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10章 巧合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最后,这具尸体用生石灰等处置,被夏流星带回县衙。

????方瀚海坚持等案情大白确认无误后,才肯带回去安葬。

????回去后的夏流星,煎熬得夜不能寐。

????被方家逼急了,他便没了任何顾忌。

????首先是韩家,在霞照的织锦作坊和商铺均被查封,韩希夷和谢吟月被传唤到霞照,勒令在别院不准外出,随时等候提审。

????其次,霞照城内外搜查更加严密,挨家挨户的都搜过两遍了。郊野村庄,周边城镇也都没放过。他又将此事上报湖州巡抚,湖州和临湖州两地都发了海捕公文。

????其三,他命人严密监视卫家在霞照的商行动静。

????最后,他会同诸葛鸿,密切关注来参加织锦大会的所有商贾。

????他始终以为,凶犯掳走并残害方无适,不仅仅为了报复,还有更深层的目的,目标直指郭织女和今年的织锦大会!

????炎炎夏日,人们翘首盼望这次织锦大会。

????不知织女得知儿子没了后,将会如何。

????※

????方无适此刻正在一艘船上睡得呼天呼地。

????三天前,他得知这艘陈老爷包的大船是开往霞照的,费尽周折挤进一装货的篓子里,被抬到船上,藏在货舱中,到晚上扛不住了。

????货舱东西不少,能吃的很多,可是没水。

????他剥了一把肉桂吃了,甜腻得发齁,实在受不了。

????再这样下去,他没饿死,也要渴死了。

????听见外面没了动静,他便从箱篓深处钻出来,把绣着如意云纹的千层底鞋脱了,掖在腰间,赤着一双白嫩嫩、肉嘟嘟的脚,踩在船板上,就像猫爪子的肉垫一般,悄无声息地出了货舱。

????想着自己家船的构造,他往厨房摸去。

????船的构造虽大同小异,但这毕竟不是他家的船,所以他转来转去转晕了,也没找到厨房,听着外面江水拍打船板的声音,他越发觉得口干舌燥了。——这要是守着一江水,还渴死了,岂不笑话!

????正摸着,忽见前面一间舱房门缝透出亮光来。

????他这才发现,不知不觉摸到船中间来了。

????他一不做二不休,壮胆往前走去。

????到那舱房门口,就听见里面有声音传出:

????“……昨天下午跑的,附近都找了……”

????“蠢材!成日打雁被雁啄瞎了眼!你们是行家,两个人都看不住一个小孩子,要你们何用?那陈九更窝囊,还把命给丢了!成日家板着一张脸,一副凶狠的模样,这么死了,他不憋屈,老爷都替他憋屈。那孩子就算再能,就算出娘胎方初就叫人教他习武,那也才六七岁,还能学成个高手不成。可见是你们懒怠……”

????方无适自被捉来,还真没害怕过,可是这会儿,他清楚地听见自己心“咚”一声,跟敲大鼓似的,本能地拔腿就想跑。

????冤家路窄,他撞见对头了!

????先前那声音是矮胖子的,他记得;后面骂的声音有点尖细,像女人又不像女人,挺特殊的,听那意思两人一伙的。

????这也太巧了!

????天地这么大,他怎么倒霉撞这来了?

????他纳闷啊,还不服气。

????可眼下不是不服气的时候,得趁黑了逃跑才是,不然待在这船上迟早要被捉住,到时候蠢的就不是别人,是他了。

????正要跑的时候,又听见下文,不由住了脚。

????“……这里到霞照还有几天的路程,那孩子就算再能,身上一文钱没有,未必能靠着双脚走回去。我再给你留十个人,你带着他们,装扮成货郎和码头做工的模样,给我在这一带仔细寻找。只要他敢露面求助,就给我抓住了。记住,要活的!实在不行,死的也行。绝不能让他跑回方家去。眼看织锦大会就要到了,无论如何,在这之前不能让他逃出去,更不能让官府发现……”

????“是,老爷。”

????“有消息要及时传信给我。我警告你,这中间干系大的很,你再不可懈怠,误了我的事,别怪我手狠。”

????“是。老爷还有什么吩咐?”

????“方家的布样都拿到了?”

????“拿到了。已经送给陈管家了。”

????“好。我们陈家商行在北边一枝独秀,要想在江南站住脚跟,必须得踩着郭织女的肩膀上去……”

????门外的方无适立即瞪眼,在心中痛骂“敢踩我娘,小爷踹死你!”

????他心思一转,决定不走了,要跟着这个陈老爷去霞照。

????姓陈的老东西不让他去,他偏要躲在他眼皮底下去。

????到时候大喇喇地在他面前这么一亮相,气死他最好。

????还有,听他说拿了方家的什么布样,好像有什么奸计要针对方家。这可不行,他得留下来打探消息,可不能让爹娘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,吃了闷亏。再说,他此时走才危险呢,那坏蛋留了十个人给胖子,到处找他,他一上岸怕就被捉住了,还是先回霞照安稳些。

????霞照,那绝对是他的地界儿啊!

????到了那,他就“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”了。

????总之,现在情势反转,方无适从被掳后逃跑的小可怜,化身为深入虎穴与虎谋皮的小英雄,誓要将这姓陈的狗东西拿下!

????至于双方力量悬殊这个问题,适哥儿没想那么多。

????他是小方氏长子,是郭织女的儿子;他是方无适,将来要顶天立地、扬名立万、叱咤四方,怎能害怕退缩呢。

????哼,现在你们拿轿子来抬,小爷也不走了!

????这次,就让你们尝尝小爷的厉害!

????他对着舱门咬牙切齿地叫嚣。

????当然是无声地叫嚣,又是龇牙又是挥拳。

????虽然做了这决定,他却没丧失警惕。

????他悄没声息地往回溜,怕胖子出来发现了他。

????回去的时候,发现了厨房,炭炉子上还放着铜壶呢。

????他又喜又纳闷,怎么先前找一圈没找着,转头就发现了呢?就好像有人成心逗他,把厨房给藏起来了;见他不找了,又把厨房掏出来搁他面前,引他进去一样。

????他走进去,拎起铜壶掂了掂,满满一壶水。

????他拎起那铜壶就走,直接回到货舱去了。

????他也不管人家要是发现铜壶不见了,声张起来怎么办?会不会四处搜查,然后发现他,他只要有水喝就行了。

????所幸此事没有酿成严重的后果,也没人发现他。

????此后,他都躲在货舱内不出来。

????吃喝拉撒都在货舱里,一直到霞照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