想,劈头就给了秋姨娘一爪子,连头钗带头发一齐扯了下来,还在脸蛋上刮了一巴掌,刮出几条红痕,嘴里也没闲着,“死婆娘,你骂谁?你才是灾星!瞧你长得妖里妖气的,一看就是个妖精!没事就勾*引男人的破烂货……”

????吴氏则沉着脸问蒋妈妈:“这是谁?”

????蒋妈妈头皮发麻,道:“回亲家太太,这是我们老爷的秋姨娘。”

????点明秋姨娘身份,希望吴氏婆媳能给方瀚海一点面子。

????谁知那蔡氏听了更不得了,惊叫道:“什么!亲家老爷还有姨娘?我们从来就没听说过。肯定是在外头勾*搭上的,来路不正经。方家不是讲究的很吗,怎么让这种女人进门?方老爷也太好骗了……”

????吴氏更是两眼像刀子,把秋姨娘里外都扒开来。

????方初头次觉得,蔡氏其实并不粗俗,那叫性直!

????方瀚海:“……”

????他额上青筋乱跳,哪怕秋姨娘只是他的小妾,那也是他的女人,若在以前,谁要敢这样骂他的女人,他一定会扒了她的皮!

????可是,谁让秋姨娘先骂人家“灾星”呢。

????骂的还是他的儿媳妇——鼎鼎有名的郭织女!

????就算蔡氏吴氏不教训秋姨娘,方初也不会放过她。

????所以,这个脸面他算是白丢了。

????蒋妈妈收到老太太隐晦的目光,急忙下死力将秋姨娘拖走。

????严氏早站起来,清哑也过来,接住吴氏婆媳。

????大家寒暄着走进来,吴氏等先拜见方老太太。

????老太太笑呵呵地让座,叫献茶果,并主动解释道:“亲家太太,刚才那是二老爷的一个妾。养了个不成器的小子,给惯坏了,所以一直丢在祖籍,没带过来。你们所以没见过。今儿他二哥成亲,他一来就冲撞了他大嫂。刚才他大哥大嫂和父亲又是打嘴巴,又是打板子,很教训了他一顿。再命禁足一年,在家读书。连他姨娘都受了牵连被送回去抄经去了。倒叫亲家太太看了场笑话。”

????吴氏一听,冲撞了大嫂?

????那不就是清哑么。

????她心里就不痛快起来。

????她觉得闺女嫁到方家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。

????可是方老太太把话说得敞亮,且人家也处罚过了,她不好再揪住这事不放,便故作体贴道:“家家一本难念的经。你们这样世家大族,难免糟心事多些。倒是我们小户人家,没那些糟心事。”

????方老太太听了挑眉——谁敢说这农妇没见识?

????吴氏的话,心思简单的人听了不作二想。

????可是方家母子婆媳看着吴氏大有深意的目光,不敢不深想。

????他们智深如海,将吴氏的话随便延展,便意境无穷:世家大族看着体面,其实内里龌蹉事一堆;整日里瞧不起小户人家粗俗,自己家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抖露出来就够人笑话一辈子的了;老的小的都是表面光,还不如小户人家清清爽爽,等等,等等……

????于是一个个笑容便有些不自然。

????清哑对亲娘的话极为认同。

????方家太复杂,不如郭家有亲情、有温暖和爱,她爹好,她娘好,她哥哥嫂子们都好,她侄儿侄女也好,样样都比方家好……

????她坐在吴氏身边,和吴氏手握手,极贴心。

????这个才是真正的娘!

????方瀚海再坐不住,对吴氏招呼一声,起身就走。

????从来,他没觉得这个家主当得这么累过!

????********

????这锅盖要换了,折旧太厉害!咳,今天加更,这章二合一很肥。不求月票,努力降低存在感。妹子们只当我没来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