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755章 夫君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经此一事,方家女眷们对清哑的认识深刻一层:传说中一出道就面对庞大谢家压制的村姑,和御封的郭织女合二为一,再与眼前的方家大少奶奶重合,形象立体、个性鲜明。

????平辈的妯娌和姑娘们大多钦佩她。

????大姑太太、方大太太等长辈则很不喜,因为清哑言辞过分,当着这些人对公婆不恭敬,给晚辈们树立了一个不好的榜样。

????严氏心中也不快,却不是因为清哑的态度。

????她一直都知道清哑言语直接,性情却最是纯真的,所以她并不在意清哑的话,顶多事后教导她几句,这是做婆婆的责任。她在意的是清哑这个态度,方瀚海居然容忍了,连句斥责都没有,这很不正常!

????方老太太也觉得今日事情反常。

????过后,她借故哄方无适睡觉,将清哑留在内室。

????把人都打发了,她才认真地问清哑:“丫头,说,今儿怎么回事?”

????清哑望着老太太威严却不失慈和的面容,沉默了。

????说严氏训了她,她心情不好?

????那也不能质问“当郭家女儿是好欺负的”这话,严氏可是婆婆,若她是个不能训的媳妇,郭家非得被人戳脊梁骨不可。

????说方制调*戏她,她心情不好?

????嘴巴也打了,板子也打了,也够了。

????然后就是那件事……

????清哑看着老太太满头灰白的头发,关切的目光,莫名心一酸,低声道:“对不起祖母!我不该那样说。”

????不该她道歉的,可她还是对老人道歉了。

????方老太太笑道:“对不起什么。我问你原因呢。”

????清哑道:“我自生了无适,心情一直不好。”

????方老太太了然地叹了口气。

????她摩挲着清哑的手,轻声道:“你的事,祖母都听说了。内宅争斗,杀人不见血,谨慎些是没错,但你也不要太过紧张,自己吓自己。一初连个通房都没有,你紧张不是自己找受罪?趁着我要在这里住些日子,你也别急着走,我好好教教你防备那些手段。

????“还有制儿,他就是口花花,不是真无恶不作。

????“他要是真无恶不作,一初早把他整死了。

????“你别太把今天的事放心上,他还是个孩子呢。

????“你婆婆虽然严厉些,却最是直爽、心胸又坦荡的一个人,比一般世家大族的太太好相处,你顺着她点就好了。

????“记住,在人前千万不要顶撞公婆……”

????清哑听着老太太的教导和宽慰,红了眼睛。

????若是老太太知道林姑妈对她做的事,会怎样选择呢?是大义灭亲替她主持公道,还是替女儿掩饰而牺牲她?

????她不知道,感到有些悲悯。

????忽然又想起方瀚海说的两年之期,是不是为了老太太?

????如果是,那老人家只有两年时间了吗?

????……

????晚上,方初拥着清哑靠在床上,想就白天的事说些什么。

????想了半天,觉得怎么说都不愉快,不如不说。

????于是他抱着她躺下,轻声道:“再忍几天,咱们就回家。”

????清哑道:“嗯。”

????安心地窝在他胸前闭眼。

????朦胧之际,忽然道:“老太太说,就在这帮无适做百日。要我们多住几天,省得回去费事。趁着客人都在,叫明天就发帖子。”

????方初一听,来了精神。

????他撑起手肘,侧身对清哑道:“这样也好。就着二弟现成的礼单,把名字抄一遍就行了。我跟你说,能收不少礼呢。洗三、满月我们都没办,赶着百日一块办了,亲友们怎么也不会小气……”

????他一反织锦世家少主子的大气沉稳,细致地和娇妻算起人情往来账,好像他真在乎那礼金,要靠它过日子。

????那语气淡化了他身上的富贵强势,特别朴实。

????清哑迟疑道:“办这么大排场好吗?”

????这等于来参加方则婚宴的亲友,要再参加他们儿子的百日宴。

????方初道:“好!怎么不好!”

????又微笑道:“无适才三个月,已经不少家当了呢。父亲给了两个大庄子,老太太、大伯父、姑太太们、舅舅们……都有见面礼,再加上百日礼收一批,少说也有十几万。咱儿子有钱了……”

????清哑听了也高兴起来。

????帮儿子攒家当什么的,确是件令人振奋的事。

????方初忽然道:“太富贵,会不会把儿子养纨绔了?”

????他心里想主意,要把儿子早早扔出去历练。

????清哑坚定道:“不会!你都没有,无适也不会。”

????方初见她护短,失声笑起来,胸腔不住震动。

????清哑不满道:“我儿子肯定不会纨绔。”

????方初忙道:“是,郭织女的儿子怎会纨绔!”

????顿了下,又道:“雅儿,你今天很有气势!”

????清哑问:“你不怪我吗?”

????方初诧异道:“怪你什么?”跟着又冷哼一声,道:“若不是我弟弟,我定将他打得这辈子都不能下床!怎么会怪你。”

????清哑道:“我冲撞了长辈。”

????方初道:“那算什么冲撞长辈。你秉性安静,但也不能没脾气,否则不容易树立威势。‘静如处子,动如脱兔’,于人意想不到时突然爆发,方是郭织女的风格!是方家大少奶奶的气势!

????“而于何时借着何人树立威势,这中间大有乾坤。

????“你借着方家家主来立威,这机会选得绝妙。

????“若是直接冲撞父亲,则失了为媳者的恭顺,不可取。但你是和父亲的姨娘据理力争,她虽为庶母,身份却差一层;其次,方制又冲撞你在先,涉及女子最不容侵犯的名节,你有充分的理由爆发,表现自身的刚烈气节,还维护了郭家的脸面,更正了方家的门风,合情合理合法合规,连父亲也不能偏袒指责你……”

????他极擅分析和挖掘妻子的长处,说的头头是道。

????言语之间,更是极赞成她这强势的行为。

????哼,他的媳妇,当然是与众不同的!

????清哑有些激动,又有些心虚,她真有那么厉害吗?

????立威、机会选得好什么的,她其实真心没想过。

????她当时气得忍无可忍,那句“当郭家女儿是好欺负的”完全是脱口而出,名为质问秋姨娘,实则质问公公,并没想过要立威。

????她想解释,又无法解释,倘或方初问她为何对公公生气怎么回?

????她便接受了他的赞许,便伸手环抱他脖子,埋首在他颈间闷声叫“方初!”一面轻轻在在他喉结处亲吻、轻咬。

????方初感觉热血沸腾,着火了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