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27章 癖好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他想:陈老爷没有鸟,是不是太监?

????这太监跟废太子有没有关系?

????陈老爷从北边来的,跟废太子有关吗?若有,那跟卫昭必定也有关。 %%%%e%%f%%%%e%%f%d那掳走方无适的人说不定就是姓陈的,是卫昭在后策划的。

????这小丫头传信给他,说明方无适没死?

????再大胆设想,传信的人会不会就是方无适本人?

????若不是方无适,也一定是救了方无适或者正帮助方无适。

????退一万步想,这陈家也和掳方无适有关。

????……

????方瀚海原本只是来陈家探探的,意外得了这收获后,他也不走了,一来想找刚才那丫头,二还想进一步再探陈老爷的底细。

????他比适哥儿靠谱多了,撕下一半纸条,悄命人立即送回家,传去清园让方初辨认,是不是适哥儿的字迹。

????再回到厅堂,他和各方来客寒暄起来。

????与先前不同,这会儿他应酬十分周到,对每个人都招呼到了,三两句话就扯到失踪的孙子身上,恳请大家帮他多多留心,他感激不尽。

????那些小商家都受宠若惊,也都大喜,刻意逢迎他。

????陈老爷见此情形,纳闷之余想:他急于替孙子报仇,真是病急乱投医了,这些人能顶什么事,若依靠这些人,方家也太无能了。

????他有急事,又不好走开,只好陪着方瀚海干耗。

????方瀚海一面虚应,一面四下找刚才那两个丫头。

????结果遍寻不见,又担忧又着急。

????适哥儿和如棋被陈太太叫走了。

????如棋看着面前这个蓄着长须的威严男人,没来由地浑身发抖,悄悄地往适哥儿身边靠了靠,捉住了他的小手当依靠。

????她原是贫寒人家的丫头,当年万忠媳妇将她全家买来,因见她聪明,便刻意调教她。因她下棋有天赋,便给她取了个“如棋”的名字。又命人教她弹唱等技,以图大用。如棋家人对她的命运心知肚明,不但不愁,反以为女儿要出人头地,自豪的很。

????如棋还有个妹妹,家人顺着她的名字取名叫小棋。

????如棋的确聪明,那万忠媳妇近年教她的课业中,就有如何伺候男人一项——这世上有种人,喜狎玩幼童——她虽年幼不知事,也隐隐觉得不妥,只她全家性命都在陈家,她脱不得身,便以各种借口阻止妹妹小棋进来当差,就怕步她后尘。

????今日见了面前这个男人,小女孩便知自己的命运了。

????她是女孩子,对男人异样目光,本能地害怕。

????可适哥儿是男孩子,再者他怕过谁?在他眼里,面前这老男人眼神贼溜溜的,哪比得上他爷爷有威严和气度!

????陈太太目光一溜,道:“还不给大……给老爷请安。”

????如棋没了之前的活泼精神,战战兢兢,声如蚊蚋。

????适哥儿却笑嘻嘻地福了福身,道:“请大老爷安!”

????那大老爷来回打量他们一阵,然后对陈太太点点头。

????陈太太一笑,说老爷最好风雅,也最爱才,听说如棋聪慧,于棋艺上有天分,想要试她才情,“好好表现,自有你的好处。”

????如棋脑子一片空白,没了平日的灵动。

????适哥儿却来了兴趣,忘了自己身份,忍不住对着棋盘指手画脚地点评,教如棋应对,还颇有章法。

????那老爷看着适哥儿,目光亮了。

????一局下来,自然是两孩子输了。

????但是,那老爷看两个女孩子的目光却隐露赞赏。

????他招手,让他们两个到他身边去。

????如棋脸都白了,靠过去,老爷拉着她手摩挲,她身子便僵硬了,激起一层鸡皮疙瘩,想抽出手来,又不敢。

????适哥儿笑嘻嘻挤到如棋前边,好奇地打量那老爷。

????他心里却骂:“老不羞!摸人家女孩子手。”

????他虽年小,也知避讳,这老东西一把年纪了拉着如棋姐姐的手揉啊揉,一看就不是好货,他自认是男儿,不怕,所以挡在了如棋前面。

????老爷见他举止大方,不像如棋畏缩,便有几分喜欢了;又细看他容颜:一字眉黑长,凤眼明亮,更加喜爱,不自觉放了如棋,将他紧紧搂在胸前,盯着他问:“你不怕我?”

????适哥儿就算是男孩子,也不喜被这样一个老男人搂着,又不是他亲爷爷,况且他现在是女孩子模样,搂这么亲热做什么?

????适哥儿眼珠一转,一把揪住那老爷胡须猛扯——

????那老爷疼得一龇牙,心下大怒,正要放脸呵斥,就听适哥儿笑道:“不怕!老爷看着好亲切,又威严,像个大人呢。老爷是大官吧?”

????他还套上话了!

????那老爷瞬间把怒火没了,笑了,又挥手命上前斥责的陈太太退后,道:“你倒有些眼力劲。嗯,不错,是个机灵的。不过,下次不可拽老爷的胡须,不然小心老爷打你屁股。”

????适哥儿手指缝里夹着两根胡须,歪着头说下次不敢了。

????那老爷见他畏惧,反觉没趣,又说“要扯,也要轻点。”

????太过死板了不好玩,这孩子有趣!

????陈太太吊起的一颗心放下来,松了口气。

????……

????少时,陈太太命适哥儿和如棋退下。

????“你们不用做事了,好好歇几天。不许出去。”她对两孩子道。

????适哥儿趁机要求和如棋住一块。

????陈太太自然满口答应,要吩咐人去安置他。

????适哥儿忙道:“我没什么东西,如棋姐姐帮我就好了。”

????陈太太便罢了,

????看着二人去了,她才回头,媚笑着,往老爷怀中一坐,道:“大人,这两孩子可还满意?这可是妾身妹妹调教了五六年的。”

????那大人道:“唔,还不错。那个小的更好。”

????陈太太笑道:“这也是大人的福分。原只想着把姐姐送给大人的,她妹妹是才来的。她妹妹没受过调教,反少了畏惧之心,露出天然本性,倒合了大人心意了。这不是大人的福分是什么?”

????那大人伸手点她红唇,道:“就你会说话!”

????陈太太笑道:“等织锦大会过了,再将她们送给大人。眼下先搁我这,省得引人瞩目。”

????那大人道:“正该如此。别给我惹麻烦才好。”

????又问:“怎么陈老货还不过来?”

????陈太太道:“方瀚海来了,他绊住了。让妾身给大人赔罪。”

????那大人道:“方瀚海来了?他知道了什么?”

????陈太太道:“这倒没有,只是……”

????两人不知什么时候,已经到了床上,绣帐放下,满屋靡靡之音。

????********

????二更求月票呀……[未完待续。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