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19章 胆大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那时,陈老爷陈太太和万忠夫妇已经坐上车坐上轿,都没看见适哥儿,陈老爷这边的仆从以为他是万管事带来的;万管事那边的人以为他是陈老爷带来的,都没发现不对。

????当下,众婆子丫头跟车的跟车,跟轿的跟轿,都寻了各自位置,独适哥儿孤零零的没个伴当,跟在一辆车旁。

????他似乎忘了:已经到了他的地头,他家在这有宅子,方氏在这有别苑,还有他外祖家、他舅爷爷家……他现在该回家去!

????现在没人管他,他是女孩模样,也没危险。

????他也认得回家的路,也认得去外祖家的路。

????可是,他眼珠转来转去,想的都是到陈家怎么办,就是没想着撒开两腿,痛快地跑回自己家,或者方家别苑,或者槐树巷郭家。

????这才是皇上不急急死太监呢。

????可怜方郭两家为他都要疯了!

????一个婆子见他年小,好心将他推上一辆大车。

????适哥儿也不客气,谢了一声就上去了。

????车内坐了个严肃的婆子,看架势是个管家娘子。

????适哥儿忙笑道:“妈妈好。”

????那婆子本来见他上来皱眉的,忽见他如此机灵,人又长得好,便不咸不淡地从鼻子里嗯了一声,闭上了眼睛。

????适哥儿见她这样求之不得,若是个啰嗦的,对他问长问短,他还要编一套话呢,还麻烦,现在他端端正正地坐那,也不出声,看去不知多乖巧,双方都很满意。

????一时到了陈家,家中原有的仆从忙着安置老爷太太,陈老爷带来的仆从忙着归置行李,都各有职责,且都有说有笑的,适哥儿若还杵在那,不出一盏茶工夫,肯定得露馅,所以他跑了。

????往哪跑,他也不知道。

????他得找个地方藏起来呀。

????闯过一道月洞门,就听前面有人喊“如棋,快点!”

????“嗳,来了!”

????随着一声清脆答应,迎面跑来一个小女孩,浓眉大眼,活泼精神,约莫**岁的模样,见了适哥儿一笑,就过去了。

????适哥儿觉得,这女孩子和自己很神似,如棋这名字也好听。

????所以,当别人问他叫什么时,他便回“棋儿”。

????这也算留了一条后路。

????且说眼下,当他闻见一阵香气,顺着香气找到厨房后,理直气壮地说“太太坐船久了,吃不下东西,叫我来看看有什么对胃口的点心”,厨房人本还奇怪:太太怎么派这么个小丫头来拿点心,结果听了他对点心的挑剔和点评,都不敢小瞧他了。

????“这大热天的,这油炸的怎么能吃?”

????“这个绿豆糕有点硬了。”

????“这个糖糕太甜了,怎么放这么多糖?不能放糖,要用新鲜的果子捏出汁来,那甜味儿才正,又香,才不腻人。”

????“现在不是吃栗子糕的时候,栗子糕要秋天才时兴。这个是用去年的栗子做的吧?有味儿了。”

????“这玫瑰酥连酥皮儿都没起,叫什么酥!”

????……

????适哥儿几乎将所有的点心都批评一通,唯有那水晶糕他吃了点头,说味道不错,因把各种口味的都挑了些,也有玫瑰的,也有荷花的,也有桂花的,装了一大盘;再现让人切了一盘嫩藕,浇上蜂蜜;又拿了一碗银耳莲子羹,都装在一个食盒里,才提着走了。

????他想往二门外找地方去吃。

????沿途见仆妇们个个脸上含笑,兴奋地议论着什么,他留心一听,原来是说陈老爷明日要大摆筵席,宴请商场上的朋友。

????适哥儿听到这,把眼珠一转,朝外走去。

????到二门口,却不出去,只见几个小子守在二门过堂那,等待里面有事传唤,一面唾沫横飞地吹牛打屁,“听说明日来的都是有头脸的人。”“咱们陈家如今名气算大了,连世家都下了帖子呢。”

????适哥儿咳嗽一声,高声道:“哎呀,你太没志气了!”

????过堂里的声音一下子消了,都竖着耳朵听他说什么。

????适哥儿便接着道:“咱们老爷说了,今次来江南,就是要踩着郭织女的肩膀扬名。咱们家织的布不比郭布差。”

????又捏着嗓子细声问:“真的吗?”

????又恢复嗓子道:“我还能哄你!我亲耳听老爷说的。”

????又捏着嗓子细声道:“这么说,咱们家这次要得第一了。”

????又恢复嗓子道:“那是。哼,郭织女还能当一辈子织女?也该让咱们家人当当了。咱们陈家在北边可是老大!”

????……

????一边说,一边早走远了。

????那声音跟着也远去了。

????外面的小厮们无意间听见这桩“秘密”,都低声议论起来。他们能懂什么,只想象陈家在几天后的织锦大会上的风光,都激动不已。

????适哥儿则拐进一小院,进了一间屋,藏在床后吃东西去了。

????一边吃,一边得意地笑。

????这些话,被那些小子们听了,还不到处吹!

????等明天,只怕整个霞照都能知道了。

????然后方家郭家肯定就知道了。

????然后他爹也就知道了。

????他爹知道了,就会关注姓陈的老东西。

????他爹派人这么一查……

????呵呵……适哥儿一笑,喷出一口莲子羹,呛了。

????他吃完,把食盒等物又送了回去。

????等天黑,他浑水摸鱼,溜进上房去了。

????他可不是瞎跑的,只因他来这是有目的的,躲别处恐听不到消息,那他不是白来了,所以他得待在有陈老爷的地方。

????还真给他料着了。

????他藏在床底下,就听陈老爷和一个娇滴滴的女人说话。

????那女人问:“这么说,韩家那边没得手?”

????陈老爷道:“说是守得太紧了。奇怪,谢吟月怎会这样防备?倒好像知道咱们要下手似的。”

????那女人道:“她哪知道。不过巧合罢了。”

????陈老爷道:“开始是巧合,现在肯定不是。听说方家小子丢了,韩家就加强了护卫。这次来霞照,把一双儿女都带来了呢。”

????那女人静了会,忽然轻笑道:“这不正好!”

????适哥儿心想,原来他们也要偷韩叔叔的孩子。

????他便想法子,要给韩家递个信儿。

????上面陈老爷又道:“明日大人就要来了,你要好生接待。”

????那女人道:“这还用你说。”

????又道:“有大人在,诸葛鸿也不敢偏袒郭织女了。”

????适哥儿听到这,心里跟猫抓似的,因为他感觉这是个大事,可惜他又不知是什么事,谁让他年纪小懂得少呢,听不明白呀!

????********

????周六,拜求月票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