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767章 刻骨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小曦摇头哭道:“二姑娘你不懂,方家绝不会让这事闹上公堂的,一定会私下处置。初少爷又那样爱重郭织女,他绝不肯罢休,解决的法子只有一条:就是太太死!我不能走,我要去给太太顶罪。是我下的手,他们不会放过我的。要救太太还需老爷来。太太是嫁出门的闺女,方家没有权利私自处置她。你赶快派人传信给老爷吧……”

????说完,不等林亦明回应,她就转身跑了出去。

????林亦明吓呆了,哆嗦着追出去,还想问。

????这几息的工夫,就见小曦被一个青衣汉子给夹着,闪入假山后不见了。虽未照面,但从那汉子身上装束来看,应该是方瀚海身边的护卫。——这是要灭口?!

????林亦明心惊肉跳,差点喊出来。

????待反应过来,她死死咬紧嘴唇,一步步后退。

????她努力平复心情,回房写了个纸条,一路左躲右闪去鸽园,请人传信给父亲,看着鸽子飞上天空,她庆幸没被人拦阻。

????殊不知,方奎一直跟着她,眼看她传了信才离开。

????回去的路上,林亦真祈祷父亲接信后赶快来救母亲。

????便是母亲犯了法,也罪不至死。

????方家不能滥用私刑,不明不白地将她的母亲处死!

????她宁可将事情闹开,宁可母亲被流放,好歹活着,也不愿母亲就这样无声无息消失,果然这样,她绝不甘休!

????她才回到客院,就有婆子匆匆来报:姑太太疾病发作,在祠堂晕倒了,现已被送回老太太院中,正请大夫诊治。

????林亦明被巨大的恐慌笼罩,哭着赶往春晖堂。

????然她被阻挡在外厅,说大夫正在为林姑妈诊治,让她在外等候。她深知内情,哪里肯信,命丫头找大姐来。人回说表姑娘跑出去了,已经禀告了方家管事,正派人四处寻找呢。

????林亦明感觉天塌了,找不到一个可以依靠的人。

????紧要关头,她想起清哑。

????她一咬牙,便来寻清哑。

????方初回到住处,一面命人收拾东西,一面派人去叫清哑。

????清哑匆匆回来,见他脸色难看,忙问怎么了。

????方初抱住她,喃喃道:“对不起雅儿,是我没用……”

????一面将祠堂的事三言两语告诉了她。

????清哑震惊万分,问道:“勤儿怎么知道的?”

????不等他回答,又匆忙道:“公公查姑妈的事我知道,是我找他的。他答应我两年后给交代,还剩一年。他……”

????方初打断她话,愤怒道:“那是他的缓兵之计!这不,母亲和姑妈不就联手逼你答应亦真表妹进门吗。若得逞,你再说那话还有谁信,人家只会说你嫉妒生事……将来……”

????——将来你也会没命的!

????他的清哑那么单纯,怎么会是父亲的对手!

????父亲,那是老狐狸!

????加上祖母和姑妈,方家一家子的狐狸!

????清哑怔怔地看着他,是这样吗?

????她犹豫道:“不会吧?公公虽然心机深了些,但还算言而有信,他应该不会骗我……他这么大年纪了,骗我……”

????她觉得公公拖延处置林姑妈有可能,但不会害她。

????方初见她如此天真,又气又心疼。

????正在这时,吴氏带着郭勤巧儿来了,也说要马上走,还要带清哑走,吴氏一面流泪,一面低低地咒骂。

????清哑顾不得安慰她,先问郭勤巧儿怎么回事。

????原来,巧儿那日偷听了方瀚海审问林姑妈,见事后方瀚海只把林姑妈赶走了事,居然不为清哑报仇雪恨,气坏了。回去后,小女娃就和郭勤商议,要想法子揭露林姑妈的恶行,为姑姑出气。

????结果,林姑父调任溟州去了,此事便耽搁下来。

????今年初,林姑妈又随林姑父调任回江南,接着便传出高三少爷受清哑连累的流言,郭勤认定是林姑妈在背后捣鬼。

????这次明阳子来,方初向他请教,毫无结果。

????郭勤和巧儿却偷偷找了明阳子,将内情告之。

????明阳子大怒,郭勤趁机问他可能制出一种药物,像方瀚海那样,让林姑妈吃了乖乖说出自己干的害人事,将她当众揭露。

????明阳子傲然道:“当然能!用曼陀罗和大麻炮制……”

????其实方瀚海给林姑妈吃的药是玄武王密赠的,而玄武王那药正是出自明阳子之手。当下,明阳子便为郭勤制了这药。

????郭勤得药后,便和巧儿找严暮阳商议对策。

????前日,巧儿眼看林姑妈和大太太等人逼清哑接纳林亦真,新仇加旧恨,简直火上浇油。等郭勤严暮阳一到,三个孩子便策划在寿宴这日“三堂会审”,当众揭露林姑妈的恶行,要方家给郭家一个交代。

????他们拉拢了嫉恶如仇的方利,实施了这一切。

????清哑这才明白,又慌张又不安。

????她的初衷是不想闹开让方家出丑,方家可是她婆家;方初和方家闹翻,更不是她想看到的;把婆家逼到死角,更于她名声不利。

????然若方家人真联合起来算计她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

????但她总觉得不像,至少她可以肯定方老太太没有参与。

????她便对方初道:“祖母应该不知情。今天老人家过寿,知道姑妈这事,心里肯定难过。你不该那样说,太性急了。我们还是等等再走……”

????方初百感交集:她就这么把他放在心坎上,哪怕在她受他家人迫害的时候,还为他和他家族考虑,而不是只顾发泄自己的仇恨。

????什么是刻骨铭心的爱,这便是!

????他从未像此刻这样,对这个女子爱到骨子里,觉得他们已经血脉相连,不分彼此,她成了他心尖尖的一部分,一碰就疼。

????正在这时,林亦明来了。

????她满脸是泪,不管不顾地闯进来,“扑通”一声跪在清哑面前,哭道:“表嫂,是我们对不起你!可表嫂是个有福的,到底没事。还望表嫂大人大量,帮我娘说个情吧……”

????方初听了她哭诉,脸色十分难看。

????他伸手指向门外,怒喝道:“出去!”

????林亦明双手揪住清哑裙子下摆,哭道:“求求表嫂……”

????清哑皱眉,她忍了这一年多,都还没伸冤呢,林亦明倒来求她帮林姑妈说情,这叫什么事?

????若她不去说情,是不是她就无情了?

????方初怒道:“你凭什么来求你表嫂?她躺在床上不能动的时候,连拒绝喝药的力气都没有,那时你说的什么?”一面弯腰掰她手指。

????吴氏也骂道:“害人的来求没害死的,真是稀奇!”

????一面喊细妹师徒来,问怎么随便把人放进来了。

????********

????爱是占有,也是付出,从清哑为方初请赐牌坊开始,到为他隐忍仇恨,这份感情终至刻骨!为他们投出一票吧,如果你们的票夹还有票的话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