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14章 掩饰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且说眼前,方初牵着方无悔在前,方无莫紧紧攥着清哑两根手指头在后,顺着一条青石通道走向河边,算下水前舒展筋骨。

????清哑低头看看小儿子,依然绷着小脸,嗯,有些小傲娇;又看看前面方初,想想他刚才表现,觉得他有些反应过激了。

????真不怪她大意,便是做梦她也想不到方无适丢了。

????她心情很好,再听见哗哗的水响,身上也凉爽起来。

????她低头对儿子道:“我们来游泳比赛,好不好?”

????方无莫严肃地点点头。

????他要好好陪着娘,一定不让她伤心。

????他也要照顾好妹妹,想到这,冲前面方无悔叫道:“妹妹。”叫得那么自然,那么轻松,仿佛他一直会说话似的。

????方无悔转脸,灿然一笑,丢开爹的手,跑来和哥哥牵手。

????“哥哥,划水。”

????“嗳。”

????“哥哥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“哥哥,飞呀飞,鸽子。下来了哥哥……”

????小兄妹俩手拉手,亲密的很,又说些颠三倒四的童言,多是方无悔在说,十句里面方无莫回三四句,不知不觉跑前头去了。

????清哑笑看着,体贴地问方初:“累吗?”

????她看出来了?

????方初心惊,忙伸手牵住她,道:“本来累,看见你和孩子就不累了。”又岔开话题:“一到水边就凉爽了。咱们快去吧。”

????于是撵上儿女,进更衣室换泳衣。

????方初带着方无莫进男更衣室,清哑和方无悔在女更衣室。家人的泳衣都是清哑设计的,一律采用平角裤加小背心。即便这样,方初还是干涉了,清哑只得又改。最后,他父子三人穿平角裤,清哑母女则穿完整的紧身衣裤,只露一截小腿,保护十分严密。

????从更衣室出来,有一条枕木铺成的栈道,一直延伸到河边。

????站在桥头,方无莫甩甩胳膊,毫不犹豫用力一跳,“扑通”一声把自己砸向河中,弄得水花四溅。

????若是往日,方初根本不在意,就要这样摔打儿子;可是现在,他刚失去一个儿子,心里格外害怕,便死盯着水面,直到看见方无莫从水中冒头,像小青蛙一样一弹一弹地蹬腿,才放心。

????然后他低头弯腰,准备抱女儿下水。

????清哑先下去了,站在齐腰的河水中,伸手向桥头,“无悔,来!”

????方初犹豫了一下,才将女儿递给她。

????……

????清哑觉得,游泳依然缺了点气氛。

????尽管方初始终守候在他们娘仨身边;尽管方无悔在水中像一条小金鱼似的,小胳膊小腰小腿柔软极了,姿态十分逗人;尽管方无莫溜刷地来来回回,不离她左右,每游过来一次喊她一声“娘”,又喊一声“妹妹”,她还是觉得不够尽兴。

????还是少了方无适的缘故!

????她开始走神,想方无适。

????这时候,他是不是也在和表哥表弟玩水呢?

????是在郭家大院水中玩,还是干脆跑去绿湾坝上游?

????清园如今非比从前,主子们常来住,下人经管也认真。像廊桥,有个瘸腿的老汉,专门侍弄花草树木的,在两桥头都种了葡萄,那葡萄藤就顺着桥屋屋顶往中间蔓延,最后成了绿色的屋顶。

????绿色的廊桥,架在烟雨阁和竹山中间,远看好像一幅天然图画!

????暮色徐徐降临,倦鸟归巢,竹林上空净是密密麻麻的小黑点,各种鸟鸣声混合成一曲交响乐。前方田野里蛙鸣阵阵,清园里的青蛙们好像得了信号一般,也开始结伴呱呱起来。

????细妹带人在廊桥上燃起几盆艾叶,又将桥两头廊架下的四盏玻璃大彩灯点亮了,并在每盏灯笼下放了一只水盆。这是为了驱蚊。清园环水,山上又是密密的竹林,夏日蚊虫比较多。

????清哑自己安静,却很喜欢这喧闹的夏夜。

????那嘈杂的鸟鸣、聒噪的蛙鸣,象征无限的生机!

????方初道:“上去吧。天黑了。”

????清哑点点头,招呼儿女上岸。

????从河中上来,方无悔拉着哥哥在河边捉萤火虫。

????方初道:“小心有蛇。去桥上捉。”

????于是换了干爽衣裳,去廊桥上纳凉。

????清哑和方初坐在光影里,凉风从外吹进来,十分舒服。

????清哑手中摇着一把大蒲扇,在自己和方初脚下拍打赶蚊子,一面悠闲地看方无莫和方无悔追逐萤火虫。

????方初靠在座椅上,一手揽住她腰,懒懒的不语。

????他本可以推脱累了,回去睡觉,可是他更怕独自一人承受失子之痛。他守护在清哑身边,是怕她得知真相遭受打击,也是慰藉他自己,提醒自己还有小儿子和女儿,还有清哑……他们都需要他!

????清哑见他这样,越觉得他累了。

????她想自己不该对外面的事不闻不问,由他一个人承担,应该关心他,听听他诉说,若有什么难事也能帮着出出主意,这才是夫妻同心的样子,她便问道:“外面有什么动静?”

????方初浑身一紧——外面动静可大了!

????他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道:“没什么事。”

????清哑道:“也是。年年办,大家都习惯了。”

????方初这才明白,她是说织锦大会。

????可是织锦大会也是躲不过的难关,到那日……

????怎么办呢?

????他将她挪到胸前,低首,对着她郑重道:“雅儿,等那天……不管怎样,你都要记住:你还有我,还有孩子,知道吗?”

????清哑微微仰面,轻声道:“嗯,我记住了。”

????她没有怪他多事,她正需要这样的提醒。

????任何时候,名利对于她都不是最重要的。

????她知道什么对自己才是最重要的。

????事业,她会努力去做;结果,则不会强求。

????方初明知她没有明白自己真正的意图,不过不要紧,只要她记住他今天的嘱托,并在紧要关头想起来就足够了。

????他也知道这次大会对她很重要,所以瞒了方无适失踪的事。

????她准备很多年了,他不能让对手的阴谋得逞,使她经受丧子打击,然后功亏一篑,他要给她力量和勇气,帮她闯过这一关。

????哼,等闯过这一关,他绝不会手软!

????这次织锦大会,是他们夫妻的难关!

????同时,也是方家反击的机会!

????清哑不知想起什么,命人搬出琴来,坐下弹奏。

????紫竹在旁用大扇轻轻地摇着……

????方初才听了一会,心情便宁静下来。

????********

????果然作者和读者是不离不弃的,看见你们各种评论,果断心理安稳了,也舒坦了……o(╯□╰)o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