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13章 说话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后来……

????谢吟月捂住胸口,心痛、心颤!

????方无适,叫了她十几年“母亲”!

????对这个养子,她的感情是复杂的:有爱,有恨,爱恨纠缠。

????爱是因为爱他的父亲,所以对他爱屋及乌,她曾经很用心地教导他,像亲儿子一样对他。恨也是因为他父亲,还有他母亲,所以恨屋及乌,利用他报复方家,逼他兄弟相残、诱使他兄妹不伦。

????到后来,她自己也分不清是爱他多一些,还是恨他多一些。

????然最后,他对她的打击也是巨大的、无可弥补的!!

????往事不堪回首,谢吟月拼命驱逐心头阴霾。

????……

????眼下,这件事走向很显然与她前世不一样。

????因为,韩希夷已经见过方无适了,即便方无适还会像前世一样被韩希夷所救,他也会将他送回方家,韩家再不会有个养子叫韩非梦。

????这变化是如何造成的呢?

????细算起来,是由林亦真而起的。

????再往前追究,是由谢吟月自己引起的。

????今世,方无适不用送韩非花回家。

????他还能像前世一样,躲过这一劫吗?

????※

????清园湖心岛所有房屋都是独立的,而非正屋厢房的格局。

????烟雨阁正屋上下两层,前后都有抱厦,左右连着耳房。

????方初站在后抱厦一间内室门口向里看,清哑头上戴着遮灰的帽子,嘴上围着口罩,正忙着纺纱,屋内棉花、羊毛、蚕丝,好几篓。

????男耕女织,是世间大多数夫妻的缩影。

????他主外,清哑在内,也大致如此。

????看了一会,他悄悄退回去。

????外间,细腰见他神色萎靡地走过去,满眼不忍。

????方初回到卧室,方无莫牵着妹妹进来了。

????方无悔笑着向他张臂:“爹!”

????方初将她抱起来,放在腿上,却不想说话。

????好在方无悔不用他说,她自己软声嫩嫩地说起来。她眼中新鲜有趣的事,每天都有许多,尤其她今天跟细妈妈去山上竹器作坊玩了,看见许多下人家的小孩子,都很可爱。

????这天吃晚饭时,清哑终于觉出不对了。

????她的感觉一向是很敏锐的。

????可要她具体说哪里不对,她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????比如方初,他有些安静。然平日他虽不是沉默的性子,在饭桌上却恪守“食不言寝不语”的规矩,尽量少说话,所以,这并不算反常,若一定细究,该是他眉宇间多了一丝疲惫和隐忧。

????清哑想,他一定是累了。

????又比如方无莫,今天很沉默。这话实在矛盾,方无莫从出生到现在还没说过话呢,何来沉默之说?可清哑就觉得小儿子今天很沉默压抑,不如平常有生气。

????再比如方无悔,不停在说话。可是大家都不说话,她那软糯糯的声音便显得格外突兀,更令清哑觉得不对劲了。

????分析一圈,清哑总结:因为方无适不在。

????少了大儿子,他一个人能顶几个热闹呢。

????她帮方初搛了一筷子菜,道:“无适不在,冷清多了。”

????方初正低头喂方无悔吃饭,闻言手一顿,细看,还有些颤。

????很快他道:“不在也好,淘气的很……”

????声音平静无波,有些刻板。

????一面将一勺粥送进女儿嘴里,却忘记竖起来往里倒。

????方无悔只得主动用唇齿将食物刮进嘴。

????吃完,甩甩小腿,问:“回来,哥哥?”

????她常说倒装句,意思是问哥哥什么时候回来。

????方初差点崩裂,竟求救般看向方无莫。

????就在清哑准备算给女儿听,说哥哥过几天才能回家时,方无莫用勺子舀了个狮子头,摇摇晃晃地送到清哑面前。

????他跟方初一样,爱吃狮子头。

????清哑眼睛亮了,求证道:“给娘的?”

????方无莫抿抿小嘴,张开,然后动了动。

????哎哟,小儿子这是想说话了?!

????清哑心一动,满眼期盼地看着他。

????方无莫是真想说话了,他想叫“娘”,可是他鼓足了力气,把嘴唇动了又动,不知如何发声,只得又闭上;然后又鼓劲张开……

????清哑随着他的动作,一颗心也起起落落,好不难受!

????她从桌下扯了扯方初衣袖,示意他看儿子。

????方初便也发现了无莫异样。

????很好,终于找到转移心神的事了!

????若是方无莫今日开口说话,清哑必定会很开心,他也开心,便可以暂时将方无适的事压一压,压一压也是好的。

????他便叫道:“无莫!”

????声音满含鼓励,掩饰了悲伤。

????方无莫却仿佛受惊般,把勺子收回来,往口中一倒,把狮子头自个吃了,咬牙切齿地嚼,很颓丧,很难受,板着小脸。

????清哑清楚感觉到他的努力和失败,心疼极了。

????她忙道:“咱们明天再……”

????一句话未完,只见方无莫赌气将勺子往狮子头碗里大力一抄——这碗就在他面前——两个狮子头被抄掉到桌上,才舀到一个,再次送到清哑面前,嘴一张,清楚叫道:“娘,狮子头,吃!”

????清哑瞬间石化,瞬间失语。

????方无莫没等她答应,就将狮子头放进她碗里。

????然后,静静看向方初。

????那眼神,透着不屈和骄傲。

????方初觉得,小儿子这时像一只小狼崽,带着野性,和方无适的阳光开朗完全不同,他能感觉到他心底的愤怒和狂躁。

????这狂躁为何来?

????方初大概也明白,应该是为了方无适。

????大哥丢了,方无莫很生气,很生气!!

????方初夸张地笑道:“好!儿子,很好!”眼眶湿润了。

????这个小儿子,真的很聪明!

????清哑也反应过来了,柔声道:“无莫真厉害!”

????凑上去,在他脸上连亲了两下。

????又小声在他耳边道:“娘就知道,无莫最厉害!”

????方无悔开心地叫:“我也要,我也要!”

????方无莫又帮方无悔舀了个狮子头,叫“妹妹!”

????清哑喜悦万分,现在真的很知足了!

????哪怕在织锦大会上再爆发,也只能算锦上添花了。 △≧△≧

????饭后,一家子散步到水边,然后游泳。

????住在清园,不游泳真浪费了这么好的水资源。

????在清哑要求下,方初让人在竹山和湖心岛之间拉起帷幕,上下游各拉了一道,隔出一段河面来,作为家人戏水的天然游泳池;又在湖心岛岸边盖了两间小屋子,布置成更衣室。

????每天傍晚,一家人都要过来游泳。

????方无适在时,随时会跟小黑子他们下水嬉闹。

????********

????莫哥儿说话鸟,你们不恭贺他咩?莫哥儿就静静地看着你们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