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770章 辞官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方大总管犹如被打了个耳光。

????待要抗议,清哑又没有惩罚责怪人,而是汇总了大家的提议,之所以单提出邢二总管,是因为邢二总管的计划功夫做的足、囊括全面,且无遗漏和欠缺,他实在没有理由提出异议。

????清哑便根据计划现场分派任务:这几个人做什么,那几个人做什么;哪个兄弟监管这块,哪个姐妹监管那块……

????分派完毕,她请高云溪和大堂嫂坐镇花厅,处置媳妇们回事领东西,她自己则在里面招呼往来客人。

????她是这样告诉高云溪的:“弟妹比我说话爽快利索。”

????高云溪十分感激她给自己树立威信的机会,况且这计划都一条条拟好了,怎么分派怎么安排,用什么东西派什么人也都是定好的,她处理起来十分的省事省心。

????高家人也对清哑满意极了,赞不绝口。

????毕竟高云溪才是将来的家主夫人。

????头次合作,两妯娌能相处和睦,往后还有什么可愁的?

????有满意的,便会有不满意的。

????方大总管借机到灵前,向方瀚漫和方瀚海说起此事,言下之意清哑这样图省钱的方式是对老太太的不敬和不孝。

????方瀚海一针见血地问道:“可曾失了该有的体面?”

????方大总管想要挑错,可外面是方初主持,他不敢颠倒黑白。

????见他哑然,方瀚海冷冷道:“咱们家的规矩也要改一改了。”

????说了这句便不吱声了。

????方瀚漫喝道:“还不去呢。三少爷还能苛刻了自己祖母?”

????方大总管只得怏怏地下去了。

????严氏很担心清哑处置不好,借故出去走了几趟,看见各处执事人做事仅仅有条,客人往来都有人接待安置,心中吃惊又纳闷。

????大面上是这样,但还是有些意料不到的事。

????比如家中原本的家务,以及突发的事件。

????遇到难以决定的,她妯娌三个就一起商议,或参照以往旧例,或询问方初方则定下新的规章,都十分妥帖。

????林姑妈的灵堂也安置在春晖院,在右侧一小院内。

????林亦明木然跪在灵堂上,脑子里空白一片。

????也不完全是这样,她感到进进出出来来往往的人都盯着她、盯着母亲的棺木,低声窃窃私语,说林姑妈气死了老太太;还有人指点她,并议论她姐妹不检点……

????第三日清晨,林姑爷赶到了。

????他看着白漫漫灵堂内妻子的棺木,感受到扑在脚下抱着他双腿大哭的小女儿的悲痛,耳听得妻子身边婆子回禀说大小姐失踪的消息,心中一片寒冷,还有愤怒——妻子虽是方家女儿,可已经嫁给了他,方家人怎可不经过他就处决她?

????真乃是可忍孰不可忍!

????灵堂外传来脚步声,是他两个舅兄和方氏族老来了。

????他转身,一抖官袍,严正地迎向他们。

????同时,他冲身后一摆手,林亦明等人均悄悄退下。

????方瀚海等人进来,林姑爷颤声质问:“她是你们方家的女儿!便是按大靖刑律来判,她也罪不至死。你们怎忍心这样对她?”

????方瀚海面无表情地看着他,没出声。

????方瀚漫道:“你想要上公堂?郭家确有此意。”

????林姑爷哑然。

????这件事闹开,他的官声、两个女儿的名声都完了,他当然明白这点,他气的是方家居然如此偏向媳妇,就不给女儿留一线生机。

????他道:“郭织女并无大碍,就不能和郭家说情,从此将她禁足?何苦这样心狠手辣,一定要置她于死地。你们如何下得去手!”

????一族老怒喝道:“闭嘴!是老太太亲手送不孝女上路的。你便告上公堂我方家也不惧,看看官府是判孽女毒害人命、气死老母的杀人罪和不孝忤逆罪,还是判老太太杀女的罪。你舅兄若真心狠,一年前她就没了。你舅兄顾及兄妹之情,可孽女不思悔改,自寻死路。老太太伤心过度去了,老二引咎退位。我方家受此打击,全都因为你那妻女。你还敢在这里指责我们!”

????林姑爷听了,闭目长叹,流下两行热泪。

????方瀚海缓缓道:“方家女儿不争气,是方家对不起你。你放心,从此后,两个外甥女我们会照顾的。”

????林姑爷一凝,盯着二舅兄不语。

????这话虽是道歉,却也是提醒他:出嫁从夫,方家的女儿嫁给他,他便接手了管教之责。方家嫁出的是优秀的女儿。若他对妻女尽了教导管束的责任,林姑妈不会做出这等事。

????林姑妈有此下场,他做丈夫的有责任!

????二舅兄仿佛在质问他:你是怎么教导妻女的?

????半响,他涩声道:“你放心,我会告病辞官。”

????出了这样的事,方家绝不希望他飞黄腾达,以往在仕途上助他,今后怕要千方百计阻挠他,他十分心灰意冷,只能辞官罢了。

????方瀚海道:“你自己的事,你自己决定。”

????林姑爷又问:“亦真可有消息?”

????方瀚海道:“已经派了人出去寻找。”

????林姑爷道:“不用找了!随她去吧。”

????若非她眷恋表兄,妻子怎会生出害人念头,林姑爷读书人,觉得女儿不知羞耻,恼怒之下说了气话。

????方瀚海自不会以为他说的真话,没应声。

????林姑爷没脸在方家待下去,第二天便将林姑妈灵位移走。

????……

????这几天,方利在灵堂哭得废寝忘食,捶胸捶地喊“祖母”。哭累了,就歇下来。在众人都沉默的时候,他猛然又嚎起来。

????哭到后来,嗓子都哭哑了。

????郭勤和严暮阳老老实实跪在他身旁,陪着他哭。

????郭勤低着头,心中默念“我没错。我没错。”

????他姑姑都差点被人害死了,他跟方家讨公道,这有什么错???⑧☆⑧☆.$.

????可方老太太去世让他受不了,又觉得愧对方利,愧对方初;他还担心,方家人会因此迁怒清哑,从此不给清哑好脸色。

????小少年心里受折磨,看去比方利好不了多少。

????相比他们两个,严暮阳不是直接当事人,就想的开些,偷空低声劝郭勤:“这不是你的错,罪魁祸首是林姑太太。”

????又劝方利道:“老太太既教你做君子,不会怪你的。况且老太太自己都深明大义,让方老爷退去家主之位。可见她和你是一样想法。”

????方利听不进去,只一味地嚎哭。

????********

????对妹子们和小子们各种感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