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785章 矛盾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清哑便看着蒋妈妈,等她说缘故。

????蒋妈妈委婉道:“这事须慎重。二姑娘是嫁给沈三爷做继室,若尚未进门就和前妻留下的孩子对上了,一次两次还好,次数多了,别人怎么看二姑娘?婉姐儿还那么小呢。这是一。二则婉姐儿断想不出这些捉弄人的手段,定有人在背后唆使她。”

????清哑心一动,想起在方家经历种种。

????沈家也是世家,其家业比方家更大,谁知婉儿背后有什么人,又是什么目的;沈寒冰又是个粗豪的性子,不可能关注这些小事,也不可能时时守护盼弟,盼弟若无一点手段,实难在沈家立足。

????这门亲……不大好呢。

????她很为盼弟将来担忧。

????可是定都定了,现在怎么办呢。

????她便问道:“妈妈,这事怎么办呢?”

????蒋妈妈同情地看了眼盼弟,叹道:“暂时只能忍受。二姑娘心善,日久见人心,盼望有一天能打动婉姐儿,知道谁对她好。再有就是弄清楚,是谁在背后唆使婉姐儿,才好应对。”

????这事要随机应变,她不在沈家,不好乱出主意。

????清哑只得斟酌言辞,劝慰盼弟,“婉儿还小,你别怪她。沈三哥是个直性子人,这样的人可靠。”

????盼弟道:“我不是气婉儿。我怎么会跟一个小娃儿生气呢。是我想错了,不该答应这门亲。要是小门小户的,我忍一忍,挨一挨,也能过下去;沈家,不成!清哑姐姐,我不是说着玩的。”

????清哑头疼了,道:“这不是小事!就真要退,也要弄清楚。你先别对人说,先回伊人坊去,我让谨姐儿带婉儿来,我看看她怎么样。”

????盼弟应下,暂不提这事。

????午饭时,方初和方则都回来了。

????席间,盼弟见方初对清哑温柔呵护,处处迁就,这情形她以前常见,当时并不觉得怎样,今日却格外触动心肠,想沈寒冰对她呼来喝去,处处不满,不及方初对清哑一分,越发心酸难受。

????再看方则对高云溪,也极有情义,问她上午都处置了哪些事,可有十分棘手的,管家奶奶们可服管教、奴才们听不听使唤、辛苦不辛苦等等,高云溪喜悦道:“还好。就有为难的,我会请教大嫂。”

????清哑道:“我还不如你呢。你可是大家闺秀。”

????众人听了都笑了。

????盼弟心中暗下决心:自己几斤几两,自己清楚,还是别妄想做沈三少奶奶了,退了亲,嫁个小户人家,和夫君和和美美地过!

????晌午饭后,她便告辞回湖州城去了。

????无人时,蒋妈妈又告诫清哑不可对沈寒冰提此事。

????她道:“沈家本就有闲言,说沈老爷和沈三爷原本相中的是大少奶奶,因大少奶奶和我们大少爷定了亲,才罢了。当日,大少奶奶在酒楼被书生们言语挤兑,是沈三少爷帮着解的围,又当众承诺娶郭二姑娘。眼下,若是大少奶奶插手这件事,沈三少爷再为此教训婉姐儿,别人听了更要说‘闲话’了。”

????这是说,沈寒冰暗恋清哑,才以妹代姐。

????蒋妈妈说的很委婉,当年沈家也确实求娶过清哑,这不是秘密,所以清哑只听表面,根本没想到其他烂七八糟的事。

????她也知后娘不好做,这事急不得。

????她便道:“妈妈说的,我记住了。”

????几天后,沈怀谨带小堂妹沈怀婉来方家玩。

????那日,外面飘着小雪,屋里燃起了熏笼,温暖如春。

????清哑坐在美人榻上,打量面前的小姑娘。

????四岁的沈怀婉生的很纤细,看着有些柔弱,跟着沈怀谨一起向她行礼,举止乖巧文静,与盼弟口中顽劣的小女孩大不相符。

????清哑不大会哄孩子的,况也知道婉儿叫什么,几岁了,这些客套话也不必问,便叫人摆点心果子来。

????因不知婉儿爱吃什么,怕递了她不爱吃的,回头她不想吃又不敢不吃,反拘束了,便招手让婉儿到身边,让她爱吃什么自己拿。

????她安静平和的目光最能给小孩子安全感,婉儿对这个“织女”起了濡慕之心,乖乖地挨着她坐了,安静地吃藕粉桂花糖糕。

????这时,方初抱着方无适回来了。

????还在老远,就听见方无适大叫大笑的声音。

????清哑含笑看向外间门口,等待他父子进来。

????方初进屋,放下方无适,帮他拍打头上身上的积雪。

????方无适大叫一声“娘!”颠颠地跑进里间,将风帽往脑后一掀,到清哑身边,迅速爬到榻上钻入清哑怀中。清哑忙楼住他,防止他向后跌倒,细妹过来帮无适解了斗篷。

????方初随后走进来,解下斗篷递给丫鬟,就朝清哑走过去。

????沈怀谨和巧儿忙起身,叫“姑父。”

????方初示意她们不必多礼,一面喝道:“无适,你身上还有雪,冷冰冰的怎么就往你娘怀里钻?小心碰着妹妹。还不下来呢!”

????一面就在清哑另一边坐下,伸手来抱儿子。

????方无适忙把身子往清哑怀里缩了缩,道:“不!”

????又低头看看清哑肚子,向侧面让了让,道:“不碰妹妹。”

????清哑对方初笑笑,道:“没事的。”

????方初道:“他没轻没重的,你别总是由着他。”又朝清哑面上端详了一会,关切道:“今天脸色还好。累不累?”

????清哑摇头,觉得他就像天气预报似的,每天早晚都要看她脸色预报一次,推测她的身体健康状况。

????她道:“还好。我也没做什么……”

????方无适在她怀里扭着小身子,嚷着要吃水果奶茶。

????她抱紧他,示意他别动,道:“娘叫人做了,等一会。”

????这东西一定要现做现吃才新鲜,婉儿来了她才吩咐去做的。

????方初见儿子扭麻花似的只是乱动,看得心惊胆战的,他可是知道这小子人虽小,那小胳膊腿蹬弹起来有多大劲儿,生怕伤了清哑,道:“还是让我来。你抱不动这小子,他可沉了。”

????方无适双手环住清哑脖子,赖着不肯下来。

????他觉得娘身上软软香香的,真好闻!

????方初便把脸一沉,重重叫“方无适!”

????方无适见爹撂脸子,害怕了,忙转过头去躲开,便看见了沈怀婉,并不认得是谁,新奇地叫“妹妹!”

????清哑纠正道:“这是姐姐。婉儿姐姐。”

????父子俩都十分盼望她这胎生女儿,引得方无适开口闭口都是“妹妹”,竟然把婉儿也当做妹妹了。

????巧儿和沈怀谨一齐都笑起来。

????方初趁机将儿子抢过来,按在怀里。

????婉儿奶娘忙牵着婉儿过来,给方初行礼。

????方无适便盯着婉儿看,坚持叫“妹妹”。

????巧儿逗表弟:“无适你这么想要妹妹?要是姑姑生个弟弟,你怎么办?塞回姑姑肚子里面去?”

????方无适两腿乱弹,大叫“妹妹妹妹妹妹妹妹……”

????清哑等人觉得耳朵都被他震聋了,都笑。

????方初稳稳地掐着儿子小腰,任他乱动也不松手,也不阻止他,一面笑看婉儿,问道:“这是沈三哥女儿?好秀气。”

????沈怀谨道:“是。这是婉儿妹妹。”

????清哑见婉儿叫了一声“方姑父”,便怯怯地望着生龙活虎喊她“妹妹”的方无适,也不敢辩驳,靠在奶娘身边,一只小手紧紧拽着奶娘的衣袖,眼中有羡慕、有自卑,不禁心中一动。

????这神情她很熟悉,立即感受到婉儿的心理:那是见别人有,而自己没有,不自觉流露的心怯和渴望,还怕被人嘲笑。

????她前世不会说话,看见别的小朋友又说又笑地玩闹,她就像婉儿这样,靠在妈妈身边,紧紧拽着妈妈的手;而婉儿对着被父母捧在手心的方无适,只能拽着奶娘的衣袖,自卑显露无疑。

????她便将婉儿拉到身边,揽在怀里。

????这时细妹带人捧了水果奶茶进来了,给各人都盛了一碗,一色的粉彩小瓷碗配银勺子,碗里五颜六色各种果肉丁混合****,煞是好看。

????方无适面对父亲,骑坐在父亲腿上,方初端着碗,和儿子你一口我一口,吃得很是香甜,看着也温馨。

????婉儿羡慕不已。

????沈寒冰很少抱她,喂她吃东西更不可能。

????方初看着比沈寒冰温和多了,清哑更是比盼弟温柔亲切,她委屈地想,为什么不让她自己选爹娘?

????奶娘示意婉儿到一旁,要伺候她吃。

????清哑伸手道:“给我吧。”

????奶娘便将碗勺递给清哑。

????清哑接过来,先叫细妹拿了一副方无适的小棉兜兜给婉儿围在胸口,然后将她靠在自己怀里,用小银勺舀了一勺果肉,送到她嘴边,也不说话,微笑示意她吃。

????婉儿有些羞涩地张口吃了,抿着嘴慢慢嚼。

????一时间大家都不出声,只闻勺子碰碗清脆“叮”声。

????一碗吃完,方无适叫:“还要!”

????方初便将碗递给丫头,示意再添。

????清哑问婉儿:“好吃吗?还要不要?”

????婉儿脸红了,轻轻点头。

????清哑便将碗递给细妹。

????等的工夫,她对婉儿道:“这水果多吃一碗不要紧。别的东西可不能吃多了,会难受的。”

????婉儿细声道:“是。”

????吃罢甜点,沈怀谨很有眼色地示意巧儿离开,让方初和清哑歇息说话,清哑把婉儿留下了,跟方无适一块玩。

????方初笑道:“你这样疼她,不如认作干女儿吧。”

????清哑道:“等盼弟嫁过去了,她是盼弟的女儿,不就跟我女儿一样。还用认吗。”又摩挲婉儿的脸,状似无意道:“只有做娘的,才会真心疼你。有好东西让你先吃、先玩,不好的东西宁愿自己吃,也不让你碰,生怕你吃坏肚子。旁人才不会管你。”

????几岁的孩子,她不知如何讲道理才能让婉儿明白,只能这么提点,盼望婉儿能明了盼弟的好处。

????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除了尽心,还要看盼弟的造化。

????婉儿睁着乌溜溜的眼睛看着清哑。

????她听不出清哑弦外之音,却心生一个“绝妙”念头。

????方初瞅着清哑,这唱的又是哪一出啊?

????清哑不惯使心机,但有反常,他立即便觉察。

????外面雪下大了,这间屋子的窗户装的是玻璃,透光很好,隔着六角窗棂,只见雪花沸沸扬扬赶趟似的落下,有种无声的热烈;窗前有棵红梅,已然开花,白雪红梅,凌寒耀目!

????屋内,地上铺了羊毛编织的大花纹地毯,方无适拉着婉儿“妹妹”坐在地毯上,向她展示自己的那些宝贝玩具,叽叽喳喳说不停。

????婉儿渐渐放开,话也多了起来。

????她想是被方无适闹糊涂了,听他坚持叫自己“妹妹”,她便不知不觉地叫他“哥哥”起来,看得方初和清哑忍俊不禁。

????清哑一时看着窗外,一时又转头看两个孩子,感觉岁月静好。

????方初拥着她,戏谑地问:“雅儿这么疼她,想聘做儿媳?”

????清哑瞅了他一眼,没出声。

????小孩子很敏感的,比如婉儿虽然在玩,但时不时偷偷瞄他们一眼,显然留心他们说话,特别是有关她的话题。

????清哑便不敢对方初说她捉弄盼弟的事。

????清哑不说,方初也不再问。

????他叫细妹来,命将窗户推开一丝缝隙,说:“屋里炭气重,闻多了不好,打开透透气。”细妹忙走去开窗。

????窗户打开,立即灌入一股寒流,夹着一股清香。

????清哑吸一口,赞道:“好香!”

????回头看看两孩子,迟疑道:“把他们冻了怎办?”

????方初懒懒道:“小孩子身上火力盛,冻不着。”

????屋里那么大一个青花大熏笼,怎么会冷呢。

????至于清哑,他搂着她,她搂着一个手炉。

????正温馨甜蜜的时候,外面传来高云溪的声音:“嫂子,我忙完了,来陪你。嫂子,我们待会去水亭那赏雪,那有几棵梅花……”

????声音一路进来,人也笑灿灿地进来了。

????高云溪一见方初歪在美人榻上,而清哑刚坐正身子,便知自己打扰大哥大嫂了,不好意思道:“大哥回来了。方则呢?”

????方初道:“他还在忙。”

????高云溪在榻旁凳子上坐下,抱怨道:“那大哥怎不帮他呢?也好让他早些回来。这么冷的天,又快吃饭了。”

????方初也坐正了身子,正色道:“我帮他做了,他还学什么?正要他自己做才行。想成材,没有捷径!”

????高云溪哑然,半响才道:“可是看着大哥大嫂这日子过的这么清闲,我们整天忙得团团转,还总出岔子,我这心里……嗐!早知道就不当这个家了。看着好大气派,吃力不讨好的……”

????方初见她撅着嘴,满口怨气,呵呵笑起来。

????清哑也笑了。

????……

????十一月二十五是沈亿三的生日,也不是整生日,只有亲近几家来贺,沈寒秋也带着妻妾来霞照看望父母。

????沈寒冰让人去湖州城接了盼弟回来。

????原本他早该和盼弟成亲的,只因父母,故而拖延下来。

????沈亿三夫妇并非想悔婚,却觉得盼弟不够做正妻,妾还行。

????实在是大户人家娶媳妇,并不单为了生儿育女、传宗接代,还为了掌管内宅。沈家偌大的家业,沈寒冰原本只掌管海运这一块,如今海运生意不做了,那也是好大一摊子的产业,盼弟若嫁给他,三房内宅就靠她了。若是老大沈寒秋,或者老二沈寒雪,沈亿三夫妇便不会操这份心,偏偏沈寒冰是个粗豪的性子,最不拘小节的,再没个能干的贤内助帮他,三房将来岂不一团糟?

????可他们心里有这个想法,嘴上说不出来。

????一是碍于郭亲家面子,二是沈寒冰不愿毁诺。

????沈寒冰听母亲明里暗里说过两回,便不急着成亲,想再调教盼弟一番,让父母满意更好,盼弟将来也能在沈家立足。

????他想的是好,无奈盼弟每到沈家,举止畏缩,言行怯懦,沈太太多说两句,她便不敢抬头了;见了沈怀玉、沈怀谨等晚辈也拘谨;最可笑的是,她面对婉儿小心翼翼,唯恐得罪这个前妻留下的女儿。

????沈寒冰想,盼弟那样的出身,没见识过,也难怪。

????为了调教盼弟,他曾带她一掷万金地购买珠宝衣物,不是为了讨好她,而是为了让她增长见识,更为了培养她不把银钱放在眼里的气魄,别见到一处辉煌富贵的所在,便不自觉流露畏怯的神色。

????他也曾带她外出处理商务,让她隐藏在幕后,事毕,向她指点那些人家世和短处,以及*丑闻,减少她对富贵人的敬畏心理。

????展示最多的是他经管人事的气势。

????他就是要她学他一样有气势!

????可盼弟在外还好,一到沈家依然如故。

????若说沈寒冰没有失望过,那是假的。

????同样是郭家女儿,为何盼弟差了清哑那么多呢?

????他心里发狠:要再好好调教这丫头,就不信不能调教出一个合格的媳妇来,她要再那么的,看他怎么收拾她!

????盼弟下了马车,看着沈家大门,深吸一口气。

????她已打定了主意:今日过后,就提出退亲!

????这想法在进入沈家别苑,见到许多数不出名姓的美人和夫人后,在看见沈太太见到她流露的遗憾后,更加坚定了。

????她爹和娘今日也来了。

????郭三婶面对沈太太,巴结奉承的紧;对上别人,又露出得意的嘴脸,因为她是沈家的亲家,沈三少爷的丈母娘,身份不同!

????盼弟看得羞愧,躲到另一间屋去了。

????********

????更晚啦,不过这章五千字,很肥,而且五点还有加更,这样妹子们可以原谅我么?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