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09章 认尸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忽觉那声音有些熟悉,略一深想,这不是岳母吴氏么。

????吴氏哭闺女……那不就是哭清哑么。

????为什么哭清哑?

????他不及深想,拔腿就往那边跑。

????刚跑两步,就被人挡住,还是两个。

????定睛一看,原来是郭勤和方则。

????方初恐惧起来——

????为何不让他过去?

????是怕他见了伤心?

????这么说,已经确认死者身份了!

????方则郭勤得了方瀚海嘱咐,死命抱住他,不让他靠近。

????方初咆哮道:“你们干什么?!”

????方则哭道:“哥,哥,你冷静些!”

????郭勤也道:“姑父,让圆儿去!让圆儿去看!”

????方初挥拳乱打,怒吼道:“我的儿子,凭什么让他去认?要是认错了呢?别想弄一具烂尸来糊弄我!”

????方瀚海听见这边喧闹,匆匆跑过来,扶着他肩膀,沉痛道:“儿子,听爹的话,不要去……”看了会受不了的。

????亲爹都这样说了,方初绝望到痛断肝肠!

????他喊道:“不——我要看!我要亲自去认!”

????方瀚海颤声道:“没法认……”

????郭勤和方则一齐泪流满面。

????他们刚才都仔细辨认了,不顾尸体恶臭。

????那身量倒是和方无适差不多,但方无适身上并没有明显标识,那尸体又实在肿胀腐烂,脸上皮肉都脱落了,无法确认。

????可是偏偏又有衣饰、项圈、还有胸口的麒麟玉佩等等足以证明方无适身份的东西,明晃晃地挂在尸身上,谁能受得了!

????方初坚持要去认尸。

????他不信儿子真死了。

????最后,方瀚海拗不过他,让他去看了。

????方初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蹲下来凑近,把尸体翻转辨认,他走到离尸身一步远的地方就迟疑了,停下了脚步,居高临下、面无表情地盯着那一堆不辨形状的臭肉看。

????就在方瀚海等人紧张地屏住呼吸,随时准备他发狂的时候,他开口道:“这不是我儿子!”说完,转身就走。

????一旁嚎哭的吴氏愣住了,努力睁大红肿的双眼。

????“女婿,你真认准了?”

????她用破锣一般嘶哑的嗓子急切问道。

????“真的!那不是无适。”方初头也不回地应道。

????他走到江边,站定,看着江流发愣。

????他并没有仔细看,但没来由的他就断定:那是不他儿子!

????可是他也没有欣喜,儿子身上佩戴的东西跑到一具无名死尸身上,可见儿子处境之糟糕,实在没什么可喜的;还有,对手用这招李代桃僵,除了打击他和清哑,还有什么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?

????他紧紧闭着嘴,思索起来。

????身后,吴氏又哭开了。

????方瀚海等人也落泪。

????他们觉得,方初被打击了,疯魔了,不肯看,不肯承认,就像蜗牛一样把自己缩在壳里,躲避起来,不愿正视现实。

????若那尸体真不是方无适,他应该欢喜,而不是现在这样子。

????方初没心情理会众人,只顾想儿子处境。

????吴氏的哭声不再清晰,飘渺、悠远,随江水流向远方……

????方瀚海走到他身后,低声道:“哭吧儿子!别压着。爹陪你哭。在这里放声哭,回家可不能哭了。你要记住,你还有媳妇,这件事暂时不能告诉她;你还有无莫和无悔,你要护着他们。你不能在他们面前伤心,越是这时候你越要挺住……”

????方初转身,茫然看着从不假辞色的父亲喋喋不休,忽然叫道:“爹!”

????方瀚海道:“儿子,爹在这里陪你!”

????方初道:“那不是无适!”

????方瀚海忍住泪,道:“是。爹也觉得……不是无适。”

????方初觉得他言不由衷,又重申道:“那真不是无适。爹,你说无适现在在哪呢?”

????方瀚海看着认真询问他的大儿子,悲痛迅速转为怒火。

????他命方则守护大哥,自己向夏流星走去。

????夏流星正在仔细询问仵作验尸情形,又命发现尸体的村民在旁等候,忽见方瀚海阔步走来,忙停住,凝神以对。

????方瀚海恭声问:“不知大人可有发现?”

????虽是请问,却暗含咄咄气势。

????夏流星被他目光笼罩,呼吸一滞,清楚意识到:若自己敢说方无适是自己不小心失足落水溺死,或者有可能被方家那个叫赤心的丫鬟蓄意推入江中,只怕他当场就要发难。

????方无适死了,方氏的怒火会席卷哪些人,谁也无法预料。

????夏流星只知道,他必须不遗余力地彻查此案,还方家和郭织女一个公道,才能确保好容易挣来的仕途不会再次断送在江南。

????他正容道:“本官觉得蹊跷。”

????方瀚海问:“哦?蹊跷在哪?”

????夏流星道:“令孙已经失踪五六日,若当时不慎失足落水,尸体早该被乌油镇人发现。那里水道密集,错综复杂,若非发洪水,是不可能将尸体冲到这里来的。

????“如今尸体在此出现,看似被江水冲来,其实不通:这里一无弯道,二无阻碍物,滔滔江水,怎地遗留下他?分明是人为。

????“再看仵作验尸,若是自然溺水,又泡了这些日子,那玉佩,那项圈,怎地还能完好无损?项圈毫无锈迹,系玉佩的丝绦结实紧密,并不松软腐烂,可见是才挂上去的……

????“依本官看,这尸体到底是不是方无适,还难以证实。

????“不过,也不排除凶犯先扒下方无适身上能证实身份的信物,后来情况发生变化,又不得不将配饰重新挂上去……”

????他确对尸体的身份有些怀疑,言语间便留了后路,给方家一丝希望和安慰的同时,又不排除其他可能,思虑十分周全。

????随着他述说,方瀚海不禁对他刮目相看。

????夏流星,并非平庸之辈,是有真才实学的。

????方瀚海也十分希望尸体不是孙子,就像抓住救命稻草般向他寻求支持,因问:“大人以为,凶犯先拿了信物,是贪心吗?”

????若不是贪心,那这尸体就不是方无适,是替身。

????夏流星道:“贪心也不无可能。但还有其他可能。比如,若他拿了这信物,数年后让一长大成人的方无适出现在此。方家会怎么做?”

????方瀚海点头道:“此招狠毒。”

????心重重一落,失望又难受。

????夏流星道:“还有其他可能,一时也难以分析得尽。还请方老爷放心,本官定当全力彻查此案,捉拿真凶,为令孙讨还公道!”

????方瀚海道:“好!那草民便仰仗大人了。”

????再次躬身抱拳,大礼拜谢。

????他自称草民,夏流星哪敢真当他是草民,又不愿对他卑躬屈膝,忙道:“此乃本官职责,乃分内事。方老爷不必称谢。”

????********

????这标题忒恐怖了,可是我想来想去也没想出别的好的来,只好用这个o(╯□╰)o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