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773章 强娶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方初侧首,见清哑一脸泪,忙环住她,轻声道:“别哭。老太太会舍不得走的。要开开心心的,让祖母放心地走。”

????清哑仰面,忍泪对他轻轻点头。

????她哭,因为实在忍不住。

????虽然林姑妈是害了她,罪责难逃,但从另一角度来说,因为郭家这一闹,也导致老太太离世,方初、公婆和老太太都没有怪她,她很不安心,心里很是自责。

????方初一个劲地帮她擦泪,只是擦不尽。

????他急了,将她抱在怀里,按着她的后颈贴在胸前。

????方瀚海默默地看着他们相拥的身影,也许是有感于他们夫妻同心,忽然转头对严氏道:“我不该瞒着你。不该不信你。委屈你了。”

????严氏愕然,老爷这是对她道歉吗?

????她嘴唇蠕动了下,艰难道:“不怪你。”

????事涉亲妹妹,他隐瞒也在情理之中。

????……

????清哑怀孕,次日便不再管事,由高云溪主持内宅,方初大堂嫂和二堂嫂协助,方纹姐妹们也在旁襄助。

????自始至终,都是孙辈子女及媳妇出头料理一切。

????大太太对婆婆由衷羡慕并钦佩:便是死了,这余威也不减,同样是做婆婆,自己差她老人家太多了!

????※

????新皇登基,大肆清洗废太子和其他皇子的残余势力,朝中和各地方空出许多实缺,蔡铭崔嵋等一批年轻官员受到破格重用。

????崔嵋被委任为临湖州辖下的宁波知府。

????乘船赴任途中,救起一名落水女子。

????……

????江南地方官接连被查抄,抄出大批家财。

????在这风声鹤唳的时候,依然有那胆大的,将巨额财产分出一部分,隐匿收藏,为家人留下后路。

????漆黑的夜色下,荒郊田野,这里是景江一支流,水边停泊了一艘中等大小的船,船上只透出一点灯火,仿佛人都睡了。

????在上游也停泊了几只小船,船上人尚在商议事。

????一刻钟后,这几只小船无声漂下来。

????在距离大船半里地停下,几个黑影悄悄下水,划向大船……

????半个时辰后,黑夜中响起猫头鹰的叫声。

????那几只小船又启动,顺水漂下去。

????靠近大船后,那几个黑影从水中冒出来,从大船上将一只只箱子往小船上搬,来回搬了十几趟,才搬完。

????“走!”有人低喝。

????小船迅速离去,水面恢复平静。

????黎明前,这些人来到一庄子的大宅中,将箱子运入后院深挖埋藏,然后才到前面,堂上早摆了酒宴,大家围坐在桌前吃酒。

????有男有女,为首的霍然是鲍二爷,女子则是夏流萤。

????鲍二爷端起酒杯,沉声道:“你们既跟着我,推我做老大,我不叫你们失望。这一次的货,我得一半,你们三个人每人一成,剩下两成用来买船、招人手,扩建船队。”

????那三个汉子中有一个是张珍,另两个同是水上船夫。

????三人听了鲍二爷的话,都大喜,激动地发誓,今后以鲍二少马首是瞻,跟着他闯荡生活。

????鲍二爷和夏流萤对视一眼,微笑点头。

????大家举杯畅饮,共同欢乐。

????酒过数巡,一汉子担心道:“若那些人醒来报官怎么办?”

????鲍二爷道:“他们不敢。”

????又一汉子道:“老大就是心软,若依我的意思,把他们都杀了,一了百了……”

????“这是我的意思,”一直沉默的夏流萤忽然开口,语气很不善,“咱们不是杀人越货的强盗。这次出手,因为对方是贪官,被抄家后想把这些赃物家产隐匿转移,咱们夺了,发一笔横财。要是干上杀人的勾当,那不是找死吗!”

????那汉子不服气道:“夺了这些财物,就没人知道了?”

????夏流萤道:“他们本来就在躲避官府追查,丢了东西如何敢声张?只能捏着鼻子自认倒霉。若你把他们杀了,官府就会追查凶手。不是自寻死路是什么?即便侥幸,官府查不到咱们头上,但若人人都知道在江上丢了一百多万财物,那还不闹翻了天地去找寻!”

????她端坐在那,腰背挺直,气度俨然。

????几个汉子都不敢直视她容颜,只觉压力倍增。

????鲍二少一直低头饮酒,任夏流萤训斥他们。

????等她训完,他放下酒杯,掏出帕子擦擦嘴角。

????那动作,优雅不羁,眼神不屑,仿佛嫌弃他们太蠢,连解释都费劲,与他们共事,一不小心就会带累自己。

????可是等他开口,却完全又是一种口气。

????他道:“这事咱们不会再做。也没机会再做。往后我会带着你们做正经水上生意,让你们一家老小都过上好日子。”

????三人急忙道:“我们都听二爷的。”

????张珍看看夏流萤,又道:“也听夏姑娘的。”

????那两人忙道:“是,要听夏姑娘的。”

????……

????天亮,众人散去歇息。

????夏流萤在珍嫂女儿小荷搀扶下回房。

????这几人都是草莽汉子,为了在他们心中树立简断爽利威严的形象,她喝了几杯酒,头晕晕乎乎的,闭着眼,任凭小荷扶着自己走。

????因此,她便没发现,这不是通往她房间的路。

????进入一间屋,里面彩灯高悬,红帐轻挽;桌上红烛流泪,玉鼎飘香;百子千孙帐下,鸳鸯枕、麒麟被闪烁光华,正是一间新房。

????鲍二爷紧随其后进来,待小荷将夏流萤扶到床上躺好,挥手令她退下,亲自上前帮夏流萤脱鞋宽衣。

????小荷不敢抬头,掩上房门匆匆离去。

????夏流萤感觉一双大手在身上游走,又有浓烈的男性气息迫近身边,猛然睁开眼,对上鲍二爷那双冷冷的眼、刻薄的眼神。

????“你干什么?”夏流萤惊恐道。

????“帮你宽衣。”鲍二爷回道。

????“你,你大胆!”夏流萤厉声叱喝,一面掩住胸前衣襟。

????“今日我们成亲。”鲍二爷解释,更像命令。

????夏流萤傻了,目光四下一扫,才发现这不是自己屋子,竟是间贴着喜字的新房,才慌了,猛一脚蹬向鲍二爷,想跳下床逃跑。

????鲍二爷岂容她走?

????他只一扑,便扑倒夏流萤,压了上去。

????“呜呜”声不断,夹着哭骂,从新房传出。

????珍嫂听得心里不忍,远远躲开。

????********

????这个……你们说说,该不该恭贺鲍二少呢?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