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771章 巧儿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方大太太过来哄,也哄不歇他。

????大太太又是心疼又是生气,暗怪郭勤不该撺掇儿子出头,心中着实恼恨,只是老太太的警告记忆犹新,不敢发作;二则方家二房势头强劲,她不敢得罪方初和清哑,所以也不敢给郭勤摆脸子。

????后来,方瀚漫过来了。

????他抱着小儿子,低声在他耳边道:“你祖母特地叮嘱我,不要责怪你,说你很好,男儿就该有这份担当和勇气。还交代我,把你送去霞照,跟严暮阳他们一块上学,顺便跟你两个哥哥身边学习。”

????方利听了更加愧疚难过,把头埋在他爹胸前哭。

????实在是哭不出声音来了,所以只听见呜呜声。

????方瀚漫怕他哭伤了嗓子,命人送他回去歇息、请大夫来调治。

????又请郭勤和严暮阳相陪,两人都去了。

????严暮阳虽然不像郭勤和方利愧疚想不开,却比他二人更操心。他二人只管自己伤心内疚,别的一概不管;严暮阳不但要安慰劝解他们,还惦记巧儿。这次的事可有巧儿一份“功劳”呢。他生怕巧儿也内疚地想不开,以至于郁结于心,便嘱咐严暮雨照顾巧儿。

????他对妹妹道:“叫巧儿别太伤心了。记得吃东西。”

????严暮雨不知内情,听了哥哥的话很是诧异,心想是方家老祖宗去了,又不是吴氏去了,巧儿干嘛要这么伤心?

????严暮阳每天都叮嘱她,她不得不留心巧儿。

????这一留心果然发现巧儿不对,遂劝巧儿别太难过。

????她不能体会巧儿的心情,所以劝慰干巴巴的不在点子上。

????巧儿默默无语,郁郁寡欢,清哑等人忙的忙,悲伤的悲伤,内疚的内疚,无人留心她。

????这日,严暮阳亲自找机会来看巧儿。

????两人坐在客院假山上说话。

????他轻声对小女孩道:“巧儿妹妹,你没做错!”

????巧儿抬眼看向他,点头道:“是没错。”

????严暮阳愣住,这人,他还没开始劝呢!

????巧儿接着自语道:“要是再过一天就好了……”

????她后悔自己思虑不周,该等老太太寿辰后客人都走了再发难。又想如果不请方家族老,只请方家二房人是否更妥当些。翻来覆去地重新推演,恨不能让老太太重活过来,别破坏了这结局的完美性。

????她道:“暮阳哥哥,你不知道,那天她们许多人都逼姑姑,要她给姑父娶二房。我很生气很生气!我最气林姑太太,想着一定要她当着许多人出丑,叫她丢人现眼,哭都哭不出来。也让大太太她们后悔,叫她们知道是自己瞎了眼,看错了人。我就想,要多叫些人去,人越多越好……要是少叫几个就好了。人少些,老太太就不会气死了。”

????每想起大太太等人逼迫清哑的情形,她依然会怒火中烧。

????揭露了,林姑太太和老太太去了,她又满心遗憾和不足。

????严暮阳摸摸她的头,柔声道:“老太太不是因为人多气死的,是被林姑太太气死的。儿女不争气,做父母的最难过失望。”

????巧儿仰面问道:“是吗?”

????应该是的吧。

????她努力将自己代入这件事,想自己要是也干了这样坏事,那爹和娘恐怕是得气个半死;要是年纪大的话,就得真气死。

????她心情便轻松些了。

????严暮阳掏出一个荷包递给她,道:“这个你留着吃。”

????巧儿接过来问“什么?”

????严暮阳道:“点心。”

????巧儿道:“谢谢暮阳哥哥。”

????严暮阳心疼道:“别想这些了。晚上好好睡一觉。你都瘦了。”

????他觉得那圆圆的有些婴儿肥的小脸变得窄了,下巴尖了,人也沉默了,只剩下双眼还是滴溜溜地转,还是印象中的鬼精灵。

????巧儿小小声应道:“嗳。”

????低下头,不知不觉眼中有了湿意。

????严暮阳今日给她的感觉很不一样,目光像柔柔的春风,抚平她心中的不安和烦躁,令她平静安心,也想哭。其实她不知道,严暮阳待她还跟以前一样,是她自己今日有些脆弱。

????于是,毫无征兆的,她嘴里含着一口糕点,想要对严暮阳说话,忽然嘴一瘪就哭起来,大颗的泪珠不断往下滚,来势汹涌,以至于嘴里的糕点也含不住了,被喷了出来。

????原来她一直都很难过,不过倔强地忍着。

????她告诉自己,她没错,错的是林姑太太。

????仿佛承认自己错了,她就成了郭家的罪人、方家的仇人。

????严暮阳吓坏了,急忙道:“巧儿,巧儿别哭!哎呀,把这吐出来,别呛着了!乖,快吐出来!”

????他手忙脚乱地,不知如何把巧儿怎么办。

????因见巧儿哭得止不住,不知吐,他一着急,干脆把右手食指一勾,往她嘴里一抠,抠出一大团糕点渣甩落,然后用帕子帮她擦嘴。

????他一手扶她肩背,一手拿帕子在她脸上又是抹又是蘸,又哄道:“我知道不是你的错,都是我的错!是我撺掇你们做的!我大些,没考虑周全。这不怪你。巧儿妹妹,别哭了——”忽然想她这么憋着也不好,忙又改口道——“你想哭就痛快地哭吧,我不告诉人。”

????近两年,他身量就像青笋一样,窜得很快,已经蜕变成一个风度翩翩的俊雅少年;巧儿虽也窜高不少,但还是比他矮一大截。

????这时他弯腰低首,柔声细语地哄巧儿……

????“你干什么?”

????随着一声叱喝,有人粗暴地扯着他领子拽开。

????严暮阳转脸一看,原来是郭勤那个“黑炭头”来了。

????虽然郭勤不像以前那么黑了,他仍然叫他“黑炭头”,因为有时候这家伙实在讨人嫌,比如现在。

????严暮阳气得刚要说“你嚷什么”,就见郭勤急忙急火地问巧儿“怎么了怎么了?”不等巧儿回话,他霍然转身瞪着严暮阳,“你想死了,敢欺负我妹妹?那点鸡毛蒜皮的‘小事’,你还想记一辈子啊!你算不算个男子汉大丈夫,跟一个女娃计较,你好出息啊你?!”

????他发现严暮阳一直密切关注巧儿,因为他们“有仇”——裤子被扯了,这仇恨可不小——严暮阳时刻寻机会要报仇呢。

????严暮阳确实郁闷的想死,这人怎么不问青红皂白呢?

????********

????巧儿很苦恼呀妹纸们,求月票,求安慰,求开解,求鼓励……各种求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