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30章 出气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杜姑娘也抬眼,肃然道:“这位公子还请慎言!”

????郭大全和郭大贵、巧儿等都停下脚步,看过来。

????当着人,郭勤脸上有些挂不住了,心下又疑惑:就算是第一次撞了她,又戏谑地道歉,她也没用这样嫌恶的口吻对他说话;更不要说后来在湖边相遇那么多次,每次他笑嘻嘻地逗她,她都对他皱皱可爱的小鼻子,顶多转头不理他,一副熟知他秉性的模样。

????眼下这样肃然正色,是怎么回事?

????郭大全问道:“勤儿,怎么回事?”

????郭勤无言,他也想知道怎么回事呢。

????这廊亭里还有其他人,一位管事模样的人过来拱手道:“原来是郭大爷。”又对郭勤道:“这位少爷,你是不是认错人了?”

????郭勤忍不住问:“她不是杜姑娘吗?”

????他眼不错地盯着杜姑娘,其实是想问:你不是天天在田湖等我下学的杜姑娘吗?只是这话却不能问,问了未免有辱女儿家的清誉。

????那管事摇头道:“不是。这位是吴姑娘。”

????巧儿在旁看了一会,早忍不住了,前儿还为这个杜姑娘和勤哥哥吵了一场呢,今天居然翻脸不认人了;不认了也没什么,巧儿求之不得,只是这位的口气好高傲,好像勤哥哥是无良子弟在纠缠她?

????她不是每天在田湖等勤哥哥下学吗?

????她不是收了勤哥哥的扇子吗?

????她上前一步,对那女孩道:“吴姑娘也好,杜姑娘也罢,你真不认识我哥哥?”她的目光犀利,直盯进对方眼底。

????那吴姑娘坚定摇头道:“不认识!”

????巧儿不用转头,也知道勤哥哥受了怎样打击,这时候,她没有心思幸灾乐祸,她有的只是愤怒,恨不得扇那女孩两耳光。她就知道这不是个好东西,原来这样捉弄勤哥哥!

????吴姑娘坦然和她对视,目光清澈。

????丫头上前挡住自家姑娘,质问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????郭勤一把将巧儿拽到自己身后,冷声道:“你别插嘴!”

????然后,他自己盯着吴姑娘,认真地问:“扇子呢?”

????收敛笑容的他,目光野性不屈,还凌厉,吴姑娘先一滞,随即镇定,淡淡道:“我不知这位公子说什么。还请自重!”声音有点颤。

????请自重?

????郭勤笑起来,笑声讥讽。

????那丫头嚷道:“你还敢说!你这登徒子!”

????声音之大,半个锦绣堂的人都听见了。

????巧儿厉声道:“你骂谁是登徒子?”

????两人争吵,引得许多人都围过来,加上清哑方初回头,前面夏流星也得了报信,也赶了过来,顿时将通道堵住。

????清哑扫视一圈现场,以目询问郭勤,这怎么回事。

????与此同时,夏流星也问吴青梅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????问着姨妹,目光却落到清哑身上。自流放后,他还是第一次见她:身材比从前丰满,目光一如既往安静,细看,多了些母性的光辉和温柔,较之以前容易亲近了。真奇怪,再见她,他并没有预想的不甘和强烈仇恨,反莫名地松了口气,还有点苦涩和怅惘。

????吴青梅也在打量清哑这个闻名大靖的织女,又见夏流星一来就盯着她瞧,而她根本没在意,只看着郭勤,不由闭紧了嘴唇。

????郭勤讥讽地看着吴青梅。

????吴青梅昂首挺胸,不为所动。

????巧儿指着吴青梅主仆对众人道:“怎么回事?那要问她们!她骂我哥哥是登徒子。我倒要听听她们要怎样颠倒黑白。”

????那丫头正要说话,被吴青梅扯住衣袖,摇了摇头。

????吴青梅正色对巧儿道:“姑娘,这不过是误会。我与令兄并不相识,因他说话过于放肆,丫头觉得不妥,才回了两句。何苦抓住不放!”

????巧儿气得脱口道:“真不认识?为何收了我哥哥的扇子?”

????夏流星忙问:“妹妹,可真有此事?”

????吴青梅叹了口气,做了个无奈的表情。

????方初疑惑地问夏流星:“这是夏大人妹妹?”

????夏流萤他可是认得的。

????夏流星道:“这是在下妻妹。礼部尚书吴大人之女。”

????郭勤身子摇了摇,仿佛听见周围的哄笑声。

????吴青梅的丫头开始噼里啪啦陈述缘由:她和姑娘在田湖游玩,被郭勤冲撞戏弄。姑娘总不理他,他却屡次前来骚扰。更有一次,他不管不顾地将自己的扇子丢给姑娘。姑娘恼怒,命她将扇子丢进水。后来他的小厮回头来查看,她想,那人只要看见扇子飘在水上,便知道姑娘憎恶他,自会退去。谁知他今儿当着这些人,竟然胡言乱语,说姑娘和他天天相见,还收了他的扇子。这不是污蔑姑娘清誉吗?

????周围人尚未听完,已经在窃窃私议了,看郭勤的目光隐露轻视。有人忍不住感叹:郭家后继无人,枉费了郭织女一番苦心,可惜侄子不争气,侄女也冲动无脑,看来郭家只有这一代风光。

????还有人低笑:“人不风流枉少年。只可惜他挑错了人。”

????礼部尚书的女儿,可不是一个寒门出身的小子能高攀的。

????郭织女再风光,这风光不能挪到她侄儿头上。

????听着周围议论声,巧儿指着吴青梅道:“你好!你很好!”

????方初神情严肃,问郭勤:“可是这样?”

????他不相信郭勤这样无脑,他要郭勤自己说。

????郭勤自夏流星说出吴青梅是礼部尚书之女后,他便明白了,正如巧儿所说,他被“妖精”给蒙骗了。

????——这个吴青梅,是专门针对他来的。

????目的,就是给夏流星报仇出气。

????众所周知,夏流星曾经恋慕郭织女,并动用父亲势力要纳她为妾,被织女拒绝,并在郭家牌坊落成之日,当众宣告“哪怕这世上只剩下你一个男人,我也不会嫁你”,可谓决心坚定。

????今日,织女的侄儿却恋慕调*戏夏流星妻妹、尚书之女,岂不是自打了嘴巴?而且不自量力。当日夏流星求织女,家世门楣才学品貌无一不突出,那是低就;今日郭勤求吴青梅,却是“癞蛤蟆想吃天鹅肉”,以贫寒出身妄图高攀尚书之女,真乃笑谈!

????郭勤脑子一片空白,一句话说不出来。

????混乱中,一只柔软的手伸过来,握住他右手。

????********

????清早起求推荐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