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23章 邂逅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郭勤很意外,记住她了。

????他淘气惯了,常这样对女孩子说话,一般胆小的,会害羞地低头逃走;若是胆大的,则会摆出严肃正经模样,凛然不可侵犯。

????这小姑娘俏皮的很,看那神情和巧儿有得一拼。

????次日,他下学的时候在湖西柳堤又碰见她。

????他笑嘻嘻地和她招呼,她不理他,但也没大惊小怪当他是登徒子,仿佛知道他性子,知道他没坏心,就是顽皮而已。

????郭勤越发对她感兴趣起来,常遇见她搭讪。

????那日,她就坐在湖西那棵柳树下看书,他下学归来,忙又凑上去笑道:“哎呀,世事无常,在下又碰见姑娘了!你看看,这可真是奇妙的很。姑娘看的什么书?”

????她要转头不理他,忽然目光落在他手中折扇上。

????郭勤忙将折扇展开,送上去给她瞧,“姑娘喜欢?送给你了!”

????她又皱了下小鼻子,转过头去了。

????她的丫头拦在郭勤前面,瞪眼道:“你是谁?谁要你的东西?”

????郭勤道:“在下是绿湾村牌坊郭家的郭勤。”

????他自报家门不是想仗势,只是想表明身份,叫这对主仆放心,别把他当骗子和不三不四的人。

????那丫头道:“郭家好了不起吗?”

????郭勤笑道:“郭家没什么了不起。”

????那丫头倒不知说什么才好了,那姑娘听了这句话身形一顿,却依然没回头。

????郭勤高声道:“姑娘,我把扇子放这了。”

????说完,将扇子放在她们身后的湖石上,自回家去了。

????走到田湖南,再转头看,只见那主仆已经走了,他忙命小福子回头去瞧瞧,扇子可还在。小福子去了一会,回来说扇子已经不见了。他以为定是收下了,心里高兴的很。

????那扇子是竹丝编织的,分四个小扇面合成,扇子上的字是他自己写的,然后请方初的人编成画稿,制成扇面。

????他现在的字写得极好。

????只因他不像一般读书人,只在练字的时候才练字,他是读书练字,誊写账目也练字,批阅账本也练字,日夜都练习。十来年了,这习惯已经刻在他骨子里。且他写字极有风骨,和他性格很相似。

????他诸般功课都比不上严暮阳,只有这字后来居上。

????所以,他见那小姑娘对扇子感兴趣,不免有些得意。又想这扇子算是自己亲手写的,不比一般金银俗物,她既喜欢,他便送她,也不算唐突她。却丝毫没想到有任何不妥,更没想到男女之情上。

????他还没开窍,平日里和女孩子说话都是嬉皮笑脸的,就算和巧儿相处也是吵吵闹闹的。也不是没有温柔的时候,那一定是巧儿脆弱了,他要化身为大哥安慰妹妹、保护妹妹。

????他只觉得这小姑娘很合他脾气,喜欢和她说笑。

????相遇的次数多了,他便想知道她是谁家的姑娘。问她,她又不说。他便悄悄地跟踪她,几次见她都进了霞水路的一间绣坊,再没出来。他打听到这家小绣坊姓杜,便猜她是杜家姑娘。

????小商家的女儿好啊,郭勤觉得她和自己是一类人。

????他没发现,他每天都想来这里“碰见”杜姑娘。

????也就是方无适失踪那几日,他心神大乱,顾不上,才没来。后来再遇见她,因为心里揣着这件烦恼,也没心情和她打趣说笑了。不过,他还是习惯性地想来看看她。

????谁知今儿被巧儿看出不对来,闹了这么一通。

????郭勤有些别扭,觉得妹妹扯那些“勾*搭”“提亲”什么的,纯碎是无理取闹。不过,他对明天杜姑娘会不会去田湖东,却是抱着极大的期盼和渴望。隐隐的,他也想到亲事,脸上忽然烧了起来。

????巧儿看着勤哥哥生气的样子,又委屈又伤心。

????从来他们兄妹对外都是一条心的,今儿怎么了?

????现在郭家正是上下齐心、振兴门楣的时候,勤哥哥却为了这么个女孩分了心,可不叫人失望,偏他自己还不觉得错。

????他也不想想,那女孩天天在这晃悠,用心能简单吗?

????巧儿虽气,然她平日最有眼色的,哪怕讨厌那女孩子,却也知道郭勤有句话说的对,那就是人家坐那没招惹她,她不该诋毁人家,所以她才又说了提亲的话。

????只要这人这事过了明路,她就不怕勤哥哥被那妖精哄了。

????她有的是办法弄清楚对方的底细!

????正在心中九转,忽然一股淡淡的气息靠近,很熟悉的男儿味道,是严暮阳,在她耳边柔声道:“还生气吗?为了不相干的人……”

????一语未了,巧儿猛转头过来,和他脸对脸。

????太近了,近的能看清她桃腮那抹淡淡的红晕,从细薄的皮肤下透出来,一丝丝的晕染开来,十分清晰;大大的杏眼格外明亮,嘴唇鲜嫩的像花瓣儿,他没来由地觉得嗓子有些干,吞咽了一下。

????“巧儿……”少年无力挣扎。

????巧儿嫣然一笑,十分感激他提醒。

????她可不是糊涂了,为了个不相干的人,跟勤哥哥生气,弄生分了倒霉的是自己,是勤哥哥,那人又不少块肉!

????她从荷包里掏了掏,掏出一颗冰梅塞进郭勤嘴里,嗔道:“哥哥还跟我生气呢?气饱了,回家也吃不下了。专门为你做那么多菜,你要不吃,我们怎么吃的下。大伯娘知道我气你,要骂我了。”

????郭勤含着那冰梅,心软了,惭愧了。

????妹妹就是这样,有时牙尖嘴利气得他半死,却不是倔牛脾气只顾掐尖要强,她总能适可而止,以柔克刚的功夫很厉害。

????他笑道:“谁说我生气了?我跟谁生气,也不能跟妹妹生气。”

????巧儿听了十分熨帖,这才是兄妹嘛!

????郭勤又掐了一支大荷叶,手举着,罩在巧儿头上,说道:“银锁这么不当心,出来也不拿把伞。这太阳还没下去呢,晒黑了怎么办?”

????妹妹十分爱美,尤其怕晒,因为她不禁晒,容易晒黑。

????银锁惭愧道:“是我粗心了。”

????巧儿更喜悦,道:“这是夕阳,没那么烈。”

????看看头顶上的绿荫,觉得特别阴凉。

????严暮阳看着重归于好的兄妹俩,深觉自己是为郭勤做嫁衣裳,忍不住问:“巧儿,你给郭勤吃的什么?”

????怎么就不知道喂一颗给他?

????********

????谢谢亲们支持,无力地求下月票,表示我还在努力求上进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