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772章 怀孕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他张张嘴,想要辩解,可是黑炭头又转过身去了,对巧儿哄道:“别哭了巧儿。你告诉哥,这家伙怎么欺负你了,让哥收拾他!”

????一面说,一面也扯出帕子帮巧儿擦泪。

????巧儿见郭勤来了,想着他这两天也是焉头耷脑的,虽不说,她却知道哥哥心思,正是兄妹同病相怜,于是哭得更止不住了。

????严暮阳忽然没气性了,他拉拉郭勤袖子。

????郭勤不耐烦地甩手,依然低头哄巧儿。

????严暮阳再拉,郭勤再甩……

????第三次,他猛回头扬起拳头威胁道:“严暮阳,你给我听好了:怎么把她弄哭的,还怎么把她哄歇了。不然,信不信我揍你!”

????郭勤不怕巧儿跟他各种争斗,就怕巧儿哭。

????在他看来,妹妹眼泪的杀伤力比伶牙俐齿大多了。

????巧儿要是生龙活虎地跟他争斗,他得打起一万分精神应对;巧儿要是瘪嘴哭——他更得打起十万分精神应对,因为这时候,他才能找到当大哥的感觉,竭力表现大哥的担当和温柔。

????严暮阳咧咧嘴,忍了郭勤的无礼,低声道:“巧儿心里难受。”

????郭勤眨眨眼,想:难受?为什么要难受?

????看着严暮阳一个劲地冲自己挤眼,再看看巧儿哭得直哽,他似乎有些明白了。还以为这丫头没心没肺、无所谓呢,原来都是装出来的。现在装不下去了,就来了个“洪水滔天”。

????他便在巧儿身边坐下,搂着她肩膀,默然无语。

????严暮阳瞪他——你倒是劝啊!

????郭勤开始劝了,他道:“这都怪我。不怪妹妹。”

????严暮阳嫌他语气低沉,反更令巧儿颓丧,忙道:“对,对,也怪我!怪我们!巧儿妹妹你就告诉我们消息,做决定的是我和郭勤,你没责任。好像那军中斥候,只管探听消息。消息打探来了,如何作战却是主帅的安排。是我们两个没有考虑周全……”

????巧儿大哭了一通,心里轻松不少。

????听了严暮阳的话,她想想觉得很有道理。

????她便道:“是吗?好像——”打了个嗝,抽噎一声——“是哦。你们怎不考虑周全些呢?你们……天天念书,念了那么多书,怎么就没想个好主意呢?害得老太太都气走了。老太太人那么好,又和气,又威严,又讲道理,又心疼我姑姑,又对无适也好,又公平,又那么大年纪了,好可怜的……你们这回可学了个教训,将来可不能冒失了,凡事要想周全妥当,不然会出人命的……”

????她越说越顺溜,也不哽了,也不哭了。

????郭勤:“……”

????严暮阳:“……”

????巧儿说累了,看看天不早了,准备进屋。

????她本坐在山石上的,便往下溜。

????严暮阳和郭勤一左一右,殷勤地搀住她。

????巧儿借着他们搭手,下了山石,说“我回去了,你们再去陪方利表叔哭会吧。他一个人哭太可怜了。你们陪着,他哭得也有劲些。”

????严暮阳和郭勤道:“好,我们去哭。”

????……

????头七这晚,尚未守到子时,清哑忽然晕倒。

????和她跪一处的高云溪吓一跳,忙将她挪入内室,急命人去请大夫来瞧,大夫诊脉后,确认为怀孕了。

????这消息很快传遍内外,各人心思复杂。

????严氏苦涩地想:若是早诊出来,还会出这么多事吗?

????大太太也满心凄苦,原来人家身子一点问题没有,自己真是傻,被林姑妈使得团团转;又想清哑也可恶,身子没事也不说,还在清园躲着不出来,弄得好像有大毛病似的。

????方瀚海对方初道:“带你媳妇随我去灵堂。”

????他没说做什么,但方初很明白他的意思,应道:“是。”

????头七是阴魂返家的日子,为免死者牵挂,惊了亡魂,家人置办了各种祭品后,都要回避,所以方家众人都在厢房守夜。

????头七夜晚,家人还要缅怀死者,让亡魂安心离开。

????方初去到里间,见清哑躺在矮榻上,雪白的脸儿没有颜色,又欢喜又心疼又担心。想要叫她回房歇息,当着严氏等人又不敢说。怕说了反让清哑被人骂轻狂。这不比别的事,可以不做或者让人代做,亲长去世,连头七都不守,怎么也说不过去。

????他在榻边坐了,轻声问:“可好些了。”

????清哑微微点头道:“好多了。”

????方初俯下身去抱她,道:“今天是头七,祖母要回来的。我们去灵堂,告诉祖母你怀孕了,让祖母听了高兴,也保佑你。”

????心里却想:不求保佑,只求祖母让清哑回去歇着,别在这守着了。这都是做给人看的。孝顺也不在这上头,孝顺在心里头。

????清哑点头道:“好的。”

????严氏道:“这合适吗?别惊着了。”

????方初道:“我陪她去,父亲也去。”

????严氏听说,忙道:“那我也去。老太太听说清哑怀孕,肯定高兴,不会吓她的。”

????方初道:“正是这个话。”

????清哑道:“我不怕。”

????她也遗憾,若是早发现怀孕,老太太一高兴,会不会多活些日子呢?

????方初便扶了清哑,随方瀚海严氏来到灵堂上。

????寂静的夜晚,闪烁的灯火,白色的帐幔,黑色的棺木。

????父子婆媳在棺前跪了。

????方瀚海点燃一束香,三叩首后,望空喊道:“母亲,一初媳妇怀孕了,母亲听了可心安?母亲放心走好!”

????严氏也叩头道:“请母亲保佑清哑,保护方家!”

????方初也道:“请祖母放心,孙儿定会振兴方氏!”

????三人似相送、似召唤,声音里带着悲意,清哑听得忍不住滚滚泪下。泪眼朦胧中,她默默环视灵堂:棺上棺下,白幔前后,乃至于屋顶和墙角,想寻找老太太的魂魄,想再看老人一眼。

????遍寻不见,脑中浮现与老人接触点点滴滴:

????开始,最反对方初娶她的就是老太太,很无情。

????最后,最维护她的还是老太太,很公正很有情。

????老太太用自己的选择和决定告诉清哑:身在大家族,何时该有情,何时该无情;何时该隐忍,何时该强势。

????没有太多的说教,却令清哑明白很多道理。

????********

????清哑又怀孕了呢。猜猜这个小包子的名儿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