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18章 变身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被方初牵肠挂肚的方无适,已经安全抵达霞照。

????早一天前,他就听货舱外面兴奋议论,说就快到了。

????他便警惕起来,想找新地方藏身,还有如何下船。

????凡船进了码头,那货都要卸下去;货舱一空,他便无所遁形,因此,必须找个新地方藏起来,再想想如何混下船。

????这日,听见外面脚步纷杂,他躲在货舱门后向外看,看见丫头仆妇们都往船边涌,知是到地儿了,大家出去看热闹呢。

????他便觑着空,迅速闪身出来,进入一间舱内。

????这是他前一天探好的,这舱住着两个婆子和一个小丫头。他躲这来的目的,不光为了藏身,还为了那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丫头。

????怎么这样说呢?

????他若就这么出去,只怕一露面就会被人抓住,若遇见好人还罢了,若是遇见姓陈的那一伙狼心狗肺的,能放过他?

????可他是个小孩子,又不能立马让自己长高一截变大人。

????不变大人又能躲过有心人探查的,只有一个法子。

????什么法子?

????且看适哥儿捯饬。

????他进来后,把门关紧,然后熟门熟路地打开一箱子——昨晚他摸进来过,都看好了的——翻出一套衣裙,迅速将自己身上衣裳扒了,把那套裙子穿上了。

????整束完毕,别说,大小正合身!

????适哥儿得意地笑了。

????他将旧衣裳团成团,塞入床底,等会扔江里。

????然后,他坐到妆台前梳头。

????虽然这陈老爷挺有钱,但落在适哥儿眼里,陈家这仆妇的舱房也太寒酸了:这什么妆台呀!这么点大的菱花镜;还有那梳妆盒,又旧又难看,打开一看,里面半盒子“破烂”首饰,忒不像样了。

????他一面腹诽陈老爷苛待下人,一面赶紧的梳头。

????用的是一柄牛角梳,准备梳寻常的丫髻,那发式适合他这个年纪,太过标新立异了不行。

????才梳了几下,适哥儿便心生感概:

????外祖父说的真没错,“一技在手吃喝不愁”,学到手的东西才是安身立命之本。原本他一个世家子,梳头这种小事根本不会影响到他,打出生以来,伺候的人都是精心挑选的,他要学什么梳头啊。

????可是谁能想到他被人掳了呢?

????又怎么会想到他要扮女孩儿行事呢?

????这个头要是梳得不好,被人看出破绽来,岂不要坏大事!

????这便是爹爹教的,“失之毫厘谬以千里”了。

????早知道会这样,他怎么也要学会梳头。别说这是女孩子干的事,他一个爷们不该学,爹常教导他:凡事不可拘泥,要懂得权变。他最能虚心接受教导的了,不像莫哥儿顽固不化。

????适哥儿一边和自个头发纠缠不休,一边还有闲暇想那死不肯开口说话的弟弟,他被掳了,莫哥儿会不会伤心呢?还有妹妹。

????哎哟不行了,他十分想念妹妹!

????还有娘……

????可了不得了,娘要是知道他丢了,要急死,肯定没心思纺纱织布了,那今年的织锦大会肯定就不能夺魁了!

????哎呀,这可不行!

????还有爹……

????他后知后觉地红了眼睛,为自己的处境伤感。

????很快他便顾不得伤感了,只顾揪着头发用头绳扎,扎好了又打着璇儿盘成两个小包包,可是怎么固定不散,却是需要些小窍门的,这个小窍门难住了适哥儿,他都梳了好几遍了,最后手一松又散了。

????适哥儿垂下举得酸溜溜的双臂,颓然丧气。

????后来他眼珠一转,想着这不是梳头,这是绑东西,怎么样才能绑紧呢?当然是系住固定了。

????于是,他先给头发抹了点桂花油,这样容易扎起来,然后编辫子,再把辫子绕着发根盘小包包,最后把发尾又系在发根。

????一通忙完,他弄出一身汗。

????梳了一边脑袋,再梳另一边。

????梳好后,他又在首饰盒里挑挑拣拣,将金银饰物都拨拉个遍,最后挑了两串鹅黄色的小绢花花环套在小包包上。也亏得他嫌弃金银俗,不然把人家那贵重的头饰戴走了,人家回来准要抓贼。

????打扮完,他便对着镜子左右顾盼,审视自个。

????镜子里一张英气逼人的小脸,不像一般女孩子眉眼细巧柔和,一字眉漆黑如画,丹凤眼神采照人,咧嘴一笑,唇红齿白。

????适哥儿自我感觉,他蛮有梳头天赋的,若非眼下紧张没工夫练手,他再梳个三五次,肯定就能打扮伶伶俐俐的了。

????当然,以他这眼光来看,他这头梳得还算过得去,绝不至于被人看破他男儿身份。他也不想想,他才七岁,除非脱了衣裳,否则外表哪有什么雌雄特征。

????又照了一会,他总觉得哪里还不大好。

????想了一想,是了,他被掳了这些天,后来逃跑了,一直也没吃好睡好,这脸色不大好,和他印象中方家的丫头形象相差太远了。

????他便弄了点胭脂,在手心匀开,抹在腮颊上。

????这个他见过家里丫头们弄过,所以没涂成大花脸。

????抹完再照镜子,嗯,精神了不少。

????他不知道,他这一折腾就花了一个多时辰,那船已经进了码头了,丫头仆妇们乱着回来搬东西,要下船了。

????适哥儿听见外面脚步响,急忙打扫桌子,然后躲进床底。

????……

????下船的时候,适哥儿密切关注外面。

????十年前,清哑公布纺车织布机,然后又推出毛巾纺织,在大靖西北和北方等产棉区,便兴起一批棉纺织作坊。当今皇上还是六皇子时,就曾在西北暗中经营棉纺织,方初亲为其谋划。

????这陈氏商行便是在那时候建立的。

????这些年经营下来,陈氏商行在西北很有名气。五年前,陈氏商行进入霞照,也没有妄想抢江南的生意,只每年在织锦大会上露一次脸,为陈氏赚口碑、树招牌,渐渐壮大。

????陈老爷在西北坐镇,派了妻妹婿万忠为管事,在霞照守着。

????陈太太和万忠媳妇是姐妹,都生的极为丰满美艳,且都很年轻。

????今年织锦大会陈老爷亲自来了,对万忠夫妇来说,陈老爷既是主子,又是姐夫,因此两口子一齐出面,带领大小管事和丫鬟婆子们,赶着马车,抬着轿子来码头迎接,现场十分热闹。

????就在双方寒暄让车让轿的时候,适哥儿下船了。

????********

????盛夏炎炎,周末好好凉爽吧各位亲们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