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795章 爬床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五年后。

????谢吟月连续四年在织锦大会上拔得头筹,一时风头无两。

????相反,郭织女却沉寂下来,算上怀孕生方无适那两年,她已经连续六年没在织锦大会上露面了。

????传言道,郭织女江郎才尽,谢吟月东山再起。

????五年内,谢吟月先后诞下长女韩非花,长子韩非雾。

????自她嫁入韩家后,除了悉心钻研织锦技术外,便在家相夫教子,并不参与韩家买卖经营,韩希夷也不让她插手韩家商务。

????谢家却在她的指引下,逐渐恢复昔日鼎盛。

????小方氏,清哑继方无适之后,又诞下一子一女,分别是:次子方无莫,女儿方无悔。

????方初牵挂妻儿,自清哑怀孕以来,从未离开江南一步。

????他有意控制小方氏的经营规模,除了京城有几间竹丝画铺面外,小方氏名下所有织锦作坊和商号均分布在江南一带。

????然他擅长经营,清哑名头又盛,便不刻意扩展,名下产业也日渐壮大。去年开始,舒雅行不得不在云州和荆州连续增开两家分号,连作坊带商铺,投资数十万。

????他昔日承诺清哑,说无论去哪都要将她带在身边,终究还是失言了,只因孩子太小,方无莫才四岁,方无悔两岁,实在不宜带出门。

????三月初,他出了一趟远门,下旬才回来。

????进家便问清哑,圆儿回禀道,少奶奶在研发中心用功,他便不许打扰她。自梳洗一番后,疲倦袭来,便吩咐方无适带弟弟玩,他要小憩一会,以免清哑回来,一家子团聚,他却精力不济。

????他便除了外袍,只着中衣,就在书房的罗汉床上躺倒。

????这一放松,他很快陷入迷蒙中。

????外面,方无适叽叽喳喳的声音像麻雀。

????方初并不觉得儿子吵闹,相反,这声音令他感到踏实、安心,使他意识到亲人就在身边,没了在外奔波时的牵挂。

????听着儿子的声音,他脑中自动浮现相应画面:

????“噢,又挖了一个!”

????“无莫,捡起来。”

????“无莫,你来挖。你挖我捡。”

????这是他们在挖知了猴。

????“黑子,折柳枝给我。”

????“好。哥儿要几根?”

????“折多多的。编个花篮放花。”

????“我不会呀。”

????“哎呀你真笨!细妈妈就会。”

????“那我折了叫细妹姐姐帮你们编。”

????“你快折。”

????这是小黑子带他们折柳枝玩。

????“这棵树是我那年插的。”

????“你骗人!”

????“真是我插的。不信哥儿问大少爷。”

????“怎么插?”

????“就是把这柳树砍一根枝子下来,插在土里就成了。简单的很。”

????“那我也插一个。长大了这树就是我的。”

????“你,去拿镰刀来,哥儿要栽树。”

????“是。”

????“无莫,你也插一个。比比看我们插的长得快,谁的快。”

????……

????方初已经睡沉了,声音渐渐闯不进来。

????猛然的,他又醒过来。

????就听外面圆儿压低声音呵斥人:

????“大少爷在睡觉呢,你带哥儿在这吵?”

????“我说去后园子,哥儿不肯。”

????“哎哟适哥儿!小祖宗!去别处玩吧,这么闹大少爷可怎么睡!”

????“才不是!我爹说,他听见我们吵才能睡得着,听不见心慌。”

????“你这小嘴……真会编。”

????“我没编,是爹说的。”

????方初嘴角微翘,脑子里想象圆儿跟儿子对峙的情形。

????“那你们也要小声点,我老远就听见你们闹了。”

????“哪闹了?我就跟黑子和弟弟说话。”

????“啊,莫哥儿说话了?”

????圆儿的声音很急切,也很惊喜。

????“还没有。无莫,叫大哥。”

????……

????“无莫,张嘴,哥——”

????“莫哥儿,叫啊!叫啊!”

????……

????“无莫,哥求你了,你就叫一声吧!爹说了,我要是能教你说话,就买一匹小马送我。你就叫吧!哥求求你了,你开口说话呀……”

????方初不能安睡了,期待地竖起耳朵。

????方无莫今年四岁了,还不会说话。

????两岁的方无悔都会喊爹叫娘了呢。

????方初和清哑很着急,尤其是清哑,以为儿子遗传了自己的哑巴病。明阳子和刘心却都说方无莫没毛病,能说话,叫他们多多引导,没准哪天就开口了。清哑这才不急了,方初还是急。

????于是,方无莫身边的丫鬟奶娘便整天逗引他。

????方无适最卖力,为了逗弟弟,简直成了小话痨。

????可是方无莫也不知怎么了,就是不肯开口。

????有次方无适火了,狠狠捏了弟弟屁股一把,方无莫疼得大哭起来。哭声洪亮,一边哭一边扑上去和哥哥拼命,又是捶又是抓又是踢,十分的生猛,却依然不肯说一个字,真令人佩服。

????从那后,方无适面对弟弟还真有些发憷,不敢欺负他。

????方初没有等到小儿子开口,很失望,又睡了过去。

????也不知睡了多久,他醒了。

????这次醒透了。

????不是被吵醒的,恰是在迷蒙间感觉外面没声音了,蓦然一惊,彻底清醒过来。定了会神,发现在家里,他才又安定下来。

????他懒懒地翻了个身,面朝外,手臂跟着一挥,搭上一具柔软的躯体,触手柔细,正在曲线玲珑的纤腰处。

????是雅儿回来了!

????他嘴角一弯,用低沉的嗓音问:“你回来了?”

????一面将手臂往怀内一带,将那柔软的身子圈过来,手掌顺势向上探去,准确地捉住一边隆起,一把握住。

????才覆盖上,又跟烫了似的,骤然松开,喝问:“谁?!”

????跟着大力一推,将那人推下了床。

????他与清哑做了这些年夫妻,对她身形变化了然于胸,生了三个孩子的清哑,体型适中,****刚好够他一掌覆盖。

????这个人却要丰满的多,他一触手便觉出不对。

????同时,他鼻内也闻得一股甜香,而清哑从来不爱往身上抹香粉和香露,也不爱在屋里熏香,他熟悉的是她的体香。

????他吃惊万分,霍然坐起,朝地上看去。

????原来是赤心。??⑧☆⑧☆.$.

????她被推下来,羞愧万分,低头跪在床前。

????好在身上衣衫整齐,并未钗横鬓乱、****半掩。

????方初很意外,且又愠怒。

????他目光锐利地盯着她,问:“你在这做什么?”

????赤心嗫嚅道:“奴婢……见少爷被子滑了,就……就帮着盖好……没想到,惊了少爷……”

????********

????此穿非彼穿,一穿就越过五年……憋打我!小声求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