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74章 反击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韩希夷则万分诧异:怎么严未央也知道方初被唾面的事?

????面对严未央的咄咄逼人,谢吟月一直很淡然。

????这时她端正身子,轻声却坚定地说道:“这件事谢家就做了!姑娘若是认为吟月无耻,不妨就这样认为好了。只是别在言语间责备方少爷和韩少爷。他们本不知情,就帮着说了几句话而已。姑娘这样大动肝火,为他人抱不平,不知道的,还以为严家有多和善呢,再想不到铁腕铁面严纪鹏的名声是如何闯出来的。若是严家遇见这样事,只怕手段比我谢家更强硬。”

????大家都是一类人,谁也别说谁!

????凡在商海中浸淫的人,有几个是善类?

????这一刻,她身上爆发出强势气息,凛然不可侵犯。

????谢吟月的话,方初深有同感。

????他对郭清哑确实有些内疚,所以容忍她。

????然当时情形下他却只能那么做。

????如果一定要他反省的话,就是悔不该太相信谢明义的话。

????可是,纵然他事先察知蛛丝马迹,也顶多是缄口不言而已。

????不对,他还是做不到缄口不言。他们到的时候,江明辉和谢吟风已经拜过堂了,江家二老也在场,劝谢明义夫妇改主意根本不可能,始终要和郭家面对。那时候,谢吟月能躲开吗?谢吟月躲不开,他又怎能袖手旁观、缄口不言呢?

????想来想去,哪怕事情从头再来,也一样是这个结果。

????要怪只能怪他们来的不是时候,若在抛绣球之前来,知道江明辉定了亲坚拒婚事,他一定会想法子阻止;若在今天来,事情已经过了,也可以不趟这趟浑水。

????只是这些话却不好对严未央说明。

????因为涉及谢吟风,他们不能深究。

????深究还不知会牵出什么丑闻,带累谢吟月。

????严未央向来和吟月有些不对付。告诉她她还不知怎么嘲笑讽刺吟月呢。

????可眼前这情形,不告诉她她也猜个八九不离十了。

????就听她冷笑道:“生意场上,我爹爹什么事都敢干。就是没干过这种坏人姻缘的刻毒事。”

????说完还不解恨,谢吟月越不想牵累方初和韩希夷。她偏要提,于是又转向方初道:“今儿你这样,就被人啐脸;他日要是为了她谢吟月,是不是要动手害人命?你记住了:这样事干多了,就不是啐脸那么简单了。要遭报应的表哥!”

????方初端起茶一气喝干,把茶杯重重往桌上一顿。

????韩希夷叹了口气,轻声对严未央道:“严姑娘,你就不要说了。这件事……唉,木已成舟,再说无益。大家心气不平,吃了东西也不好克化,不如我为大家吹奏一曲,静静心如何?”

????说完,不等答应就解了腰悬的洞箫。靠在窗边吹奏起来。

????悠扬的箫声飞出窗口,飞向湖面,在绿柳间穿行。

????严未央慢慢安静下来,眼中露出痴迷的神色。

????方初看着她,叹了口气,帮她斟了一杯酒。

????再看看谢吟月,正要帮她斟,她却轻轻摇手儿。

????于是,他就换了茶壶,帮她续了些清茶。

????谢吟月向他微微点头致谢。

????方初默默注视她。眼神很温柔,也很痛惜。

????锦绣在门口接了一碗银鱼蒸蛋进来,看了看谢吟月,摆在严未央面前。

????谢吟月对她点点头。露出赞赏之意,又亲自帮严未央舀了两勺在碗里,见她没在意,只顾听曲,嘴角露出个若有若无的笑意。

????许是被刚才的争论勾起思绪,韩希夷一曲吹罢。想起江明辉昨晚种种举动,对郭清哑的爱恋自不消说,对谢吟风到底有没有情意呢?

????只怕他自己也不清楚罢。

????因敲击窗台随口吟唱道:“花非花,雾非雾,夜半来,天明去。来如春梦几多时,去似朝云无觅处。”注

????雅间几人听了这词,都异常沉默。

????方初微不可查地扫了韩希夷一眼,目光有些深沉。

????韩希夷静静在窗前靠了会,才走回座位。

????他笑了笑,对其他三人举杯道:“来,饮了这杯。”

????于是三人都举杯,只谢吟月喝的是茶。

????严未央见了,皱了皱鼻子,却没再吭声。

????之后,他们一边吃,一边说话,说的都是和织锦大会有关的话题,再没提谢郭两家的恩怨和纠纷。如此边吃边聊,挨到未时末(下午三点),四人不约而同起身下楼,往田湖南街槐树巷而来。

????半途中,严未央打发墨玉离开,不知往哪里去了。

????到了地方一看,四人不禁发呆。

????只见郭家门前车簇簇、马嘶嘶,竟是水泼不进。

????来的除了竹器商人,还有就是锦商。

????竹器商人自然是奔着江竹斋的名气来的,这样好的赚钱行当,又有这么好的机会可以涉足,怎么不来?

????锦商则是为了那图稿。他们看出这图稿编制不凡,想要从中领略诀窍,从而能促进织锦织布技艺发展。

????一百两银子的入场费和五千两的起拍价都没能禁住他们的脚步,可见郭家上午的宣传做得工夫到家,也显示霞照富商云集的景象。

????看着蜂拥而至的人群,郭家上下紧张忙碌。

????郭大全站在院门口招呼,笑脸迎客。

????所有人凭借郭家开出的单据进门,由清哑亲自监看。

????郭守业、郭大有和吴氏婆媳则在院子里招呼接应。

????轮到方初一行时,韩希夷先上前,笑着把单据递给清哑。

????清哑像没看见他一样,接了单据略略一看,微微侧身做了请的动作,一句话也没有。

????韩希夷只得自说自话,对方初等笑道:“小弟先进了。”

????于是先迈步进了院,却在门口站住,回身看着外面。

????到严未央,把单据递给清哑,一面很感兴趣地盯着她看。

????清哑察觉,抬眼向她看去,见是一女孩子,微微点头致意。

????严未央就对她露出个大大的笑脸,主动道:“我叫严未央。”

????清哑愣了下,回道:“郭清哑。”

????严未央欢喜道:“郭姑娘好。”

????她热乎乎的样子,看得韩希夷发呆:这是……一见如故?

????正在这时,后面出事了。

????郭大全拦住谢吟月,笑道:“谢家人不能进。”

????口气不容置疑。

????严未央嗤一声笑了,有些幸灾乐祸。(未完待续。)

????PS:??注释:白居易的《花非花》,似花又不是花,似雾又不是雾,夜半时到来,天明时离去。来时仿佛短暂而美好的梦,离去时又像清晨的云彩无处寻觅。白居易的诗大多看上去通俗易懂,却意境深远。这首诗便是这样,语言浅显却包含许多意境,各种说法不一。主角非花非雾,也不是梦,始终没说明是什么,只看读诗之人如何理解。这里我权且当做咏“爱情”,感情美好却短暂易逝,不可捉摸,先暂做字面翻译,后文会详细解释借这首诗在本文寓意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