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25章 妹妹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沈寒梅看着巧儿抿嘴笑。

????蔡氏又对妯娌几个的衣裳指手画脚,又问巧儿可帮郭俭准备了,要着人送去荆州,唠叨个不停不算,还说“你对哥哥们多尽心些,哥哥们也都护着你。将来等你出嫁了,是要靠娘家给你撑腰的,到时候就显出哥哥的好来了。你大哥将来做官,有你的好处……”

????这些话,反复说了又说。

????巧儿心里也确实盼望大哥出息,盼望弟弟们都出息,可是大伯娘这么说真烦人,好像她就为了图哥哥撑腰才做这些的,还总用这个理由指使她为大房人做这做那,把她指使得团团转。

????如今她不是小时候了,不会因此生气,和大伯哥哥生分。

????她有的是办法对付蔡氏。

????她便道:“大娘,我给俭儿的衣裳明天就能做好了。你不给弟弟收拾些吃的东西带去?要是写信说起来,都是姐姐帮他预备的,大娘都没伸手,弟弟看了该伤心了,有娘等于没有一样。”

????蔡氏一听,急忙道:“我这就去预备。”

????刚要转身走,转头又问:“都带什么?”

????她实在不是个合格的娘亲,这些年在坊子管理人事,于家务上越发生疏了。以前给郭俭带东西,都是吴氏这个奶奶和巧儿这个姐姐预备的,她少有插手。今天巧儿叫她自己去弄,她竟然不知要带什么。

????巧儿随口道:“今年新做的各色果子蜜饯每样都带一小瓷坛子,家里腌的小菜每样都带一瓷坛子,新做的多味笋干,鱼干,虾米,五香豆子,各样干果子都带些……蜜枣还没上市,等下次吧……”

????她头也没抬地噼里啪啦说了一长串,把个蔡氏听傻了。

????主要是,她记不住啊!

????这些还都不是能去街上买的,都是郭家自产的。

????她好些年没管家务了,除了吃,全不知道。

????沈寒梅忙对蔡氏道:“我陪大嫂去准备。”

????知道巧儿要支走蔡氏,索性拉着她去了,让巧儿清静。

????巧儿见人走了,丢下剪子,伸伸腰。

????一时郭勤又走了来,笑嘻嘻地问:“妹妹,大晚上忙呢?熬坏了眼睛,回头二叔二婶来了要骂我们,就晓得欺负妹妹……”

????丫头媳妇们听了,都一齐笑了起来。

????巧儿不理他贫嘴,拉他过去试衣裳。

????试了一套又一套,现搭配腰带和鞋子,不合身的地方做了记号,立即叫人修改,等等。

????郭勤伸展双臂,低头看着在面前忙碌的妹妹,感动之余,不由得想起傍晚时和她争吵的事,想要对她解释,说杜姑娘不是轻浮女子,他们之间并无私情,不过是碰上了说笑几句……

????巧儿一面在他身上比量,一面也想心事:要不要趁机问勤哥哥,到底对那个女孩子知道多少呢?真那么喜欢她吗?

????两人各怀心思,偶然间,一个抬头一个低头,目光就撞在一起,兄妹都是聪明人,彼此心照不宣地一笑,知趣地把话咽了回去。

????因为,他们知道,若说了,只怕又要吵起来。

????为了晚上能睡个安稳觉,还是别说了吧。

????……

????次日,巧儿惦记了一夜的杜姑娘果然也去了湖东。

????郭勤从醉仙楼二楼窗口看见绿叶间乌篷船头那熟悉的身影时,嘴角不自觉浮现笑意,而不是如巧儿期盼的看清了对方本质。

????杜姑娘对他如此用心,他体会到从未有过的甜蜜。

????这甜蜜淡淡的、怯怯的,他不敢表露出来,却十分醉人。

????巧儿一看他表情,就知道自己白忙一场。

????她气极了,可是她谨记一点:不能为了外人和勤哥哥生气,于是她努力忍住,装没事一样和严暮雨等人说话。

????严暮阳察言观色,忙对郭勤道:“听说赵巡抚要来,想是为了郭姑姑家的事。咱们考完了,也该要花些心思应对织锦大会。无适的事还没查清,待会咱们去方家走一趟吧。”

????郭勤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来,点头道:“我也这么想。”

????巧儿听后松了口气,对严暮阳感激地一笑。

????严暮阳也微笑,心里下定决心帮巧儿看着她的勤哥哥。

????郭勤看这阵势,哪里还不明白。因想:看来这几天休想腾出工夫去见杜姑娘了。不过不要紧,织锦大会闹得这样沸沸扬扬,她必定也听说了。我是郭家少东,自然要忙这件事,她不会怪我的。等大会后,总有见的日子,那时再告诉她也是一样。

????此后几天,两兄妹就马不停蹄地忙起来。

????郭勤再没去田湖“碰见”杜姑娘。

????※

????这日,陈家宴请织造行内有头脸的商家。

????适哥儿一早就听见外面吵嚷,在上房躲不住了,要出去。

????外面那么多人,遮遮掩掩地出去,肯定被人怀疑。可适哥儿生来就是主子,在人前就没畏缩过。他瞅了个机会,急急忙忙就跑出去了,逢人就问“姐姐,看见如棋姐姐了吗?”

????一丫鬟道:“如棋呀,先在外面见过她。你去找找。”

????适哥儿谢了一声,忙忙地跑去找了。

????出了上房院子,又见了一个媳妇,又问如棋姐姐。

????那媳妇回头指道:“如棋刚过去。”一面好奇地打量他,问道:“你是哪屋里伺候的?叫什么名字?”

????适哥儿早跑了,却也没忘了回答:“我叫棋儿!”

????仿佛急着要走,又不肯失礼,边跑边答。

????那媳妇笑了,自语道:“原来是如棋妹妹。”

????如棋有个妹子叫小棋,她家说要送进来当差呢。

????适哥儿不知人家替他想好了出身,很快追上了如棋。

????他本来不过借着找如棋的名头掩饰自己而已,等出来了,他又有了主意,决定就找如棋,把身上这身脏衣裳给换了。

????如棋看着从天而降的“妹妹”,有些愣。

????适哥儿求道:“姐姐,我身上衣裳脏了,你能帮帮我,先找一身给我换了么?我怕挨骂。”为什么挨骂,没细说。

????如棋很容易就信了他。

????实在也没什么好怀疑的。

????她怎么能想得到适哥儿不是陈家人呢?

????她带着适哥儿回到她房里,找了一套干净衣裳给他换,一面想问他在哪位主子跟前伺候,怎么弄脏了衣裳等。

????结果,不等她问,适哥儿自顾说起来。

????“听老爷和太太说今天要来好些人呢,都是有身份的。”

????意思他在老爷太太身边伺候的。

????********

????二更求月票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