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831章 自罚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他茫然抬眼,触到清哑平静的目光。

????清哑深深地看着侄儿,什么也没说。

????郭勤却感受到无言的信任,仿佛说“姑姑相信你!”

????郭勤颤声叫道:“姑姑!”

????他不争气,害得姑姑被当众打脸!

????夏流星看看郭勤,又看向清哑,微顿了顿,轻笑道:“原来如此。这也没什么,‘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’,郭秀才正是慕少艾的年纪,倾慕女子,也是常情。想必也没有恶意。妹妹也有不是,怎能将人家扇子扔进水呢?他误以为妹妹收了扇子,方出此言。”

????他当年可不就是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”么!

????这一场闹剧,确实抵消了他当年的霸道行径。

????吴青梅轻声道:“是,姐夫。”

????遂上前,对郭勤裣衽一礼,道:“小女子任性了。”

????今日目的已达到,她很识趣,不再咄咄逼人。

????郭勤死盯着她,就在她起身退回之际,忽然跪倒——吴青梅吓得倒退一步,花容失色地看着他,不知他要做什么——抬手重重甩了自己一个耳光,道:“在下瞎了狗眼,唐突了姑娘,自罚十个嘴巴。”一边说,一边接连猛抽自己脸颊。

????巧儿扑过去阻止,泣道:“勤哥哥!”

????郭勤恶狠狠推开她,继续扇自己耳光。

????巧儿转头盯着吴青梅,因为满眼是泪,只看见吴青梅的影子来回晃荡,“啪”——泪水滴落,吴青梅的影子摔碎了!

????她应该反击的,应该告诉众人:吴青梅天天在湖边等勤哥哥下学,若是厌恶哥哥,为何不躲开他换个地方?吴青梅若要拒绝哥哥,为何不当哥哥的面把扇子扔进水?等等。

????可是,她什么也没有说。

????她一向聪明懂眼色,深知眼下这情形越辩越黑,因为他们什么证据都没有。吴青梅当面不理郭勤,他们若坚持说她对勤哥哥有意,等于坏人家闺誉,还是礼部尚书之女的闺誉。

????所以,这口气他们只能忍了。

????这个哑巴亏他们只能吞了。

????可怜勤哥哥从来没吃过这等暗亏,受这等羞辱!

????吴青梅骇然看着郭勤,那一声声去清脆的巴掌仿佛抽在她心上:他骂自己“瞎了狗眼”,其实是骂自己识人不明,没能看清她的真面目;他当众抽自己耳光,是要自己记住今日之辱,打得越狠,表明他心中越恨,一个对自己如此狠绝的人,还有什么不敢做的!

????不用她踩踏他,他自己先狠狠踩踏自己。

????犹如勾践卧薪尝胆,要牢记今日之恨。

????吴青梅脸色惨白,闪到夏流星身边。

????夏流星急拦道:“郭秀才何须如此!”

????方初接道:“当然是为了给吴姑娘一个交代,证明吴姑娘的清誉,也显示她人品贵重、无暇无垢!”轻柔的声音,不留意绝听不出讥讽之意,可是吴青梅听出来了。

????夏流星也听出来了。

????他疑惑:刚才自己也没说什么侮辱的话呀?

????青梅也没说侮辱的话,还道歉了,郭家这个少年反应也太激烈了!他眼中的悔恨和决然,是怎么回事?

????他忍不住看向清哑——

????真不愧是姑侄,一样的倔性子!

????清哑就站在郭勤身边,没有阻止他。

????郭家人,都是烈性的!

????郭勤今日之辱,就好比她当日在谢家被逼退亲,不过形式不同而已。她不清楚真正的内情,可是她相信郭勤,肯定被吴青梅给耍了。

????她没有当年的愤怒,她自身的经历证明:年轻人,这样的亏吃了有好处,将来对人会多个心眼,轻易不会上当了。

????郭勤打完,站起来,冷冷地看着吴青梅。

????“姑娘请放心,今后绝不敢再唐突姑娘!”

????说完,挤出人群,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。

????吴青梅只觉他目光直透她心底,心房被冻结,不能呼吸了。

????她呆呆的,不知作何反应。

????胜利的喜悦吗?一点没有,只有满心的不舒服。

????脸面?好像也丢了,把一个秀才逼得跪下自抽嘴巴,而这个秀才以往并无大的劣迹,别人怎么也要掂量这中间的是非曲直,就算真对她倾慕过,也不会再被嘲笑,只换来同情和认可。

????这时,郭大全也上来对夏流星抱拳道:“小人教子无方,真对不住吴姑娘了。还望大人和吴姑娘原谅!”也弯腰鞠一躬,然后退出。

????打个招呼便惹来这场是非,他的心情能好就奇怪了。

????巧儿早匆匆挤出去,追郭勤去了。

????剩下方初和清哑,清哑静静地看着吴青梅。

????不像郭大全和郭勤,她没有对吴青梅道歉。

????她不认为自己该向吴青梅道歉。她就凭直觉,直觉吴青梅耍弄了郭勤。十几岁的女孩子,正是天真可爱的时候,吴青梅这样做,让她非常不耻。若说是为夏流星报仇,那更可笑。她和夏流星之间的事,吴青梅知道多少?又有什么权利置喙和处置?

????她平静了然的目光,比一切反击更厉害。

????她仿佛很困惑:郭勤下跪打脸,吴青梅怎们还能面不改色、毫无愧疚和羞耻感?还是说,她根本就是个无耻的女孩子。

????吴青梅觉得她目光仿佛凝固了,却又暗含洞悉人心的力量,直入心底,承受不住地局促惶恐,努力强撑着和她对视。

????夏流星忍不住道:“郭织女,这只是个误会……”

????清哑却收回目光,扯了方初一下,转头就走。

????临去时,方初扫了吴青梅一眼,又看着夏流星,嘴角一勾,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,同样什么也没说。

????夏流星被他看得恼怒,待要怎样,又不知怎样。

????人家什么都没说,他难道还能拉着人家争吵?

????他不由回头看向吴青梅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????吴青梅咬住嘴唇,泫然欲泣。

????丫头跺脚道:“我们又没逼他,做这姿态给谁看?” △≧△≧,

????夏流星低喝道:“好了!不许再提!”一面匆匆回官厅去了。

????围观众人在郭勤下跪打脸时,都怔住了。一时间,说什么的都有。各人想法不一,没人能猜透郭勤的用意,故而褒贬不一。

????大会尚未开始,先来了这一场闹剧,仿佛宴席开始前的开胃小菜,众人对接下来的盛况更加期待了。

????清哑和方初走回来,再无心和通道两旁人招呼。

????方初略低头,轻声对清哑道:“别担心,待我来说他。”

????********

????二更求月票……