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12章 往事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他并未刻意刁难,又问了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,方威严道:“有劳二位跑这一趟,今日先到此,若有进展,再行传问。”

????韩希夷讥讽地问:“大人既将我夫妇当做嫌犯,何不关押?”

????他觉得,夏流星分明在报复谢吟月。

????夏流星正容道:“只是例行传唤,不是嫌犯。韩家封条即日解除。本官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,也绝不会放过那真正的凶犯!”

????说完,满含深意地瞅了谢吟月一眼。

????谢吟月不为所动,淡然告退。

????全身而退在意料中,然这么来公堂走一趟,对韩家、对谢吟月的声誉都有影响。虽只是过堂问话,并未拘押,街谈巷议却纷纷猜测谢吟月为了报复郭织女,掳了织女的孩子,使织女受打击,然后没心思和她争斗,她便可一直保持强劲风头。

????这才是夏流星的真正用意。

????谢吟月跟在韩希夷身后,神色莫名。

????见他一直走不说话,忍不住道:“夫君好像很从容?”

????——妻子被人这样羞辱都能容忍。

????韩希夷停步,转脸道:“在家我很不从容。来到这里,只能从容。”

????原本他们可以夫妻同心,共同参商,然而她拒不配合,到了公堂上,自然只能任凭审问了,他也只能装从容了。

????谢吟月凛然道:“这件事,与我无关!”

????韩希夷轻声道:“这不是你我说了算的。”

????……

????今年的霞照,格外风起云涌。

????谢吟月内心也不如表面平静。

????她默默思忖:这件事,到底会如何结局呢?

????和前世比,会有怎样的偏差呢?

????郭清哑,会来参加织锦大会吗?

????她紧张地期待着。

????这次织锦大会,是她重生后和郭清哑首次正面对决,她早半年前就已经准备好了,不容有失,也不会有失。

????这日傍晚,天气闷热,她带着两个孩子在园中凉亭内乘凉,陶女带着一个丫鬟端了些用井水冰镇的新鲜果子走来,笑吟吟道:“奶奶,这是下午才下的新鲜果子。也没冰太久,给哥儿姐儿吃正好。”

????一面将几碟时鲜果品摆到石桌上。

????谢吟月瞅了一眼,淡淡点头道:“放下吧。”

????仍然低头,教非花认字,讲成语故事。

????锦绣便伺候韩非雾洗手、吃果子。

????陶女且不去,站在一旁,捏着帕子欲言又止,不敢打搅。

????锦绣抬眼,问道:“姑娘还有事?”

????陶女眼瞅着谢吟月,回答锦绣:“大少爷在书房待了快一天了,奶奶不叫人送些汤品暑饮去?”

????谢吟月头也不抬道:“你想送,就去送。”

????陶女眼睛一亮,蹲身道:“是。”

????谢吟月又道:“今后你只管忙你的,哥儿姐儿有锦绣盯着,还有奶娘丫鬟,不劳你费心。大热天的,一天跑几趟,难为你。”

????陶女总打着伺候非花非雾的由头,往谢吟月跟前凑。谢吟月不耐烦,索性将话挑明,让她少来聒噪自己。不就是想讨好大爷吗,直接找大爷去就是了,不用经过她这个主母允许。

????陶女愣了下,才低声道:“是。”

????悄悄瞥了谢吟月一眼,小心退下。

????锦绣看着她背影,皱眉道:“八字没一撇呢,就作兴成这样!”

????谢吟月淡声道:“太太发了话,谁能挡住。”

????锦绣忧心道:“奶奶就任由大爷纳了她?”

????谢吟月道:“当然。”

????韩希夷若想纳妾,她阻也阻不住,不如随他去。她不让陶女靠近自己,并不为别的,只因前世陶女是自杀的,她怕今世陶女再出什么事,牵连到她身上。反正她再不会像前世一样费心思了,陶女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,她只要守住一双儿女就成。

????放下书本,她对非花道:“来,洗手吃果子。”

????韩非花乖巧道:“谢母亲。”

????谢吟月看着温婉的女儿,毫无预兆的,眼前浮现前尘往事:

????初见方无适,她便爱恨交加、嫉妒如狂。

????这孩子继承了方初的睿智和勇气,小小年纪便显露非凡能力和担当。他不但带着韩非花逃出困境,还亲送非花回家,成了她的恩人。透过他,她仿佛看见方初和郭清哑的影子,心如油煎。

????她要郭清哑永远经受丧子之痛,于是便暗示李红枣(前世她找回了李红枣)送方无适回家,又一次将他丢弃。

????韩希夷寻找女儿归来,见韩非花好好的在家里,大喜。

????韩非花却哭闹着要“无事哥哥”,韩希夷忙问原委。

????谢吟月忙打岔,安慰女儿说“哥哥没事”,让李红枣带走了女儿。她才对韩希夷解释说,女儿口中的“哥哥”是谢樵之子谢安,这孩子聪慧勇敢,竟带着非花逃回来了。她让人送他回庄子,可那孩子淘气爱玩,竟半路跑散了,到现在还没找着呢,所以非花才一直哭。

????韩希夷听说后,急忙亲自带人去找。

????韩希夷找到了方无适,带了回来。

????谢吟月不知方无适后来经历了什么,那几日天降大雨,韩希夷说是在河边碰见他的,当时他浑身落汤鸡一般,跌跌撞撞地走,拦下他才发现,他发着高热,已是半昏迷,却还挣扎着走。

????韩希夷立即请医来为他调治。

????谢吟月心惊胆战,怕方无适醒来透露真情,想要下狠手,谁知方无适一场高烧烧坏了脑子,醒来把前事尽忘。

????谢吟月大喜,和谢樵夫妻串通,硬说方无适是谢安。

????谢樵夫妻虽肯配合她,无奈亲子丧命,假儿子无法慰藉他们,故而夫妻两个都一病不起,谢吟月暗动手脚,他们便先后去了。

????韩希夷便收方无适为义子,取名“韩非梦”。

????韩希夷外出寻方无适时,谢吟月让李红枣带韩非花去谢家小住,小孩子容易忘事,加上李红枣刻意误导和反复教她,韩非花渐渐忘记“无事哥哥”这个称呼,再见到方无适时,叫他“谢安哥哥”。

????韩非梦在韩家养了数年,直到方初在织锦大会上见到他,认定他是方无适。方初找到韩希夷质问。韩希夷解释说这是谢吟月陪房的儿子谢安。方初不信,韩希夷便和他带着韩非梦去谢樵待过的庄子确认身份,然庄上相熟的人都不认识长大的韩非梦,以为他就是谢安。

????自此,韩非梦真实身份只有谢吟月和李红枣知道。

????********

????早上好,书评区很寂静我不习惯呢,都在攒文咩?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