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783章 相遇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下山的时候,谢吟月心中如一团乱麻。

????雀灵这事就不说了,陶女也轻而易举地打发了?

????前世,陶女一心爱恋韩希夷,赖着不嫁人。谢吟月便暗示韩希夷,要把陶女嫁出去。韩希夷也没反对,只说陶女伺候他多年,人品又出色,不能委屈她,所以让陶女自己挑。陶女不舍得离开他,一挑几年,谁也看不中。谢吟月暗怒,又见韩希夷平日很疼爱纵容陶女,认定他想纳陶女做妾。韩希夷肯为了郭清哑处置侍女,换了她谢吟月却要纳妾,她格外不能容忍。她便设计陶女和一采买的管事私*通,逼陶女出嫁。陶女性烈,百口莫辩之下,当着韩希夷的面一头撞死了,以证清白。韩希夷痛怒交加,抱着陶女的尸身冷冷地看着她。那目光,到现在想起来还让她打寒噤。从那以后,他再未与她同房共寝过。

????眼下想来,难道韩希夷并不想纳陶女?

????那么,就是她做错了,她不该设计陶女,以至于陶女香消玉殒,才引得韩希夷与她离心离德?

????不对,他明明就是为了郭清哑,后来许多事都可以证明。

????……

????谢吟月头疼,不愿再想下去了。

????※

????方家丧事曲终人散,韩家婚事拉开大幕。

????韩希夷不顾族人和韩太太竭力反对,坚持与刚赦免的谢氏女议定了亲事,一时间成为继方初之后又一痴情种,令无数闺中少女向往。

????与此同时,宁波知府崔嵋也不顾世俗偏见和流言,迎娶了热孝中的镇江知府长女林亦真,同样被人津津乐道。

????林家,林亦真回到家,在母亲灵前哭倒。

????没有人劝她,林姑爷和林亦明任她痛哭。

????到晚间,林亦真哭得疲累了,才渐渐歇下来。那时,灵堂前只剩下她和妹妹两个,她才问妹妹,母亲是如何去的,可留下遗言。

????林亦明看着姐姐单薄的身子,瘦的尖尖的下巴,满腔的不忍,满眼都是泪,她沉默着,恨不得自己是哑巴。

????林亦真催道:“说呀!母亲如何去的?怎么外祖母也没了?”

????林亦明慢慢道:“娘她……忽然发病……姐姐知道,娘早就病狠了。外祖母年纪大了,受不住伤心,也跟着倒了……”

????林亦真呜咽道:“我真是不孝,没能在跟前……”

????林亦明轻声道:“这不怪姐姐……不怪姐姐……”

????她反复念叨,安定姐姐的心,也安定自己的心。

????林亦真并未在意她这话,又问:“那二舅舅怎么忽然退了呢?还有爹,也辞官。我问他,他也不说,脸色也不好……”

????林亦明将眼看向别处,低声道:“亲人去了,脸色怎么会好。二舅舅和爹的事,我也不清楚,想来和朝廷有关。”

????林亦真听了觉得有道理。

????姐妹两个跪在灵前,想起一句,说一句。

????林亦真忽然想起小曦,忙问去哪了。

????林亦明沉默一会,才道:“回乡去了。爹爹要辞官,不想留许多人在身边,就打发了一些。”

????林亦只觉自己流落在外一段日子,家中已物是人非。

????见她怔怔的,林亦明劝道:“姐姐不用伤心。母亲若知道姐姐有这样的好结果,必定是高兴的……想必……死也瞑目了……”

????说着,她捂住了嘴。

????为什么,姐姐没有早一点遇上崔嵋?

????早点遇上了,母亲就不会犯糊涂,就不会落得如此下场。

????林亦明失声痛哭起来。

????……

????方老太太下葬后,这日,方初和清哑、方则和高云溪一同离开临湖州,方初兄弟骑马,清哑和高云溪坐车。

????方无适也吵着要骑马,方初便将他放在身前。

????在码头,他们遇见送谢吟月的韩希夷。

????双方停下招呼。

????方初扫一眼韩希夷身后的马车,又转开目光。

????他低头对怀里的方无适道:“叫韩叔叔。”

????方无适冲韩希夷咧开嘴笑,叫道:“韩叔叔。”嘴里叫着人,目光却盯着韩希夷坐下的马看,小手指着道:“爹,白马。”

????方初骑的是一匹大黑马,他觉得不够韩希夷的好看。

????韩希夷笑道:“无适喜欢白马吗?”

????方初及时道:“等你长大了,爹送匹白马给你。”

????方无适欢呼道:“好。爹最好!”

????韩希夷对方初笑道:“无适长的很像你。”

????方初听了微笑,显然这话他很爱听,又看一眼韩希夷身后那辆马车,再看向韩希夷,却始终未说什么,也不能说什么。

????韩希夷与他相交多年,自然明白他心思,也不解释,只和无事人一样逗方无适说话,很是喜爱这孩子。

????他没有盯着清哑的马车瞧,视线却一直笼罩着它。

????他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见过清哑了,现在遇见了,却不敢开口招呼,一道帘子隔开他们,咫尺天涯。

????方初忽然不舒服起来,怎么觉得韩希夷一直看着清哑的马车呢?人明明在和方无适说笑,可是方初就觉得他一直留心清哑马车里的动静;而谢吟月的存在,不但不能令他避嫌疑,反而更证实了他对清哑的情义,证明他是为了清哑才娶的她。

????方初很怨怪韩希夷多事。

????即便谢吟月进了宫又怎样?

????他难道还怕她不成!

????反倒韩希夷娶了谢吟月有些麻烦。不过也不会很麻烦,若谢吟月恶性不改,他才不管她是什么韩大奶奶呢,他连亲姑妈都能狠下心处置,别说是朋友的妻子。

????他再次扫过谢吟月的马车,神情漠然。

????经历林姑妈一事后,他心肠冷硬许多,也发觉自己以前对谢吟月竟是那般宽容,以为将她彻底放下了,其实还是顾及了曾经的情义。现在,若谢吟月胆敢再伤害清哑,他绝对会让她生不如死!

????“告辞了。”

????他很突兀地冲韩希夷抱拳道。

????“告辞。”

????韩希夷笑容不改,也回了一礼。

????双方各自分开,往自家停泊的船走去。

????谢吟月听着外面童稚的声音,忍不住悄悄将车帘掀开一点点,看了出去。她应该看方初的,却没有看方初,视线落在他胸前。一见那个虎头虎脑的男孩,她眼前便浮现一个英气勃勃的少年,她心猛然一缩——韩、非、梦!

????韩家长子,韩家养子,韩非梦!

????谢吟月颤抖着手,放下车帘,深深吸气平息。

????********

????加更在五点,顺势求一求月票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