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769章 伤逝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老太太叹道:“好想再看你们演的戏。”

????原本说好,今晚还要再演一场的,她看不到了。

????她对蒋妈妈示意道:“把那些分了吧。”

????语气很随意,不像先前说话郑重有力,说完闭目,似疲倦了,又或者这件事在她心中根本不算什么,不过是随*代一下而已。

????蒋妈妈扭头走进床后,须臾捧了一堆账册出来,道:“老太太名下产业和财物都在这,均分给二房孙辈。另有珠宝藏物若干,每个孙女均得一份,外嫁女和儿媳也各得一份。”

????蒋妈妈将账册交给方瀚漫,由他来主持分派。

????方瀚漫接过账册看的时候,老太太又道:“叫无适来。”

????严氏忙出去,命婆子带方无适来。

????方无适在外间还笑咯咯的,一进入内间,发现这么多人皆肃然而立,神情悲痛,立即收了笑,小心翼翼地走向床前。

????清哑推他,低声道:“叫老太太。”

????方无适趴在床沿上,压逼着嗓子悄声叫道:“老塔塔(太太)!”

????老太太“嗳”了一声,笑开了脸,轻声道:“无适!”

????那声音,已经像耳语一般,很轻很轻了。

????方瀚海等人觉得不妙,都紧张地看着她。

????方无适欢喜道:“老塔塔(太太)睡告告(睡觉觉)呀!”

????老太太眯了下眼,道:“是,太太……累了。”

????说着把目光转向蒋妈妈。

????蒋妈妈捡起床边一个黑木匣子,道:“这是极北之地的一个庄子,老太太说给无适哥儿。”一面将匣子递给方无适。

????方无适抱在怀里,左看右看地研究。

????老太太又叫道:“清哑。”

????清哑忙道:“孙媳在。”

????老太太道:“蒋妈妈……跟了祖母几十年……你帮祖母照应她……养老……”这是让蒋妈妈往后跟着清哑。

????清哑道:“好的。”

????方老太太又叫:“漫儿,海儿……”

????方瀚漫兄弟一齐跪行上前。

????老太太目光在他们脸上滑过,说“人终有一死。娘也算……有福的了。我去……找你们……爹了……”

????目光渐渐暗淡,慢慢地合上了眼睛。

????方无适轻声对方瀚海道:“煮(祖)父,老塔塔(太太)睡鸟(了)。”

????方瀚海兄弟悲呼道:“母亲——”

????方初喊道:“祖母——”

????是他逼死了祖母吗?

????他眼前一阵发黑,身子晃了晃。

????清哑急忙抱住他腰,一面无声流泪。

????一年前还满腔恨意,眼下却只有悔恨。

????这复仇如此让人不能释怀,让人如此遗憾!

????她从未这样深刻地体会到一个家族代表的意义:身为家族子孙,一言一行都影响深远,牵连广泛,错综复杂间,任你如何算计、抵挡,结局也会往你想不到的方向扭转。

????林亦明和几个表姐妹站在外间等候,忽听里面传来嚎啕大哭声,不禁双腿一软,瘫坐在地,喃喃道:“外祖母!”

????——外祖母走了。

????外祖母这一走,没有人能救得了母亲了。

????便是父亲来也不成。

????因为,就是母亲气死外祖母的!

????她自出生以来,从未觉得人生如此晦暗过。

????八月十八,是方老太太的生辰,也是清哑和方初成亲的日子,现在又成了方老太太的忌日。

????春晖院,里里外外、上上下下大放悲声。

????……

????原本热闹的方家,忽然传出噩耗:林姑妈突发病亡,方老太太不堪打击,悲痛之下也跟着去了,寿宴鼓息乐止,喜事变丧事。

????更爆出一则消息:方瀚海因病退隐,方则继任方家家主。

????一时间,客人们议论纷纷。

????老太太临去前,夺了两个儿媳的管家权:从今后,方家二房在外经管买卖,其内宅人情来往打理由高云溪接手;祖籍这边的家务打理,由方初的大堂嫂接手,严氏和大太太也荣养了。

????方初和清哑于悲痛之中,被推出来总理老太太丧事。

????外面,方初带着方则兄弟主持,内院则由清哑高云溪两个主持,方瀚海和方瀚漫、严氏和大太太只在灵堂守灵,诸事不管。

????方初原本就是方家少主子,后来出族,再归宗,另立门户,自创出如今的家业,往日积威不减反增,方家孙辈兄弟无不听从他号令,大小管事仆妇无不听他指挥,主持起来毫不费力。

????他尚沉浸在悲痛自责中,且族中以前并不是没办过丧事的,因此并未刻意去筹划安排,只凭方大总管安排罢了。

????可是清哑不同,清哑没料理过这等大事。

????连高云溪也没干过,妯娌两个都是生手。

????不懂不要紧,清哑有自己的应对方法。

????她命方总管将所有丧事程序一一拟出来,所有活动安排需要人手和物资也都拟出来,她看了再作统一安排处置。

????这相当于制作一份丧事预算计划书。

????方瀚海父子在外经营买卖,祖籍这边是由方瀚漫夫妻操持。

????因此,方总管算是大房的人,他信服方初,不代表信服清哑,看在方初面上,他忙了半夜,草草拟了份东西交给清哑,算是交差。

????结果第二天到那一看,额头冷汗就下来了。

????清哑不止交代了他一个管事,还交代了老太太身边的蔡妈妈,还有刑二总管等几个人,每个人都连夜拟了一份计划出来。

????清哑自己也询问方初,方初觉得这是个让妻子学习家务的机会,因此强忍悲伤和疲累,亲自出面,找了经验丰富的、已经退养在家的老总管来帮她,他自己也在场坐镇,再加账房数人配合,连夜拟了一份详尽的丧葬计划出来。

????清哑就把这几份计划比较,并现场算出所费银两,选择最完整、最节省、最合理的计划,大家斟酌补充完善。

????最后,邢二总管的计划被选中。

????这刑二总管很有眼力,一则他对方初忠心敬服,连带对清哑交办的事也尽心尽力;二则他对清哑的行事风格有所耳闻,觉得这是个机会,因此他在拟这份计划时,不但思虑十分完善,连所有丧仪程序和人来客往的细节都列得清清楚楚,还考虑了成本。

????其他人都没有他这份巧思。

????方家豪富,又是老太太的丧事,大手大脚惯了的管事们怎会图省钱呢,只怕不够风光,不够奢侈,唯恐跌了方家的脸面,一个个都挥金如土,怎么方便怎么来,怎么好看怎么做。

????所以,邢二总管如愿以偿地脱颖而出。

????********

????这两章,有些伤感,虽是虚拟,也没理由求票,唯请你们别砸我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